萧云柳叶金标出手偷袭杀了那疲命奔逃的人,从他身上得到了一份藏宝图。

    萧云终于明白了萧懿航为何如此的兴师动众,为的就是这藏宝图,武林至宝,同时他也想到了岳蓝城中的大战,莫非···

    “你是不是想到了?没错,江湖传闻,神女剑派的梦琉璃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救了一个老人,这老人据说就是当年萧家的老管家,当年萧家灭门之时他死里逃生,手中就有一块藏宝图。”

    “这老人感激梦琉璃的救命之恩,将这块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宝图给了梦琉璃。”

    “本来梦琉璃拿着这副图,打算送个反联盟共享,而交易地点就是岳蓝城。”

    “这件事本是隐秘至极,但是不知为何却是突然间走露了消息,一时之间武林震动,而以武林盟主自居的天道盟自然也有了夺取之心,设下了埋伏等待着神女派之人入彀。”

    原来如此,虽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是却是感觉有些不对,这里面有着很多的疑点。

    这么隐秘的事情按理来说不应该走露消息,即使说门派之中出现了叛徒、内奸,但是也不会导致整个武林都会震动,毕竟这属于惊天大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退一万步说,即使武林之人都已知晓,却为何单独的梦琉璃不知道?她既然知道还要落入到他人设置的陷阱中去?

    岳蓝城乃是一个混乱之地,到这里来本就是危险之地,而反联盟的总坛所在丰荫城距离岳蓝城显然不是很远,那梦琉璃为什么不直接去丰荫城而来岳蓝城呢?

    萧云和白菲感觉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这一切的背后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推动。

    萧云让白菲戴着藏宝图,白菲却是微笑着拒绝了,之后萧云将其收好,然后两人草草的处理了一下这人的尸体。

    既然萧懿航想要寻找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手上,那现在还不如一走了之。

    白菲却是直接拒绝了的想法,“我们这么一走,那岂不是告诉别人这东西落入到了我们的手上,而且你不想看看萧懿航的丑态,同时你也不想搞清楚沙匪的事情。”

    白菲说得甚是有理,但是说道沙匪,却让有些怀疑,“沙匪千里迢迢的跑到雾云城做什么,却是让人奇怪?”

    “这得了宝图之人怕是知道自己保不住这宝物,所以想要用它来换点钱花,而沙匪就是最好的交易对象。”

    “沙匪就是沙漠中的一群土匪,他们没有什么根基,但是四处掠夺,财产却是丰厚,与他们交易正是最好的选择。”

    “不仅如此,而且还更有一种可能···黑吃黑!”

    萧云皱了皱眉,道:“萧懿航等人看来是准备已足,而且他们的实力很强大,若是偷袭一个山寨的话,应该很快就会结束,结果还让人携带宝物逃了出来,这说明这些山寨的人的实力不俗。”

    白菲冷笑道:“你猜他们准备这么强大的实力干什么?依我看第一就是防备着对方黑吃黑,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要黑吃黑。”

    “萧懿航袭杀这山寨中的人,第一是要抢夺这宝图,更有一种可能就是要抢夺沙匪的财物,更是顺便完成缉拿沙匪的江湖任务,从官府衙门领取些奖赏。”

    “这完全的有可能!”萧云对白菲佩服的简直到了极点,至少萧云想不到这些。

    “你的江湖阅历还浅,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关键、算计,但你若是在这江湖中摸爬滚打几年,这些把戏在你眼中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白菲的见识让萧云的认知也有了进一步的增长,江湖就是这么残酷!

    两人心情得意,但萧云却是装成了气喘吁吁虚弱至极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急匆匆的向大战之地赶去。

    不远处人影晃动,知道定然是萧懿航找不到藏宝图,这才想起有可能是有人趁机逃走,所以来追,却不料正遇到萧云和白菲。

    果然,萧懿航拎着太刀赶来,当他见到是和白菲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萧云居然还活着!难道他们没有遇到自己派出去的杀手不成?

    “云兄弟、云姑娘,你们一路赶来可是遇到了什么人?”萧懿航面带急色的问道。

    其实萧懿航这一问却是有着两重的意思,一是问他们有没有遇到杀手,二是问他们有没有遇到从山寨中逃出来的人。

    出山寨的路并不多,这里几乎是唯一的一条路,若是钻山林那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四周高低不平,或是山崖断壁,雾气遮挡之下,看不清路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悬崖。

    如此危险的时候那亡命之人很有可能那人会不走大路,选择钻入山林之中,所以萧懿航才有一问。

    “没有啊,一路上,我们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白菲喘着气回答道。

    “这里的沙匪几乎都没我们剿灭,没有再向前去的必要了,现在下山,准备截击外出的沙匪,将这群沙匪剿灭,这次任务就算完成。”

    很明显萧懿航不想让知道山寨之内发生了什么,毕竟谁也没见有人逃跑,说不定山寨之中根本就没人逃脱,那藏宝图就在山寨之中,他自然不希望萧云知道藏宝图的事情。

    萧云抹了一把汗,“这一路走来,让我有些力不从心,不如先去里面休息片刻再行也不迟。”

    “不行,战机稍纵即逝,此时留不得半分的喘息之机,更何况上山不易,下山简单,往下走其实并不累的。”

    萧懿航并不介意提刀杀了萧云,但是他不能,毕竟在白菲眼前杀了他,这对自己以后将白菲追到手中有很大的影响。

    萧云什么时候杀都可以,而且机会多的是,眼下不就是有一个上好的机会吗?

    沙匪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要是萧云死在了沙匪的手下,然后我再手刃沙匪,这岂不是在云姑娘的眼中的好感又增加了许多。

    萧懿航把主意打定自然不会再让萧云休息,更不能让他消极怠工,而是让他来战沙匪,这可比暗杀他要有意义的多了。

    萧懿航这十年间的功夫可没有白费,沙匪与雾云城强盗交易的的消息这么隐秘他都能精确的掌握,就这份能耐就让人不得不佩服。

    沙匪是来和雾云城的去强盗做交易的,这点萧云已经意识到了,既然没有从这群强盗手中夺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那么抢夺沙匪手中的财物就是势在必行。

    剿灭沙匪之战,萧云又将有什么危机?他又是如何化解这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