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前行了几步,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足够近,近到只要那少女一抬手,剑就会刺中他,而这距离已经是萧云施展拔剑决的最完美的距离!

    “姑娘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否则的话月有阴晴圆缺,说不定是谁先一步步入黄泉!”此时萧云的手已经握在了云梦柳的剑柄之上。

    对方的剑已然出鞘,若是萧云还有分心的话,下一时刻那把出鞘的剑就会无情的刺穿他的心脏。

    “一个阳刚气十足的男人,却学做女人般的阴柔,这就注定了你的剑伤不到我,即使是再厉害的剑决也发挥不了威力,你必死无疑!”那少女的剑缓缓的抬起。

    无形的劲气在两人之间凝聚,两人的剑未动,但是劲气已经发生了碰撞!

    萧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女人的内功好强,强的让萧云心惊胆颤,这么强大的内力他见过一次,那就是元浪的内功。

    意境级别?不会吧!这么倒霉,怎么自己一出世就遇到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先是血魔女后是元浪,而现在又是这个黑衣蒙面的女子。

    萧云毕竟不是意境级别,对于心境的掌握远远不够,那黑衣女子同样是震惊于萧云的内功奇特,不但是其阴极寒,更有一股焚化之力,无形间侵入到了她的体内,焚烧着她的静脉!

    就在一瞬之间的内劲较量,那黑衣女子已经输了一招,虽然不重,但是对于决战的双方却是起到了关键性的致命的影响。

    但是这黑衣女子并没有慌张,只是无声的化解着侵入体内的阴寒之气和焚化气劲,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的一举一动。

    但是萧云却是分神了,震撼于那黑衣女子的内劲压迫,同时也受到了对方意境作用的影响!

    分神是最为致命的,这就代表着他的出手会慢一步,而且出手速度也会变慢,更主要的是他会被对面黑衣女子的骤然出手的一剑所震慑!

    那黑衣女子一剑刺出,却如数把剑同时刺出一样,萧云感觉就像是置身于剑的天地之中,他的全身都被剑网笼罩!

    “剑罩人间!”

    这就是这黑衣女子的意境的力量产生的幻觉?还是这是她的一个强招,剑网本存?

    萧云也来不及想,剑网笼罩下来的时候,骤然拔剑施展出拔剑决,但是他的手却是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

    他的确是被对方黑衣女子的意境力量影响了,但是影响的程度远远没有那黑衣女子想的那么严重,萧云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少女不清楚,别说是她,就是萧云的本人也不清楚。

    但是无论如何,萧云的确是被这少女的意境之力影响了。

    本来萧云出手就晚了一拍,出手的时候由不由自主的颤抖,出手速度大受影响,这一剑已经没有了拔剑决该有的威力。

    若不是萧云的轻功超绝,定然是躲不过这一招剑罩人间,尽管如此,萧云的身上飘着血花,倒飞了出去!

    如影随形一般,那黑衣少的剑再次直刺过来,一道寒芒刺向萧云的咽喉。

    这次萧云却没有受到意境的影响,似是鲜花盛开,一朵冰花绽放恰到好处的将这一道寒芒接住,紧接着数道冰花绽放,向着那黑衣女子击去!

    “百花剑决?你···”那黑衣女子很是震惊于的百花剑决,但是她却是没有迟疑!

    萧云的百花剑决已经纯熟,而且早已融汇到了别的武功之内,即使施展出来,也不再是原版的光景,而现在萧云施展出来的百花剑诀却是原版的百花剑诀。

    原版的百花剑决本来萧云不打算使用,这武功是属于花清影的,武林之大也只允许她一个人用,但是现在她死了,这百花剑决不会成为绝响,这也是为了纪念与她,同时以剑气化作花朵承载剑气,也只有原版的百花剑决最适合!

    剑光再次笼罩下来,而此时萧云却再也不受那黑衣女子的意境之力的影响,他的剑已出鞘。

    萧云的剑术很高明,剑势又极快,是一种极限的速度流打法。

    那黑衣女子的剑也是快,不仅是快,剑势更是威猛,剑劲扫过,携带的力量将周围的树木都刻上了道道的剑痕!

    绝霸无比的剑,剑势展开仿佛是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一剑刺出萧云又感觉怒涛卷至,而人就像是一片树叶,在大海怒涛之中的一片树叶!

    这不是一剑的影响,这是剑势的影响,剑势的威力!

    茫茫一片白色,本来还属于夏季的晚间,突然间下起了雪。

    大雪飞飞扬扬的落下,瞬间将两人所在的区域装饰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

    这是萧云动用了寒冰劲气,他发现眼前这黑衣女子太过厉害,自己不能藏私,也只能全力催动自己的内功,才能抵挡得住她的剑势。

    这是这段时间之内萧云融汇出来的武功,同时也唤醒了部分雪莲的威力,内力外放的同时,将寒气外放,从而影响对手,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可以增加内力的凝聚度。

    内力的凝聚度就代表着内力的强弱,凝聚度越高,威力自然也就是越大,就像是同样的东西,压缩的越小密度也高,凝聚度就是内力的密度。

    萧云面临着对方绝霸无比的一剑,让他无从凭借着快速的身法完全的闪过,那黑衣这一剑的剑势笼罩面积极广,一招剑罩人间笼罩住了萧云身遭数丈方圆的范围,萧云的身法也无法在眨眼间闯过这么大片的面积笼罩。

    云梦柳宝剑之上笼罩了一层白霜,萧云剑身变得挺直,迎着那如山般压来的一剑挺上!

    如山般落下的剑光与云梦柳宝剑相接触,顿时将云梦柳宝剑砸弯下去,与此同时云梦柳宝剑的剑身一挺复又挺直,并未从中折断。

    萧云一人一剑倒飞了出去,路上是一路飘洒的血花,血花落地摔成了八半,地下是碎裂了的已经结成冰的血块,不断的释放着白色寒气的血块。

    这一剑萧云已经重伤了。

    这黑衣女子手中的剑明显是一种相对纤细的剑,是一种快剑,而非是重剑,一把快剑居然有如此的威势,这是萧云第一次见识到。

    血花撒了一路,凝聚成冰的血块落到了已是白茫茫一片的地上,显得触目惊心!

    骤然间萧云仿佛是失去了意识,倒飞的身体还在空中,脑海之中一阵的轰鸣,心中再无其他,没有敌人,没有自己,有的仅仅是脑海中那连续不断的轰鸣。

    面临着强敌,生死瞬间,萧云能否顺利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