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见夏玉琪和孙焰红又来看望自己,收了画轴,起身微微一笑,“琪哥,焰红姐!”

    夏玉琪哈哈一笑,“好小子,真没想到你我居然还有相遇之日,可喜可贺啊,怎的想起一出山就来寻哥哥,没去寻你的情人师姐?”

    萧云苦笑道:“我的情人师姐现在已是别人的情人,我自寻无趣也不会去寻,只是兄弟我初入武林尚对现在的武林局势陌生的很,还请琪哥和焰红姐相告。”

    夏玉琪哈哈一笑,叫人摆来酒菜,三人边吃边聊,同时上来一个仆人,却是捧着一叠厚厚的像是书籍一样的东西。

    “兄弟,这是江湖录,乃是记录的江湖上的大事件,最近几年间的江湖大事都有记载,兄弟想要了解武林中的变化,看看这些江湖录就会知晓。”夏玉琪哈哈笑道。

    “这些江湖录,我会慢慢看,同时我还想知道一些事情,想听琪哥和焰红姐说。”萧云端过酒壶,给夏玉琪和孙焰红满上。

    “兄弟有话就请说,你我的交情自当是知而必言,绝不隐瞒。”

    萧云又敬了夏玉琪一杯,道:“请问琪哥、焰红姐,萧懿航为何离开了天道正教自立门户?”

    孙焰红笑道:“云弟有所不知了,这萧懿航其实乃是百花仙子白小蝶和当年名震武林的天才萧百荣的儿子,而非是元松竹的儿子。”

    “元松竹与白小蝶生的孩子虽然都是猝死,但是元松竹在娶白小蝶之前就有两个孩子。”

    “本来这两个孩子销声匿迹了许多年,杳无音讯,众人都以为是死了,没想到七年前其中一人强势回归。”

    夏玉琪接着道:“这人名叫元浪,武功高强,一到天道正教,横扫群雄,同时也得到了元松竹的认可,被元松竹定为接班人,并且成为了天道盟的盟主,而元松竹和白小蝶却是退居了幕后。”

    “本来萧懿航是天道正教乃至天道盟的唯一继承人,现在他的地位被彻底的剥夺,自然是不甘心的,所以他一怒之下脱离天道盟自立门户。”

    萧云眯了眯眼睛,心道:“原来如此!”

    半晌之后,萧云又道:“琪哥、焰红姐可知晓血魔女之名?”

    萧云此话一出,顿时夏玉琪和孙焰红的身子就是一颤。

    夏玉琪道:“云弟,莫提血魔女,她们都是恐怖的存在,杀人不眨眼,而且不讲理由,只讲自己喜好。别看她们都是女子,但是每人都是武功高强,心狠手辣,尤其是他们的掌门宫主血仙蝶更是恐怖,一怒血杀百里,寸草不留。”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道:“血魔女居然如此恐怖?”

    孙焰红接过话来道;“江湖中有言,宁遇恶魔阎罗,不遇血魔女,可见血魔女的恐怖。恶魔阎罗还只是要人性命,而血魔女的折磨人的手段却是更加的恐怖!相比起来,血仙蝶的一怒血杀百里,到算不得什么了。”

    萧云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又问,这血魔女到底如何的恐怖?

    夏玉琪道:“除了这冰宫宫主血仙蝶之外,她手下的血魔女共有五人,分别是蓝冰、红衣、绿衫、紫云和白裳。”

    “这蓝冰最喜玩弄男人,玩弄之后就会以残忍的方式杀死,而红衣、绿衫则是情侣,往往两人杀人都是打断敌人的骨头或是以剑将人割的支离破碎,最后才杀死。而紫云和白裳倒是相对好些,但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情侣?两个女人?”萧云感到好奇!

    “这个世上不一定只有男人和女人才能是情侣,两个女人结为连理虽然少见,但也不是不存在,兄弟对这也是奇怪?”

    萧云不在乎他们两个人的情侣关系,他接着问道:“若是有人得罪了他们会怎么样?”

    夏玉琪和孙焰红心中一寒,看萧云的样子那是得罪了血魔女了。

    “兄弟可是得罪血魔女了,只是不知道你遇到的是哪一个?”夏玉琪问道。

    “蓝冰!不仅是遇到,而是得罪的比较深!”

    夏玉琪和孙焰红互相看了看,都互相叹了口气,最后夏玉琪拍了拍的肩膀,“兄弟自求多福吧,这个哥哥可是帮不了你啊。”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当时我在天道山的时候这冰宫不泪天还仅仅是北方一座不起眼的小门派,何时变得如此强大,居然可以搅动武林风云大变?”

    夏玉琪道:“兄弟有所不知了,在你坠崖之后武林之中却是发生了几件大事。”

    孙焰红接着道:“在天道盟大会之后,天道正教有心整合武林,所以对不服从天道正教的门派下达了最后的警告令!同时对两个绝对不从的门派下了手。”

    “云弟有所不知,武林之中有两个神秘的门派,这两个门派就是百花宫和冰宫不泪天。”

    “天道正教要对百花宫和冰宫动手?”萧云皱了皱眉。

    “不错,而且天道正教绝对不是说说,就在发出武林警告令的时候,在南疆一个神秘的山谷之中发生了骚乱,据说那里就是神秘的百花宫所在。”

    “那神秘的山谷骚乱之后,百花宫的圣女亲自来天道山朝拜元松竹,诚心来投。”

    夏玉琪故作神秘的道:“兄弟可知那百花宫的圣女是何时到达天道山的?兄弟绝对猜不到,就在元松竹公布要对百花宫下手的那一天百花宫的圣女却是到了,原来在天道盟大会的一个月前,天道盟已经对百花宫动手了。”

    萧云点了点头,这点他并不吃惊怪,当时那天谷子老头子带来的消息就是告诉花清影百花宫有数十个黑衣人闯入,而那时候天谷子曾说三天之内百花宫的圣女就会驾临天道山,正是得到了这个消息,花清影才匆忙的逃走。

    夏玉琪接着道:“而冰宫方面也做出了反应,当时的冰宫之主名叫南宫倩,乃是武林之中的前辈高手,是与元松竹同一时代的高手,而在最后的警告令发出的时候一项平静的冰宫也变得不平静起来。”

    “武功高深不可测的南宫倩宫主在十年间都不曾出的密室之中中毒了,生死不知,而且不久之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出任冰宫宫主,前来天道山朝拜。”

    “元松竹冷厉风行,将武林之中最神秘的两个门派在弹指间剿灭,武林之中除了少林派外几乎全都纳入了天道盟的势力范围之内。”

    挥手间两个神秘的教派灰飞烟灭,这元松竹到底有何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