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说服沙通天,决定一场豪赌,赌的是命,赢则生,输则死。

    “我们怎么才能逃出?”沙通天不清楚如何才能逃出对方的算计,出言向萧云询问。

    “在众人面前萧懿航不会杀我,这与他一向的美名不符,所以才借你你手,我相信你还没有动手的时候,这里依旧是安全的。”

    “萧懿航?原来那个人就是以侠义之名名播武林的萧懿航?今日倒是让我见识了!”沙通天冷冷一笑,到现在为止他终于知道是栽倒了谁的手上。

    萧云也是冷笑,“但是你身上的绳索已开,即使你不动手,我相信他也会派人来杀我,他完全可以再杀我之后将我的死推到你的身上,所以我不能等,这是你的一次机会,也是我的一次机会。”

    “你我也算同病相怜!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萧云!”萧云笑了笑回答道。

    萧云当然也看到了眼前的危机,他知道萧懿航不会放过他,两次暗杀不成,这次的阴谋更毒,打算借着沙通天的手要自己的命,即使沙通天不杀自己,萧懿航也会有万千的借口杀死自己。

    萧云并不怕萧懿航的暗算,凭借着他的武功,现在即使打不过萧懿航,但是萧懿航想杀他也是不能,打不过逃还是可以做到的。

    同时萧云也看得出来这沙通天也是一个相当当的好汉,而且武功不弱,如果自己趁机把他救走,那么这沙通天将来有可能会成为自己报仇的一大助力!

    此时萧云已经有了一种新的打算:报仇,单单依靠自己的武功远远不够!

    对方一定有埋伏,怎样才能突破萧懿航的埋伏?

    “如果你迟迟不能逃出,你说他们会怎么做?”萧懿航冷笑着看向沙通天。

    木屋之内两个人一动不动的站立着,一动也不动!许久,许久···

    木屋之外两个身影犹如鬼魅的一样潜行,到了木屋之外通过木屋的缝隙仔细的瞧看着里面的情况。

    两个身影屏住呼吸,等待了好长的时间木屋之中一点动静都没有,静!静的可怕!

    两人商议了一下,两把剑缓缓出鞘!

    剑气骤然从木屋的缝隙之处钻入,与此同时数道寒芒从木屋的缝隙之处飞入,目标正是萧云。

    萧云动也没动,一道剑气轰中他的身子,同时数道寒芒也射到了他的身体之上。

    萧云的身子横飞了出去,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然后滑落,他已经是变成了一具尸体。

    本就不坚固的木屋墙壁骤然爆裂,两个人影从破口处闯入,一人的剑搭在了沙通天的勃颈上,一人的剑向着萧云的脑袋砍去。

    剑落,头断!但是却不见血,露出了的竟是一截木头!

    这不是萧云,而是披着衣服的一个木人!

    上当了!

    一只手从旁伸出,骤然间扼住了一个人的咽喉,那只手上用力,“咔嚓”一声,扭断了那人的脖子。

    剑光一闪,一把剑迅速的隔断另一个人的咽喉。

    剑归鞘,那人捂着咽喉缓缓的躺下,他想回头看看是谁出的这一剑,但是他做不到。

    两个杀手瞬间毙命,杀这两个人的自然是沙通天和萧云。

    两人仅仅是支了几根木头,再将各自的衣服披在了木头之上,就造成了两人站立着的假象,两人出手偷袭轻易就杀了这两个杀手,本来这两个杀手的武功就不高。

    “穿上他们两个的衣服,比较容易混出去,毕竟萧懿航的人多而杂,互不认识也很正常。”

    黑烟腾起,随后火光冲天,那木屋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

    萧云和沙通天就隐藏在了木屋的不远处,两人都相信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到时候浑水摸鱼,逃出去的机会就很多。

    耀眼的火光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同时预先埋伏着的许多人也赶了过来,因为已经没有了埋伏的必要。

    化了妆、换了衣服的萧云和沙通天混在了人群中,在别人将小木屋包围过来得时候悄然抽身。

    萧云和沙通天感觉到了有人跟踪,毕竟两人向着相反的走,这很奇怪,难免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只是跟踪的人很快就失去了踪影,两人不知道为什么跟踪自己的人放弃了,还是仅仅是怀疑。

    雾云城依旧是雾气弥漫,到了雾云城的范围之内,再想找到两人实际上很困难。

    “沙大哥,今日在此一别,不知何时还能相会!”萧云拱了拱手。

    沙通天惨然一笑,“其实我看出来了,萧兄若是自己逃走机会更大,你这是救我一命,救命之恩,必当厚报,以后萧兄要是有事相求,只需一言,沙通天万死不辞!”

    萧云拱了拱手,两人耳语了几句之后告辞分别。

    萧云知道自己是交上了沙通天这个朋友,虽然两人分别后都不知道对方下一时刻会出现在哪里,但是两人相信只要对方需要,很快两人就能相聚。

    至于白菲,萧云不会担心,自从那帮助自己的沙匪的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那沙匪是假的,而且是一个女人,那女人的体型、动作萧云很眼熟,而且那人身上的香气他更是熟悉,他毫不怀疑,那人就是那紫衣少女。

    同样是血魔女之一的紫衣少女!

    有她在,即使是十个萧懿航也伤不到白菲,萧云很放心,同时也是有意的想要远离白菲。

    白菲是血魔女,和她在一起难免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他不怕麻烦,但是他却是害怕和她呆的久了了,就再也离不开她。

    萧云的心中有着她的影子,但是她却是深深的知道自己没有爱他的权利,他喜欢她,但是他却没有能力给她什么,在她心中他喜欢的女孩很多,但是却都不能给她们什么,不能给于未来就不要给她们希望,这是对她们的伤害!

    萧云离开了雾云城,取道去岳蓝城。

    本来萧云出了云梦居山谷,他的目标就是天道城。

    他起初根本就不想先去寻找梦琉璃,因为自己要报仇,而报仇的对象却是武林中的巨头天道正教,自己若是去寻梦琉璃,会把他引入到这个漩涡之中去。

    萧云再去岳蓝城,将会遇到什么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