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以两个沙匪的性命相要挟,沙通天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手中刀落地,任凭萧懿航手下刀剑加身。

    莫天涯上前顺手封住了沙通天身上的数处穴位,使他的一身修为无从发挥,而后取过坚固的绳子将沙通天捆得结结实实。

    “啊···啊···”两声惨叫传来,那两个互相搀扶着的沙匪身上插着两根箭羽。

    那两个沙匪依旧是互相搀扶着,转过头来,恨恨的看着仍旧是端着长弓的萧懿航,眼中的恨意绵绵,同时又看了看沙通天,两人却是笑了···

    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两人相互搀扶着缓缓的倒下!

    “你···”

    沙通天的眼睛已经通红,奈何穴道被封,绳缚全身,空有一身的武功也施展不出,满腔的怒火全然化作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来。

    “迅速打扫战场!从他口中逼问出沙匪宝藏到底埋藏在何处?”萧懿航收弓,回身之时却是愣住了!

    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萧云和白菲。

    在萧懿航的心中他以为萧云已经变成了尸体,而白菲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但是现在两人还是好好的站着,亲眼看着他出尔反尔,看着他亲手杀人!

    萧懿航感觉是五雷轰顶,所有的算计都没有成功,即使最坏的也要完成除去萧云这个累赘、负担而后得到白菲的好感,将她沦为自己的禁脔。

    失败!败得一塌糊涂!损失了几十个兄弟的性命一无所得!

    不!至少消灭了沙匪可以去西北的官府领取不少于二十万两的巨额银子,而且手中还有一个人质,有可能得到沙匪宝藏,更有可能···

    萧懿航看了看白菲,又看了看萧云,握了握手,“实在不行,霸王硬上弓!先杀萧云,再以武力让白菲屈服。”

    萧云笑了笑,“恭喜大哥,一举消灭沙匪,如此一来倒是为民除害了,只是不知为何还要留着这个人的性命,倒不如让兄弟一剑了解了他的省事。”

    身边的白菲也是微笑不已,面对着如此血腥的场面,面对着犹如修罗地狱的战场,这女子居然面不改色的在笑,这样的女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若不是萧懿航见惯了生死,经历过多次的大规模厮杀,否则面对着如此惨景,早就不知道吐得成什么样子了!

    “任务有言,抓活的奖励更高!”萧懿航解释道。

    萧云也不怀疑,当下参与到了打扫战场的行列之中,同时白菲也在他的身边一直的陪着。

    沙通天一句话都不说,眼中血红痛恨的看着萧懿航,这让他心中一颤,同时他有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天涯!”

    萧懿航唤了一声,莫天涯走到他的身边,两人互相耳语了一阵子,萧懿航这才离开。

    萧懿航的刀右手持着放在了后背,手从未离开刀柄,他从沙通天身边过得时候,看起来刀似乎未动,但是微弱的刀光闪了几闪,迅速的没入到了捆绑着沙通天的绳索之上。

    “云兄弟,你的伤势未愈,本不适合这么繁重的任务,现在有一个任务叫你去办,希望你能完成。”莫天涯向着萧云道。

    莫天涯说明来意,让看守着沙通天即可,而让白菲前去照顾受伤的墨绿。

    萧云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白菲,随后答应了一声,径直的去了,而后白菲也去了。

    莫天涯看着两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丝轻蔑的冷笑。

    萧云看守着一个被封了穴道又全身捆得跟粽子一样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气力,这样的任务当然是个美差,但是萧懿航绝对不会有这么好心。

    沙通天被安置到了临时搭建的一处木屋之中,而萧云就在此处负责看护他。

    萧懿航等人忙忙碌碌的,本来人来人往,但是很奇怪,这处木屋周围的人越来越少,而且人也是越来越远,渐渐的居然感觉不到这临时搭建的茅屋周围有人声走动。

    萧云的嘴角动了动,冷笑了一声。

    “嗤”的一声,萧云的手一挥,几乎没用什么气力,沙通天身上的绳子应声而落。

    “果然如此,我相信不仅仅是这绳索,就是阁下身上的穴道也快被冲开了吧!”

    沙通天眼中血红,怒视着,但是随着的手又在他身上连点了数次,封印了数个穴位之后,他也彻底的没有了脾气。

    “你不是很奇怪?其实没什么,我和你一样,都是随时都有会丢掉性命的可能,只有你我合作才能逃出生天,至于报仇的事情那是先要保住性命的前提下才能够完成。”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只不过是想要我这些年的财宝而已,你这点小花招就不要在我面前施展!”

    萧云冷笑道:“沙老大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你看不出来,这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同样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所以他们是想借你的手杀死我,然后在处理你。”

    “花言巧语!”

    萧云也不恼,“无论我说什么,你总是认为我是在诈你,既然你已入死地,你何不赌上一把。”

    “现在你已经是落在了他们的手上,可谓是进入到了一个死局之中,不赌你是必死无疑,什么也得不到,要是赌一把的话,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赌不赌?这可不是一个选择,而是没有选择!

    “如何同你合作,又如何逃出?”

    沙通天终于想通,无论眼前这人是否心存歹意,他都必须赌,否则必死无疑。

    “你别看这里没有人,但是我相信只要你从这里走出去,定然会落入他们的包围圈,而且你的穴道被封,战力发挥不出,想要硬闯出去怕是万难。”

    萧云说得是实话,莫天涯给沙通天点的穴道,不仅仅是封住了他的经脉,让他不能行动,更是封住了他的内力。

    沙通天虽然可以冲穴,可以行动自由,但是能使用的功力不过三成,这三成的武功不足以让自己逃出。

    沙通天也奇怪对方为何要将缚住自己的绳索隔断,又为何松动了自己部分的封印,原来是要自己可以行动,可以动用部分的力量杀死眼前这人,而后再将自己抓住!

    这一赌可谓是豪赌,赌赢了,性命可保,赌输了必死无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