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心中疑问重重,知道其中定有隐情,但是夏玉琪和孙焰红也不知其中细节。

    “而萧百荣之所以死去,就是因为他融合这门武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体力,而就在武功刚刚融合完毕的时候发生了突变,一场大战下来,他才死于非命!”孙焰红说道。

    原来如此!萧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多的武林秘闻,他一时之间接受的信息可是不少。

    本来萧云还问了百花谷以及冰宫不泪天的历史,只可惜两人也是不知,萧云只能作罢。

    从夏玉琪和孙焰红口子得到的消息很重要,他知道这些血魔女都不是自己的名字,没有人的名字会这么怪,至少萧云知道白裳其实就是白菲。

    血仙蝶是谁,为何他会骤然崛起,还有那个元浪,他又是如何踏入意境?

    这些东西夏玉琪不知道,孙焰红也不知道,就是整个武林之中知道的人恐怕都不多,萧云自然也不知道。

    最让萧云关心的就是花清影了,当初花清影在天道山上找东西,难道找的就是萧百荣的藏宝图不成?

    花清影费尽心机的来天道山寻找这藏宝图一无所获,没想到十年之后这藏宝图突然间的出现在了江湖之上,这是巧合还是···,蹊跷,很蹊跷!

    事出蹊跷,必有鬼!萧云感觉这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想起花清影来,萧云免不了的悲伤,费尽心机的一个女孩就这样香消玉殒在了天道山上。

    “小影一心要寻找的藏宝图如今却是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当全了她的这个愿望,让他的在天之灵也得到一丝安慰!”萧云如此的想着,同时有了去看一看花清影的埋骨之地的打算,想要将这藏宝图埋在她的坟前。

    萧云待在了兵器铺中养伤,没事一边的修习着武功,一边的翻着江湖录,倒也是过的潇洒惬意。

    一晃又是过了数天,萧云的伤基本已经复原,同时他也对自己的武功做了一个总结,尤其是有夏玉琪在旁相助,对于解决他他的一个大问题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高速移动之中如何能够做到有力的发剑!这是萧云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就是内力的分配的问题,如何做到内力的分配,萧云就能够克服这个问题!

    这日闲来无事,萧云武功的弊端解决也到了瓶颈之处,暂时不会有所进展,此时倒是想起来那把软剑来,本来也就是孙焰红一声招呼的事,但是孙焰红正忙着打造兵器,也就没有打扰他,而是到了前台。

    他打算直接的买过来!毕竟这是一件异宝,若是他和夏玉琪和孙焰红提的话,两人会自然送给他,萧云不想占他们的便宜。

    本来萧云也是告辞的,想要买了剑就走!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要走就要干脆利落,要是夏玉琪和孙焰红知道自己要走,定然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去!

    最痛离别苦,这种苦萧云尝过,他不想看到夏玉琪和孙焰红为自己的离开而伤心。

    萧云交付了银钱,拿了那边软剑,挎在腰间,就要离去,下意识的一瞥却是瞧见一张图纸。

    这张图纸居然是兵器的样子图,画的就是所要打造的兵器的样子,技能师根据这张图纸就可以打造出和图纸一模一样的武器。

    萧云本不在意这图纸,他对这并没有兴趣,只是他无意的一瞥眼光却是再也不能离开。

    那图之上画的居然是一把似剑非剑的武器,说它是剑因为它的形体真的太像一把剑了,说它不是剑,因为他仅有一面是刃口,而另一侧却是一道沟槽!

    剑身之上雕刻着古朴的花纹,将剑显托的古朴沧桑,同时剑身上似乎有两个文字,只是这两个文字却仅仅是一半!

    这是半把剑!

    萧云的眼睛一缩,仅仅的盯着这副图纸,尤其是其上的那一半的文字!

    “号称武林中第一武器铺也不能按照我的要求打造这把剑?还是叫你们的老板出来与我谈,钱绝对不是问题。”

    说话的男子年纪二十上下岁,与萧云年纪相仿,他的衣着华贵,腰间挎着一把宝剑,剑鞘之上缀满了珍珠宝石,单单就是这剑鞘没有十几万银子根本就打造不下来。

    那人腰上拴着一块美玉,这美玉价值就更加的难于以银钱衡量,同时美玉之侧还挂着数个大小不等的珍珠玛瑙!

    他手上持着一把纸扇,扇面之上居然是画着一个身材袅娜的女子,女子衣着简露,简直可以说是全裸,仅仅遮住主要的部位,而扇柄之上也拴着一块大大的翡翠!

    就这一身的行头没有上百万根本就拿不下来,这样的烧包,大摇大摆的招街过巷,居然没人有打劫,这人要么有着极其高深的武功或者身后的背景,不怕人打劫,或者是···

    “我知道焰红女侠能打造出任何有图样的兵器,这把剑虽然有些特殊,但是构造并不麻烦,我相信焰红女侠完全可以打造出来。”

    那胖掌柜早已不耐烦,“我家主人哪有时间打造这种半成品的东西,你若是想要主人给你打造,就请将另一半的图纸一并拿来,半成品的活,我们不接!”

    那美少年一定要见孙焰红,而那胖掌柜的却是一直的不肯,两人就这样僵持住了。

    吵了半晌,那美少年才发现萧云呆呆的注视着那图纸,他连忙一卷将那图纸收了!

    “你对这剑有兴趣?”那少年看了一眼,顿时来了兴趣,因为他也注意到了,萧云居然是从里面出来的。

    居然那胖掌柜的把门堵死,从这人身上打开通道也不失一个上好的选择,那人寻思到。

    “我对这把剑没有兴趣!但是对这把剑的来历很有兴趣,不知道这是一把什么剑?”萧云淡淡的道。

    那少年哈哈一笑,道:“此图纸乃是偶然所得,就想打造出来看一看这到底是一把什么剑,兄弟既然对此剑没兴趣,怎会有兴趣知道这把剑的来历,你可是认识或是见过此剑?”

    萧云叹了口气,不由得又想起花清影来,心中一痛,顿时脸上的悲伤之色浓郁起来。

    半晌,萧云才道:“说见过也没见过!”

    那少年一见萧云如此表情,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更何况那句“说见过也没见过“也引起了他的兴趣。”

    “兄弟这可是有故事的人,能否跟兄弟说说,说出来或许心情会好些!”

    片刻之后萧云淡淡的道:“却是想起了一个故人了,花未开,已凋落,想起不免悲伤!”

    半把剑图纸的出现,却是掀起了萧云不同的人生际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