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一见萧云悲伤的表情,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更何况那句“说见过也没见过“也引起了他的兴趣。”

    “兄弟这可是有故事的人,能否跟兄弟说说,说出来或许心情会好些!”

    片刻之后萧云淡淡的道:“却是想起了一个故人了,花未开,已凋落,想起不免悲伤!”

    那烧包少年听闻眼睛就是一亮,道:“兄弟所说的那个故人难道与这把剑有关不成?”

    萧云摇了摇头,“到与这把剑无关!”

    “那我就不懂了,兄弟可否仔细的讲讲!”烧包少年似乎被萧云勾起了兴趣!

    萧云道:“你且将那图给我看看!”

    那烧包少年将图纸再次展开,萧云看了半晌,最终摇了摇头,将图纸卷起,还给了他。

    “我见过的那把不是这一把,第一,那把剑比这一把要小得多了,而且那仅仅是一个挂饰而已,第二就是他似乎是你的这把剑的另一半!”

    萧云又是想了想道:“没错,尤其是这两个一半的文字,看起来一样,其实并不相同,这上面的半个字,你的这把剑上的是一撇,而我见到的那把剑上的却是直的,一竖而已!”

    那烧包少年闻言顿时愣住,口中喃喃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萧云皱眉道:“怎么会不可能,那把配饰剑本来就是我的,我自然是记得清楚,只是后来送人了,不带在身上,否则拿给你看看,你就信了!”

    “你说什么?那把剑本是你的?这不可能···不可能···”那烧包少年似乎有些语无伦次。

    萧云微微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真的该走了,他没兴趣和这烧包少年再此啰嗦。

    他迈步向外走去,只是刚刚走到门口之时却又站住!

    不远处几道目光投了过来,这几道目光之中居然有一人带着强烈的杀气!

    萧云感觉杀气仅仅是一种感觉,但是又无比的准确,他知道那人对自己有着杀心,但是却没有到达拔剑出手的地步!

    萧云的眼光不看向那处,仅仅是转了个身,扭头看向别处,但是就在转身的时候他看清楚了其中一人:莫天涯!

    莫天涯怎么到了这里?是跟踪自己而来还是为了别的?

    自己虽然逃走,但是萧懿航未必知道,而且他也不见得能想到那藏宝图落到了自己的手上,说是为了自己就让莫天涯追到这里有些不太可能,更何况单纯是为了自己,他们没必要埋伏下如此的人手!萧云如此的想到!

    在萧懿航等人的眼中萧云从未显露过武功,在他们的心中自然都以为萧云不过是仅仅会些三脚猫的功夫,而他们要对付萧云,根本就不用这么兴师动众!

    萧云的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他们是针对这焰红兵器铺来的!

    难道是萧懿航要抢这里的兵器?他们不敢,那帮掌柜的武功不弱,更何况只要这里一动手,不消片刻天道盟的人就会赶来,但是晚上呢?那胖掌柜不在,同时所有的武器也都不在!

    他们针对的目标是人···,是孙焰红!瞬间萧云就知道了莫天涯的打算!

    萧云转身又走了回来,而此时那烧包少年却是追了上去,“兄弟慢走,我们再聊聊!”

    萧云心中担心孙焰红,哪里有时间和他闲扯,客气了几句急匆匆的回转了内店之中,那烧包少年眼睁睁的看着萧云的身影消失不见,骤然间转身而去。

    就在他离开的兵器铺的那一刻,一直懒洋洋打瞌睡的胖掌柜的骤然间睁开了眼睛,眼中闪烁着慑人的光芒!

    夏玉琪还没有回来,孙焰红的武功根本就不是莫天涯的对手,更何况萧懿航手下其他的人也有可能来,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走。

    派出去给夏玉琪送信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夏玉琪!

    “我看到萧懿航的人在铺外徘徊,不知道作何打算!”萧云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夏玉琪。

    “萧懿航的人?他哪来的胆量来这里捣乱,是不是贤弟太多心了?”夏玉琪不相信萧懿航敢来打他们的主意。

    萧云虽然不相信,但是防备还是要做的,这一天夏玉琪和萧云那里也没有去,一直的呆在后店,保护着孙焰红。

    就在这一天,许多天道盟的弟子涌入,搬走了大量的兵器!

    入夜时分,那胖掌柜的也走了,就是打造兵器的那些铁匠们也纷纷的离开,兵器铺恢复了平静!

    “我很是不明白,你们这兵器铺和天道盟到底什么关系?”萧云不解的问道。

    孙焰红叹了口气道:“我们孙家一直是制造武器的大家,各种武林中的奇巧武器都有涉猎,成为了武林中的一绝,而到了我这一代,我就是整个孙家的唯一继承人。”

    “我虽然被迫加入天道盟,但我本心并不愿意,但是我又不能脱离天道盟,直到后来元浪成为了盟主,得到了转机。”

    “什么转机?”萧云问道。

    “我与元浪盟主约定,我为天道盟打造一定数量的兵器,而后就脱离天道盟。”

    孙焰红说到这里却是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夏玉琪眼中出现了幽怨的神情。

    “那元浪也是厉害,从我这里无法找到突破口,就对琪哥下手了。”

    夏玉琪尴尬的道:“元盟主对我很是看重,并加以重用,很快我就成为了联盟当中的一位大长老,如此之下我又怎能背叛天道盟?”

    孙焰红幽怨的冷哼了一声,“其实今天就是我为天道盟打造的最后一批兵器,而天道盟的人今天也会全部撤走,本想着从此能够逍遥,不料却是有人不想!”

    孙焰红指的人当然是夏玉琪。元浪对夏玉琪如此器重,并委以重任,他不会轻易的放弃这得之不易的机会,更何况夏玉琪不是甘于逍遥的人,他想的是有一番作为!

    “其实这并不矛盾,焰红姐完全可以脱离天道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琪哥本身就是天道盟的人,这并无矛盾!”

    孙焰红苦笑了一声,道:“云兄弟想的简单了,他在天道盟与我也在天道盟又有什么区别呢?唯一的区别就是以前我必须要按照天道盟的吩咐打造定量的武器,而现在却是要为琪哥打造定量的武器了!”

    萧云笑道:“这就是了,既然焰红姐已经脱离了天道盟,也算是自由了不是,我想天道盟也不会太逼迫琪哥太甚,毕竟打造武器的不是琪哥?”

    孙焰红笑了笑,道:“云弟其实不必为我担忧,说白了现在我不过是一个铁匠,不值得萧懿航兴师动众,我看他们是针对着那批兵器来的,你看,这里已经没有一件武器了,萧懿航也不会来了。”

    到底萧懿航的人会不会来?他们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