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玉琪身受重伤,面对着杀手萧云出手也是狠辣,瞬间发出十余剑,道道剑气纵横交错而来,剑剑直指杀手的要害!

    那杀手大惊之下,竭力躲闪,仍是被剑气划伤,虽然都不致命,但却是身遭数剑,鲜血如注,顿时成为了一个血人。

    那杀手大惊,哪里还敢恋战,当下穿窗而出,逃了开去。

    萧云正要看看夏玉琪的伤势,没想到夏玉琪脸色苍白的制止了他,“焰红,快追焰红,我没事!”

    萧云也看到了夏玉琪已经自行吃了丹药,也知道他已经没有性命之忧,当下点了点头,起身来追掳走孙焰红的那人。

    萧云以雷霆手段,想要将那刺客斩杀,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达到了目的,这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那掳走孙焰红的人还没有逃远,更何况他背着一个人,还抓着一个人。

    萧云的轻功非同小可,但却是追不上那人,眼见着那人蹿房越脊的就是追赶不上,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

    “放下焰红姐,否则逃到天涯海角也定不饶你!”萧云先声夺人,本想着如此一喊,惊动天道盟之人,如此一来,倒是可以给那人一些压力。

    那人果然动容,当下一推,却是将那手抓之人远远的推开,而那黑衣人仍旧是背着孙焰红快速的远遁。

    这人的轻功居然如此高强,简直和自己的相差无几!背着一个人还能跑的这么快,这已经让人不得不佩服。

    萧云也相信如果自己背着一个人,自己的速度绝对没有这么快!

    但是她毕竟是背着一个人,若是背后追的换成另外一个人倒有可能逃脱,但是面对着轻功高绝的萧云,却是不能,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且已经尽到了的暗器可以触及的距离。

    萧云一直的参悟、试炼今日终于得到了实践,数道金光扑向前面那道奔跑的身影,同时他的脚下不停,仍旧是急速的奔行。

    慢了!自己仍旧是慢了!虽然对于运动中发剑的参悟萧云有了一定的成就,当仍然存在着短暂的拖延,就在他打出柳叶镖的那一刹那,萧云的步子小了一些,同时迈步的频率更是少了半步!

    仍旧是不足!

    但是这柳叶镖发出也起到了效果,那黑衣人躲闪之间两人的距离飞快的拉近!

    那黑衣人脚下的瓦片在奔跑的同时被踢碎,化作暗器向着萧云打来,顿时犹如雨点般的瓦片向着罩去。

    强横、霸绝的劲气裹住了片片瓦片向着笼罩而来,顿时将萧云阻了一阻。

    萧云躲闪间看到那黑衣人背着孙焰红跳下了房顶,传进了小巷。

    聪明!

    在房顶上飞奔,远远的就能看到,这样跑来跑去早晚会被追到,很明显那黑衣人也发现了这一点,钻进了小巷!

    萧云大急,这一下子若是躲藏起来可就是不好找了,毕竟巷子很深,又纵横交错,躲藏起来是比较的容易的。

    萧云也钻入了小巷,仅仅的追着那黑衣人。

    跑了半个城,那黑衣人一拐弯钻出小巷,消失不见。

    这是一个拐角处,看不到那人的身影,贸然间追过去遇到对方的伏击可是大大的不妙!

    萧云施展身法,越上房顶,从上至下看得清楚,没有埋伏在进入小巷追击不迟!

    只是他跳上屋顶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面前十几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向着四面八方的疾驰!

    哪一辆车中会有孙焰红?

    一模一样的马车十几辆,穿过了不同的小巷,向着不同的方向疾驰,其中有一辆已经一拐弯就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萧云不能在犹豫了,在犹豫的话就会又有更多的马车遁入黑暗之中!

    岳蓝城是武林中规模很大的一个城镇,这要是任这些马车隐入黑暗之中,根本就不存在找到的可能。

    事不宜迟,眼下只能看运气,运气好的话,就能追到孙焰红,但若是运气不好的话,寻找孙焰红就像是大海捞针。

    萧云跳下屋顶,就想去追其中一辆,但是他却是站住,在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衣人,这个人就是掳走了孙焰红的人。

    既然追孙焰红靠运气,而且运气好的话也会受到这人的阻拦,倒不如索性的将这人拿下,问她也是一样。

    萧云想到这里纵身向那黑衣人追去。

    那黑衣人微微一笑,但是她面罩黑纱,别人看不到而已,那人一转身竟是向城外而去。

    那黑衣人所在的位置距离城门不远,岳蓝城有四个城门,现在他们的位置距离西城最近。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西门疾驰,看起来就像是一追一逃。

    城外的护城河水缓缓的流动,但却是没有半点水波。

    一点涟漪在水面上荡漾,一道人影轻点水面只在水面上留下一点涟漪,人已经跃起!

    登萍渡水的功法萧云也会,而且还是其中的高手,但是水面微微流动,根本就没有浮萍,登着水面,只在水面上留下一点涟漪,人就飘了过去,这样的轻功萧云都自愧不如!

    水面上又泛起点点涟漪,两人渡水而过,眨眼间没入到了离城不远的树林中。

    “我靠,放着桥不走,走水面?就显示你们轻功好是不是!”

    就在那黑衣人和萧云刚刚渡过水面进入到树林中的时候,城门口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骚包至极的美少年。

    夜间的树林中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有风吹过黑衣随风飘摆,她背对着萧云,手中的剑已经泛起了寒光,剑已缓缓出鞘。

    萧云的剑却没有出鞘,出了鞘的剑就是死剑,就失去了威力,这是白菲传授给他的拔剑决!

    “姑娘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掳走我的朋友?”

    那黑衣人一怔,没想到他居然看出自己是女儿身,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我自然有我的理由,但是你却不必知道,因为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死人!”

    萧云冷冷一笑,向前迈了几步,看起来就像是根本不在乎眼前这女子以及他手中的剑一般。

    其实萧云并非是不在乎她和她手中的剑,而是他特别的在乎!

    拔剑决施展的时候自然是可以释放剑气,但是以剑气攻敌也就等于延长了攻击距离和减弱了剑本身的攻击力,面对着实力相差很大的人自然是使用剑气的好,但是面对着实力相当的人,除非是有着特殊能力的剑气,否则难以伤敌!

    面对着不知深浅的敌人,萧云能否将其打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