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雾云城一行,萧懿航算计了许多天的计划,绝不能一无所获!这点萧云清楚,萧懿航更是知道。

    雾云城三十里外,这里已经没有了雾气,清空万里,一眼望去,远处清清楚楚的来了一队人马。

    “果然来了!”

    数匹马急速而来,迅速的分成三路,迅速的将萧云等人包围。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为首的一人手持长枪,高声断喝着千古流传下来的开场白。

    与此同时身后几十匹马眨眼而至,这些人各个手持长枪、马刀临阵以待,同时萧云也看清楚了在最后的几匹马上都载着厚厚的褡裢,这褡裢中鼓鼓当当的,随着马匹的剧烈行走丝毫没有抖动,看起来这褡裢里面装的东西分量不轻。

    萧懿航却是不慌不忙,拱手道:“对方可是西海沙漠中的沙老大,我是奉年老大的命令,在此等待沙老大,做交易的。”

    沙老大看了看萧懿航等人,冷哼一声,“东西拿来了吗?”

    萧懿航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块兽皮来,看来这东西和自己从那逃跑的人身上得到的一模一样。

    萧云不由得心中冷笑:他果然是奔着那东西而去的,萧百荣的藏宝图,这到底是一份怎样的藏宝图?

    萧懿航摆了摆那藏宝图而后又将其踹在了怀中,“我要的东西呢?”

    那沙老大一挥手,顿时身后的十余匹马鱼贯上前,“哗啦、哗啦”十几个褡裢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五光十色,金光耀眼!

    这里面装的居然都是财物,珍珠、玛瑙、翡翠、钻石、金条、金砖数不胜数,随着褡裢的落地,这些东西散了一地,顿时晃得人睁不开眼。

    众人无不震惊,这么多的财物散落在眼前,这令谁都会感到震动!

    与此同时数道伶俐的杀气骤然显现,向着萧懿航等人刺杀过来。

    就在众人被这些五光十色的财宝晃瞎眼睛的那一刻,沙匪骤然出手!

    雾云城的强盗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萧百荣的藏宝图,落到了年老大的手中,但是他不敢声张,他知道这东西虽好,但却是要命的东西,更何况他仅仅得到的是一角藏宝图,根本就无缘宝藏。

    这是定时炸弹,必须尽早的处理掉,否则将会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这年老大也是狡猾异常,他虽然是想得清楚、看得明白,但是要说他对萧百荣的宝藏不动心,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实际上不想将这藏宝图出手。

    最终他选择了沙匪作为交易的对象!

    地处西北的沙匪没有其他势力作为依靠,如果假意与他们交易,不但是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财物,更能半路杀人劫宝,在将这宝物夺回,同时及时武林中人知晓自己得了藏宝图,但是自己又将其卖给了沙匪,还可以将这炸弹莫须有的安装给其实已死的沙匪。

    沙匪居无定所,就是死了也没有人知晓!

    黑吃黑,多重计谋,多重算计,这就是武林,血腥的一幕!

    沙匪从西北远道而来,早已被某些大势力知晓,只是他们无碍这些大势力的利益无人理会而已,但是在西北的官府中却早有捉拿沙匪的奖励任务。

    没人愿意为了那点奖励和强悍的沙匪为敌,所以他们一直畅通无阻的到了雾云城。

    年老大算计着沙匪,萧懿航杀了年老大,但是东西没有拿到,同时他也算计着沙匪的财物,这是他建宗立派的根本,有了这笔财物,他们就可以以此为根基,建立势力。

    沙匪并非没有头脑,你在算计他的时候,他也在算计你,沙匪其实也是打算着黑吃黑,毕竟跑这么远的路若是仅仅换做是一场交易的话,他们宁可待在沙漠中也不会千辛万苦的跑这么远的路。

    就在财宝落地的那一刹那,这就是沙匪动手的信号,他们发动突然的袭击袭杀众人。

    这群沙匪比萧懿航想象的还要难以对付,就是出手的时机也比萧懿航约定的要早,先下手为强,同时这时机选的也是恰到好处,正好是被金银珠宝的光亮闪瞎眼睛的时候!

    枪已出,而萧懿航等人的手还没有摸到兵器。

    为了做到不打草惊蛇,萧懿航这些人的兵器都藏在了贴身的包袱里面,现在沙匪的骤然发难,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拿出兵器。

    萧懿航脚尖点地,骤然身退,与此同时震碎包裹着兵器的包袱,一把太刀豁然握在手中。

    “噗、噗、噗”眨眼间就有数人被沙匪挑翻,就是墨绿也被一枪刺伤了手臂,鲜血如注!

    众人纷纷震碎包袱,取了兵器,与沙匪战成了一团。

    沙匪全是骑在马上,尤善马战!

    沙老大一拍马臀,那马吃痛,一个前冲,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枪斜挑,刺向一边的莫天涯,与此同时沙老大身后数马数人并排冲来。

    莫天涯不知这沙匪的深浅,只是见沙匪手中的枪势极大,不敢硬拼,躲闪开这一枪,随后向着并排而来的沙匪打出两道剑气。

    两道剑气打向两个沙匪,这两人一闪躲过,同时向莫天涯举枪刺去!

    莫天涯格挡开这两枪,沙匪已经并排而过,继续举枪再向前冲去。

    莫天涯长出了一口气,正要追击不料身后又是数匹马横排冲来,马到枪到,顿时让他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这群沙匪训练有素,出手有序,根本就不像强盗土匪,倒像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军队!

    没错,这群沙匪先前就是镇守着大西北的正规的国家军队!

    错落有序的攒刺,让莫天涯心中发慌,同时一把马刀带着寒光闪过,狠狠的斩向莫天涯。

    莫天涯尽量的躲闪、格挡,最终在肋下留下一尺多长的口子,鲜血横飞,如注而流。

    沈四上前,将莫天涯及时救下,他这才没死在沙匪的手下。

    与此同时还有十数个沙匪并没有上前,而是弯弓搭箭,以弓箭掩护其他的沙匪。

    这一下对萧懿航等人的打击是致命的,瞬间又是数人中箭、中枪或者中刀身亡。

    对于沙匪的纵马冲击,不可力敌,即使是萧懿航的武功也不行,也不知道那沙老大施展的是什么武功,萧懿航一面临沙匪就有一种莫名的心中颤抖,一种恐惧油然而生,他仿佛面对着的是一个军队的冲击一般!

    沙匪强悍如斯,又是杀的措手不及,萧懿航等人又将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