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焰红至今安然无恙的在岳蓝城中,这说明她根本就不怕有人敢来捣乱,她的背后有着大势力的支持和保护。

    萧云也清楚得很,从见到夏玉琪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天道盟就是这家兵器铺的背后势力!

    没人敢在这里捣乱,萧云也知道,贸然的求见孙焰红会被有心人盯上,但是以买剑作为借口,作为掩护,这样对自己对孙焰红来说都有好处。

    有绝世宝剑,有人能打造出绝世宝剑出来,而且是自己很难打造出来的,这等吸引力不能不让孙焰红亲自出来相见。

    萧云等了片刻,那胖掌柜终于又走了出来,“公子,可否到锻造房一叙,我家主人正在造剑,短时内不能离开,还请见谅!”

    萧云点了点头,随着那胖掌柜的进入到了内店。

    锻造房其实就是打造兵器的地方,萧云也不清楚为什么孙焰红要学习打铁,这可是力气活,也是男人活,她本不应该爱好这个的,在萧云的印象之中穿针引线绣花种草却也比这活来的实在。

    锻造房之内一张桌案上,摆好了茶水、点心,萧云坐了下来,看着锻造房中各个忙碌的身影。

    前店不打,但是这里的锻造房却是不小,要不是进入其中,根本就不会知晓,这里居然这么大的空间。

    十数个铸造炉子闪烁着火光,每一个铸造炉子都有几个光着膀子的强壮男子忙碌着。

    萧云逐一扫视之下,终于发现了一个极其违和的存在,这居然是一个女子,一个忙碌着的女子。

    看着这个忙碌的身影,萧云不由得会心一笑,他的脑海中这个忙碌的身影开始和自己印象之中的身影渐渐的重合。

    “豆芽儿,你为什么练武啊,那多没意思啊!”

    “那做什么有意思?”

    “我家世代都是打造兵器的,武林至尊的兵器我家都能打造,我要继承我家的独门绝技,打造出武林中人人都梦寐以求的的武器。”

    “别听她胡说了,就她那小身板还想着打铁,累不死她。”

    那时的声音就像是回放一般,不断的传到了萧云的脑海之中,那时候的欢乐,现在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萧云的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过了片刻,那熟悉的身影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打造锤,抹了一把汗,向着萧云走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萧云的思绪被拉回答了现实,他发现现在向自己走来的这个女子的身影,和那时候比成熟了许多,更多了一份女人成熟的韵味。

    孙焰红还没说话,萧云已将一杯凉茶端起,递了过去,“喝杯水吧。”

    孙焰红一愣,随即笑了笑,接过茶水,一饮而尽,“你费尽心机的想要见我是为了什么?”

    一语道破天机,孙焰红还没有见到萧云,仅仅是听那胖掌柜的一说就知道并非是来买剑的。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同时也想借贵宝地躲躲灾难,养好伤势!”萧云笑嘻嘻的说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直往孙焰红的身上瞄。

    孙焰红感觉浑身的不舒服。

    现在这铸造房之内酷热无比,十几个铁炉不断的燃烧着火焰,里面不热才怪,其他的铁匠都是光着膀子,而孙焰红仅仅是穿着一件单衣。

    浑身的汗水湿透了她的衣衫,让她的曲线显露无疑,萧云火辣辣的眼光瞄了过来,让她十分的不舒服,更何况的话也让她不舒服。

    “你是谁,也不打听打听就敢来这里捣乱!”孙焰红一句话落,顿时惊动了不少的铁匠,这些人顿时围了过来。

    萧云笑了笑,“喜欢你,就是一辈子的唯一,即使是死,也是不离不弃,选择我,是你唯一正确的选择,请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

    “狂徒,竟敢来此处撒野,兄弟们给我打!”萧云说这样的混账话,自然会引起那些铁匠们的不满,敢这么当面当着这么多人向她们的女主人示爱,这简直是不拿他们的男家主当人看。

    “住手!”孙焰红眼中露出了迷惑之色,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人,挥了挥手!“各干各的活,别管闲事!”

    众人无奈之下各自回到各自的岗位,但是眼睛却是不断的瞄向这边。

    “跟我来!”孙焰红向前走去,看了看怒目而视的那些铁匠们,萧云微笑着跟上了孙焰红的脚步。

    穿过一个不长的走廊,就是内屋了,所谓的内屋就是孙焰红的私人住处,这里除了她和她的丈夫夏玉琪之外不经允许,任何人也不得靠近,但是现在却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入了她的闺房。

    一把匕首闪着寒光猛然间刺向萧云的小腹,萧云一闪身,同时右手抓住孙焰红持着匕首的那只手。

    “焰红姐的旋转匕首还是这么犀利,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改进!”萧云笑嘻嘻的并不敢把手松开。

    孙焰红冷冷一笑,右手未动,手中的匕首却是一个翻折,直接一个九十度的翻折刺向的手腕。

    萧云一惊,就想松手,不料孙焰红的右手一翻,五指张开却是反抓住萧云的手腕。

    此时萧云才发现,原来孙焰红的匕首之后有一个环,却是套在了手指之上,不仅如此,这匕首的刃身与握手居然是呈直角的连接。

    “果然又有改进!”萧云不惊反喜,手腕再次一转,同时伸出两指夹住匕首的刃身。

    匕首的刃身被牢牢的夹住,但是匕首的刃身却是仅仅一个外鞘,萧云夹住的就是这个鞘。

    寒光骤然释放,透过了手指夹着的鞘,骤然间刺出。

    匕首本是短兵器,如今贴身而战,萧云吃亏不小,骤然的变化让他始料未及,他的手一松,身形急速的飘开。

    孙焰红手中的匕首此时已经不是匕首,而是一把剑,一把短剑!

    方才从原本的匕首中又突然间的窜出了一节,匕首变成了剑!剑尖之上一滴血红的鲜血滴落。

    “焰红姐的旋转匕首有改进很多了呢?佩服,佩服!”萧云看了看被划伤的右臂,无奈的笑了笑。

    这一剑萧云可以完全的躲过,但是他没有躲,故意的挨了这一剑,这一剑伤的自然是不重的。

    萧云为何要硬挨本该躲闪过的一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