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与那黑衣女子一战落败。

    萧云落地,在地面上划过一道长长的划痕,他的手中依旧是紧紧地抓着剑,他感觉不到痛,更是随着落地时的一阵撞击,脑中的轰鸣也尽数的消退!

    萧云的识海中完全是一个空白的世界,空白的没有一点的东西,没有自己,没有对手,也没有光和暗的区别,这是一个其妙的世界!

    有白色东西飘落,是雪,天在降雪!

    周围的树木显现了出来,飘飞的树叶,地面上露出来的沙石也都清晰的显示出来,继而出现了一道剑光,剑光如水,剑光似冰一样的急刺过来,一个人影持着这把剑刺了过来。

    夏普看不到自己,完全的没有自己的一点感觉和意识,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但是他却是清晰的感觉到这把剑的目标正是自己的咽喉。

    骤然间,萧云身形一闪,已在地上移动了方位,同时身子弹起,手中的宝剑也释放着光华向着那人的咽喉一剑刺出。

    那黑衣女子骤然间遭受攻击,大惊失色,抽剑格挡,两剑相交,云梦柳宝剑被格挡开,但是云梦柳宝剑却是一个大幅度的弯曲撩向那黑衣女子的咽喉。

    黑衣女子心中大骇,急忙躲闪,剑落空没有刺中她,但却是将她的面纱挑掉!

    一个绝美的容颜,美得让人惊心,世上竟有如此惊艳美丽的脸?这简直就是仙女降临···

    女孩的眼睛明亮,是月光辉映下的大海,美丽幽深包容一切,只是仅仅是一只眼,一只右眼。

    长长的一缕如墨般的青丝遮住了她的小半边脸,她的左眼也被长刘海所遮挡,只是一剑挑落了她的面纱,长长的刘海也飘扬飞起,露出了真容!

    天仙见了都要羞愧不如的脸上,笼罩着一层的寒意,深深的杀意,同时她左眼角已经脸上的一片如血的红色让人见了更是心寒!

    天仙美女杀人更是让人恐怖!

    长长的刘海落下,再次遮挡住了她的左眼,她的小半边脸,显得她若仙般的容颜又凭空添了三分神秘!

    那少女震惊于萧云的这一剑,但是她却是不慌,手中的剑再才举起,与此同时,萧云的剑已经抽回。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萧云的眼中看到的却是点点的白光,他看不到自己,也几乎忘记了自己,就像是自己不存在不一般!

    不!不是自己不存在,而是自己就在这里,就在眼前,自己就是这里的一部分,自己仿佛融入到了这里一般!

    突然萧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奇寒无比的劲气骤然发出,席卷了漫天降落的雪花,雪花附带上了强劲的内力,化作万般暗器向着那黑衣女子席卷而来。

    骤然间剑光一片,剑罩人间剑招再现,与此同时两道剑光乍现,一道剑光是那黑衣女子手中的剑发出的,而另一道剑光像是从凭空产生的一般!

    一道剑光劈开了迎面席卷而来的风雪,同时一道剑光席卷天地一般的向着萧云斩来!

    剑光没有的狂霸之气,但却是极快,快的就像是一道闪电,向着萧云的身子划来!

    剑气划破了的衣角,断了的衣角随着这一剑飘落,被剑气一震化作了齑粉!

    与此同时无数的雪花似是暗器一般洞穿了那黑衣人的衣服,在她的衣服上留下了无数的透明孔洞!

    骤然间强霸的剑气爆发开来,将周围纷纷扬扬的雪花催开,同时威猛无比的剑势再次展开,山一般的剑势猛压了下来。

    如山般的剑势骤然炸开,消弭与尔,与此同时萧云也从那种奇怪的感觉中脱了出来。

    “剑罩人间!”

    剑光如网一般的向着笼罩而来,同时山一般的剑势又凭空出现向着萧云镇压而下。

    萧云从那奇怪的感觉中脱出来的“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身体往后退了两步,面对着如网一般的剑光,如山一般的剑势,这次真的是无能无力!

    躲不能躲,抵挡又无力!就这么死了吗?

    萧云心中苦笑,自己十年前就该死了,但是自己没死,反而是学得了一身出众的武功,本想着凭借着武功报仇雪恨,却不料刚刚下山自己就频频遇难,十余年的苦修换来的竟是今日一死!

    面对着死亡时的一笑,那是绝望地笑,还是心已死的笑?

    那黑衣女子似乎是从萧云的眼中,从他的神情中感觉到了他的哀伤,也感觉到了他的绝望,他的绝望与不甘,但是却改变不了他的死!

    “看法宝!”

    突然间传来一声大喝,同时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击向了那黑衣的女子。

    黑衣女子骤然一惊,这一剑自然可以斩杀萧云,但是这一剑斩下,自己也会被那圆溜溜的东西打中!

    以命换命!

    黑衣女子自然不会真么蠢,剑势一收,转而数到剑光向那圆溜溜的东西卷去。

    “噗”那圆溜溜的东西被剑光绞碎,同时在剑气的影响下爆裂成为了一团,顿时升腾起了一片白色的烟尘!

    黑衣女子快速的后退,眨眼间就退出了那白色烟尘的包裹,同时催动内力震开落在身上的白色粉末,内息一转,在体内转了一圈却发现并未中毒,这才放下心来。

    白色的烟尘本就没毒,那仅仅是白灰,白色的石灰而已,专门迷人的眼睛,但此时却是最好的障眼法。

    在那黑衣女子的内劲驱动下,飘飘扬扬的石灰粉很快散尽,但是眼前却已经失去了萧云的身影!

    飘扬的雪花已然不在,周围的白色霜花也渐渐的化成了水,只是那绿色的树木、青春已经打蔫,显示着这一切都不是假的、虚幻的,而是真真确确的存在过!

    黑衣女子裹了裹身上的黑衣,她感到了寒意,就像是冬季的寒冷一般,让她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什么古怪的意境?有趣,哎,我若是用出两分力定然功成,看来只用一成功力不足以笑傲武林···”那黑衣女子喃喃自语道。

    一天后。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缓缓的前行,马车上坐着两人,一人衣着华贵,穿着几位的骚包,此时手中正捧着一个画卷正看得津津有味,而另一个人却是一把剑横在了膝上,正闭目运转着内功,恢复伤势!

    莫名而来的烧包男子救了萧云一命,他是谁,又为何冒着危险搭救自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