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刚刚负伤逃出岳蓝城的时候,却正是人算不如天算,又有谁知道,刚一出云梦居的就遇到了让人避之不及的血魔女,又见到了梦琉璃和夏玉琪。(书^屋*小}说+网)

    萧云见梦琉璃又有了心上人,伤心的同时又觉得这很自然和正常,自然也就没有了去寻梦琉璃的打算了,至于去天道城报仇的事情只能放一放了,自己这点武功太弱了。

    现在的江湖对于萧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就是那所谓的血魔女他都不清楚,他需要一个人给他补补这方面的知识,而夏玉琪就是最好的人选。

    天道山上萧云交友不多,但是真正有交情的就是夏玉琪和孙焰红,当然还有萧懿航,但是现在的萧懿航因为白菲要杀自己,所以他的好友之中最是无话不谈的也仅仅有夏玉琪喝孙焰红了。

    而且萧云已经打听清楚,元浪已经离开了岳蓝城,现在的岳蓝城对于萧云来说乃是最安全的所在。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又能想到天道盟到处寻找的又会悄无声息的回到岳蓝城?

    岳蓝城是武林中为数不多的大城之一,没有城主,也没有哪个势力掌控,所有的势力几乎都在岳蓝城中有着产业。

    进了岳蓝城,萧云看了看身后。从雾云城出来,他就有一种感觉,感觉总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但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

    这很奇怪,萧云的经脉虽然受伤,武功还没有恢复,但是他的感知力一点也没有降低,他捕捉不到有人跟踪,难道是自己的感觉有误?

    萧云感觉那人就在身后跟着自己,现在是岳蓝城的城门口处,城外一马平川,根本就藏不住人,要是有人跟踪的话,一定逃不出自己的眼前。

    萧云骤然停身回头,身后什么可疑的人都没有!

    萧云皱了皱眉,晃了晃头,举步前行,很快就消失在了岳蓝城的门口处。

    在的身影消失之后,城门口出现一个身影,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这人出现的犹如鬼魅,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她看了看萧云消失的方向,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人手中提着一把剑,剑在鞘中,白玉般的底上刻画着鲜红欲滴的梅花!

    萧云提着云梦柳宝剑,后面背着一个包袱,穿街过巷,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见到了一个门市。

    这门市居然是一个铁匠铺,铺外挂着许多的兵器,十八般兵器样样不缺,其中的剑最多,不仅仅是数量多,就是种类也是多的离谱,看来这铁匠铺的主人对剑有着独到的认识和爱好。

    萧云看了看铁匠铺上挂着的匾额:焰红兵器,不由得一笑。

    店内两个伙计正招呼着客人,忙的不亦乐乎,看起来这里的生意不错,同时还有一个胖胖的掌柜,正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

    萧云径直的走向柜台,看着身后挂着的各式武器,心中也是赞叹无比。

    “公子可是相中了那件兵器了,不是我和公子吹,别说整个岳蓝城,就是整个武林之中我们兵器铺出品的武器也是翘楚,武林之人都以买到我们铺中的武器为傲。”一个伙计见萧云进来,忙着上前介绍。

    萧云笑了笑,“我想定制一把剑,这里摆出来的剑虽好,但是在江湖中也不过是中等货色,你这兵器铺如果只是这等货色的话,那我这趟却是白来了。”

    那伙计一听,就知道萧云是个识货的人,当下道:“上等兵器当然有,不过价钱会很贵,动辄数万甚至十数万的银子,不知道公子有没有购买能力?”

    萧云点了点头,“只要兵器足够好,钱自然不是问题,有什么好的兵器,拿出来看看。”

    那伙计一笑,道:“公子腰缠万贯,不在乎这点钱,我虽然伙计,但也知晓,也看得出来公子有这种购买能力,但是这兵器毕竟价值不菲,而且有很多的人想拥有却是没钱购买,这些人的武功或许都不弱···”

    萧云微微一笑,他听出了这伙计的言外之意,这人也是好意,乃是告诉有何多人买不起这么昂贵的兵器,但是却很觊觎,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掌握这兵器的话,最好别买。

    伙计说的委婉,没有直接说出萧云的武功不行,但他的意思就是这样,没有足够的实力,你再有钱,也是给别人买的,而且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我既然想买,自然不怕,你有什么好的兵器且拿出来看。”

    伙计点了点头,从内店之中取出了几件兵器摆了出来。

    这些兵器一摆出,顿时引起了兵器铺中其他人的注意,顿时都围了过来。

    这些兵器都都在鞘中,此时却是看不出成色如何,但是但凭着他们兵器鞘的成本就知道这兵器价值不菲。

    萧云看了看这些兵器,从中选出一把细窄的宝剑,他猜想不错的话,这把剑应该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宝剑。

    围着的人一见选的这把剑都是失望至极,因为这里的很多人都见过这把剑,这是一把可以说是一把极品的废物。

    剑出鞘,剑身上闪烁着蓝色的光华,同时剑身颤动如蛇,这居然是一把软剑。

    软剑!

    萧云有些欣喜,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遇到软剑。

    云梦三圣可是不止一次的告诉,武林之中使用软剑的高手不是没有,但却是少之又少,而且绝顶的高手绝对不用软剑。

    软剑属于偏门的武器,大多是用来作为刺杀之用,讲究的是一击必杀,而用剑的高手与人对敌之时这种软剑的劣势就特别的明显。

    软剑的格挡力不足,爆发力更弱,同时缺少相应的内功心法,使用技巧,软剑就显得特别的鸡肋。

    二十年前武林中还有人使用软剑,更有人钻研软剑心法和身法,但是随着那次萧百荣洗劫武林的大劫,仅有的软剑心法也随着消失,而武林之中软剑也就成为了鸡肋。

    现在手中的这把剑并非是这间兵器铺中人所造,而是机缘所得,乃是二十年前的先辈所留,在这兵器铺中摆放已经五六年了。

    一把绝世的好剑,却是一把极品的废剑,萧云是否会买下这把剑,他又能否顺利见到夏玉琪和孙焰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