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沙匪施展出一招“席卷八方”,将萧云和白菲逼退,重伤了墨绿,将她远远的击飞了出去,萧云一见连忙来接墨绿,以免她二次创伤。

    其实那沙匪打出的“席卷八方”,射出八道劲气虽说是大招,但却不是绝命的一招,这八道劲气乃是虚晃一招,真正的杀招却是他随后所出的一刀。

    这一刀紧随着“席卷八方”所射出的那八道气劲而出,闪烁着的刀芒射出几尺远,紧咬着萧云向他的后背狠狠的斩来。

    萧云方才躲过“席卷八方”射向他的劲气,正是前力已尽,后力未生之时,本来躲闪这紧挨着的一刀已经很是困难,更何况他还要救墨绿,躲闪这一刀的可能几乎都没有。

    但是萧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墨绿被摔着,即使自己被这一刀劈为两段也要救了墨绿!

    这就是萧云!

    萧云义无反顾的向前,他伸手将空中翻滚着落下的墨绿接住,同时双脚站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这个时候刀芒应该已经斩中了自己,但是并没有感觉到刀芒的入体,而是在背后感觉到了剧烈的内力碰撞爆炸之力。

    白菲在萧云的身后挺身而立,她面带着微笑看着眼前的两人。

    两人并非是萧云和墨绿,而是两个沙匪。

    白菲的眼前两个沙匪一刀一剑碰撞到了一处。

    那袭杀使刀的沙匪最强力的一刀居然被这一剑平平的击出,直接就将射出的璀璨刀芒击溃,与此同时长剑继续向前与马刀撞在了一处。

    “咔嚓”声响,那马刀顿时被绞碎,片片碎片散着寒光四散。

    萧云抱着墨绿回头的时候,正巧看见这沙匪一剑将马刀绞碎,随后剑光连闪,那刚刚四散的马刀碎片骤然急速向着那马匪射去。

    十来块破碎的马刀碎片深深的嵌在了那马匪的身体之中,顿时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

    那使剑的马匪一剑得手,骤然转身,冲入人群,随后转折了几下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撤出了战场消失在了的眼中。

    此时墨绿受伤颇重,但是却未昏迷,只是极度的虚弱,她发现被萧云抱着顿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云弟,放我下来吧,我可以的!”

    萧云这才注意到怀中的墨绿,不知是她由于受伤,还是其它的原因,她的脸上一片通红,似是有血即将流出一般。

    萧云轻轻的将墨绿放下,早有白菲上前将她扶了,随后取出丹药给墨绿服下,帮她止血。

    墨绿的伤看起来虽重,鲜血将她墨绿的衣裙染成了黑紫之色,但是并未受到致命的伤,最重要的是没有劲气侵入她的体内,更没有伤到经脉!

    仅仅是皮外伤的话就很容易治愈,至少不像白菲和萧云,不但是中剑,还被劲气进入体内,伤了经脉。

    萧懿航等人此时已经占据了上峰,沙匪虽然厉害,但是失去了战马也就失去了最强有力的依仗,很快成片成片的被斩杀,以此同时,那十余个弓箭手也被很快的杀死。

    战团收缩,现在仅仅有七八个沙匪还在顽强的抵抗着,同时那沙老大的武功高强,即使被多人围攻也不见败落,反而被他斩杀了十余人了。

    现在战势基本得到了控制,那七八个沙匪转眼间又死了两个,倒是沙老大却是难以驯服。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以弓箭压制!”萧懿航阴冷的下令道。

    与此同时一些插不上手的人开始打扫战场,他们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些堆积如山的财物。

    鲜血染红了这些金银珠宝,使这些宝物失去了光泽。

    打扫战场的人上前,将这些珠宝上的血迹擦掉,随着血迹擦掉的同时擦掉的还有金砖、金条上的金色,珠宝上的彩色光华!

    金子上的颜色不会被擦掉,珠宝上的各色光华也不能被擦掉,但是眼前真的随着血迹一起被擦掉了!

    这些东西都是假的!

    “他妈的,居然骗我们!”那人抓着一把假货递到了莫天涯的眼前,莫天涯骂了一句,而后将这件事告诉了萧懿航。

    萧懿航大怒,这次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预料之中的萧百荣的藏宝图没有找到,最低限度的沙匪的财宝也是假的,这跟头栽的也太大了。

    “抓活的!”原本七八个的沙匪如今仅剩下了三个,而且还是各个带伤,若是萧懿航再喊得晚一些,这三人也会被乱刀分尸。

    太刀架到了其中一个的脖子上,“沙老大,住手,否则我就杀了他们三个!”

    沙老大骤然一愣的时候,背后一剑划来,将他的后背划开一个一尺来长的口子。

    鲜血骤然流出,这是他战斗到现在第一次受伤!

    沙老大大怒,骤然回身,手中的马刀寒光一闪,将那划伤自己的人一刀劈为两段。

    “噗”血光飞溅,一人噗通一下跌倒于地,萧懿航的刀上闪着寒光,血水正顺着刀一滴滴的滴下。

    萧懿航眼都不眨的杀了一名沙匪,刀又架在了另一个沙匪的脖子上。

    沙老大哈哈大笑,继而仰天长啸,“没想到我沙通天今日会死在这里!”

    战局已定,沙通天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可能,自己被围攻围在正中,又有十几个弓箭手压住阵脚,自己根本就没有逃生的机会!

    “我束手就擒,你放了我的兄弟!”沙通天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可以!”萧懿航毫不犹豫的答应!

    “先放了我的兄弟!”沙通天眼睛死死的盯着萧懿航,他并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一脸的正气凛然、英俊潇洒的男人。

    萧懿航一挥手,众人闪开一条通道。

    “老大,我们沙匪的规矩,即使也不会独自逃生,我们跟随老大出生入死,今日到了这一地步,万不会舍了老大而独自逃生,这不是沙匪的规矩!”其中一个沙匪道。

    “沙匪在几万里的沙漠中人少了不能生存,所以有了这样的规矩,但是我从把你们从西海带出来的时候就注定我们已经不是沙匪了,你们走吧,寻找自己的生活!”

    两人仍旧是不舍,但是面对着沙通天通红的眼光,顿时失去了勇气,两人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沙通天又是仰天一阵大笑,手中的马刀落地,插在了脚边的已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

    数把剑架在沙通天的脖子上、指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沙通天束手就缚,不知命运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