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焰红猜想着萧懿航不会来,萧云也觉得如此,萧懿航现在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他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如此一来所需要的自然是大量的钱和武器。

    而现在所有的钱和武器都被转移走了,而很快这里也将成为一个过去,焰红兵器铺可以说是已经从武林中消失了,萧懿航再来已经没有了必要。

    “云弟爱剑,可是姐姐却不能帮你,真是遗憾,但若是以后云弟有所求,姐姐定当鼎力相助!”

    萧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之后孙焰红向内屋走去。

    孙焰红知道是到与萧云分别的时候了,但是在此之前确是不知道夏玉琪到底是何态度。

    孙焰红获得了自由,再也不会为天道盟专门的打造兵器,而这天道盟的兵器制造铺也算是完成了它的使命,今天孙焰红和夏玉琪住在这里是最后的一个晚上!

    入夜,吃罢了晚饭!

    “去哪里?”夏玉琪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孙焰红,眼中泛起了红色!

    “你要是舍不得你现在的地位,你就留在天道盟,只能舍弃我,而你若是舍不得我,就离开天道盟,就这么简单!”

    孙焰红又何尝不是心痛,他这是在逼着夏玉琪做出决定,是选择她还是选择天道盟。

    “焰红,你知道的,我不能离开你,没有你我没有办法活,但是我又不能离开天道盟,武林纷乱,离开了这个大势力的支持,你我都不能活?”

    夏玉琪说着伸手拉住孙焰红,阻止她收拾东西!

    “别碰我?说什么混账话,离开了天道盟我们就没有活路?你开的玩笑太大了,你就是舍不得眼前的权势,舍不得眼前你拥有的一切,说什么鬼话,跟我走还是留在天道盟,今天是最后一晚,你定!”

    孙焰红很是决绝,只给了夏玉琪两条路选择,选择至生所爱的女人还是自己的事业?

    孙焰红是在逼夏玉琪,也是想要衡量一下自己和权势在夏玉琪的心中哪个重!

    “我选择你!哪怕是死,我都选择和你是在一起!”夏玉琪说得很坚决,但是他的眼中显露出来的更多却是担忧!

    “琪哥,我就知道的心中没有什么比我更重了,相信我这一次,我们不需要什么名震武林,更不需要出人头地,我们只要过我们安安静静的生活,没有人打扰的生活,这不好吗?”孙焰红说着动情的顺势躺在了夏玉琪的怀中。

    “武林纷争,不是你想安安定定的生活就能的,若是没有天道盟背后的势力,我怕连你我的性命都会失去,但是焰红,你不需担心,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即使有再多的苦难,我都会陪你走下去!”夏玉琪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明天我就去天道盟辞去大长老的职务,与你一道隐居,从此过着我们的隐居生活,你说好不好?”

    孙焰红点了点头,软软的靠在夏玉琪的怀中,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心跳,她的身体渐渐的发热,红霞爬上了脸颊!

    “琪哥···”她的声音柔柔,眼中流淌着两弯春水满怀着情意的看着夏玉琪,那意思不言而喻。

    夏玉琪的呼吸声音越来越重,把怀中的人搂得更紧,两个头渐渐的靠近,四片火热的唇即将碰触在一起。

    窗户骤然断裂,四分五裂的碎片四处飞扬,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剑向着夏玉琪的后心。

    这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是夏玉琪和孙焰红全身心的投入到对方身上的时候,是人的警觉性最差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等待已久的杀手骤然出手!

    剑闪着寒芒,狠辣无比的刺向了夏玉琪的后心,他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有心算无心,对方时机选的恰到好处,而且他的武功本也不比夏玉琪弱,这一剑根本就没有躲开的可能!

    本没有可能躲开的这一剑,却是没能刺死夏玉琪,一道绿光扑来,撞开了这必杀的一剑,剑身一歪失去了准头,在夏玉琪的软肋之下刺了过去。

    “啪嗒”一声,一个物件落地,却是一块大大的翡翠!

    对面的窗户“咔嚓”一声断裂,同样是和杀手一样打扮的黑衣人破窗而入,他手中的剑刺向那杀手。

    剑从夏玉琪的体内抽出,带出来一串血花在空中绽放!

    夏玉琪面目扭曲,身躯缓缓软倒,手捂着伤口,血止不住的狂涌,一时之间孙焰红却是惊慌失措,扶住了他,竟不知如何是好,眼中泪水涟涟,“琪哥···琪哥····”

    两个黑衣人大战,两人武功都不弱,衣着打扮也是相当,一时之间倒也是分不清楚到底谁是杀手,谁是来救人的!

    两个人都是身穿黑衣,蒙着面!

    一道黑影从破碎了的窗口窜入,那人手中提着一把剑,一把带鞘的剑,白色的底上刻绘着鲜红色的梅花的剑鞘。

    剑未出鞘,连鞘带剑向夏玉琪的太阳穴点来!

    太阳穴乃是人身终于穴位,若被点中,必死无疑!

    剑眼见就要点在夏玉琪的太阳穴上,剑身一转,随后“叮当”两声响,两枚柳叶镖落地。

    那黑衣人落在孙焰红身边,伸出手来,却是一只如玉一般的玉手!

    这黑衣人出手很快,迅速的封住了孙焰红的几处大穴,同时手一拉将她扛在肩上!

    剑光闪烁,剑气吞吐似是数把剑一般,同时向着刚刚赶来的萧云斩去!

    萧云被这一剑逼退,剑光过处,孙焰红收拾好的衣物如蝴蝶一般满屋乱飞!

    白玉般的手掌猛然间轰向正在颤抖的黑衣人,这一掌却是推掌,本身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是却有一股很强的推力,把其中一个黑衣人远远的推开。

    与此同时那白玉般的手掌变掌为爪,却是抓在了另一个人的肩膀之上,穿窗而出。

    她背着一个人,抓着一个人,飞也似的穿窗而出,踏上屋顶,渡空而去。

    萧云想追,想要将孙焰红追回,但却是犹豫,眼前还有一个身受重伤的夏玉琪和一个战斗力未失的杀手。

    云梦柳宝剑化作道道银蛇,向那杀手罩落!

    那杀手也没想到萧云的剑势如此阴狠毒辣,瞬间发出十余剑,道道剑气纵横交错而来,剑剑直指要害!

    那杀手大惊之下,竭力躲闪,仍是被剑气划伤,虽然都不致命,但却是身遭数剑,鲜血如注,顿时成为了一个血人。

    突来的异变,一边是身受重伤的夏玉琪,一边是被人抓走的孙焰红,萧云下一步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