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没命的逃,那日,他清楚的知道那女杀手与他对决之上根本就没有出力,只是在玩猫戏老鼠的游戏,仅仅如此就险些要了他的性命,这女子可怕啊!

    制造混乱,趁乱逃脱,这办法不错,但是怎样制造混乱让他们掩护自己逃跑?

    一叠银票出现在了萧云手中,足足有几万两!

    随着萧云的大手一挥,银票纷纷扬扬下雨一般的从空飘落!

    “好多银票!天降银票了!”随着萧云的喊声,他的身影已经飘身远去!

    混乱了,顿时人们开始混乱了,天上下银票这样的好事不是轻易就能见到了,而且一辈子也不见得能遇到一次,这一次遇到这种天降银票的“奇景”众人的疯抢程度可想而知。

    想从这混乱的人群中穿过追赶再追赶萧云,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萧云很是满意这群人的表现,同时萧云也感到了阵阵的肉痛,毕竟那几万两可不是小数目,而且那几乎就是雾云城那群强盗大约三分之一的积蓄。

    一道人影像是翩翩飞舞的蝴蝶从纷乱哄抢的人们的头顶飞过。

    有些人只是感到头顶微微一重,再抬头时,却是未发现什么,忙又低下头继续的抢夺银票。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那白衣女子已经飞过人群,继续向追去,萧云设下的障碍一点也没有阻碍到那女子追赶的脚步!

    萧云的心更痛,数万两银子就这样打了水漂,但是更让他心痛的还是那白衣女子正在全速的追来,而且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萧云心中大惊,这样跑下去一定会被他追到,而且自己伤势还未痊愈,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难道是天要亡我?

    萧云穿过大街,又窜入小巷,骤然回身,数道金光向着那女子打去。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过后,所有的柳叶镖全都被击落,同时那女子追的更紧了。

    萧云跳上屋顶,从屋顶上飞逃,他要顺便看一下地形,看看哪里有借助的没有!

    这女子的武功真是高绝,萧云几乎用尽了吃奶的气力,再加上他卓绝的轻功,居然甩不掉那女子,而且见那女子丝毫没有出力,就是在追着萧云玩。

    猫戏老鼠,猫戏老鼠,这就是猫戏老鼠!

    遭遇到了戏耍的萧云没有愤怒到回身与那女子拼命,这样很蠢,此时萧云突然有一种想法,若是此时自己趁机跑去自由盟的总坛,那么会不会引起更大的混乱?让着女子与自由联盟的人对决,这场战争一定很好看!

    会好看吗?一定会的!超级精彩!

    萧云试想一下,如果自己跑到自由联盟的总坛屋顶上溜达一圈,自由联盟的高手一定不会任凭着自己这样随意的进进出出,这要是引出自由联盟的人追赶的话,岂不是可以趁乱逃脱?

    再者在自由联盟总坛之内游走一圈,倒也顺便观察观察着总坛的地形,对救人有利!

    说干就干,萧云在屋顶上疾驰,一转弯向着自由联盟总坛的方向跑去。

    但是萧云跑了没多远又是心中叫苦,自己真是糊涂了,这么好的办法怎么早没想到,如今想到也是晚了!

    因为时间不够!

    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女子真的想要追上自己的话,只需要一瞬之间,她明明的可以轻易追上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远远的吊着自己,这是再向自己彰显什么吗?

    萧云估计着自己的脚程,按照这样的速度跑下去自己根本到不了自由联盟的总坛就会被追到,猫戏老鼠的游戏就要结束了。

    同时萧云也有突然想到了一点,这女子抓了孙焰红到了自由联盟,而这女子本就是自由联盟的人,若是她追到了自由联盟的,自己岂不是落入到人家的包围之中!

    蠢!太蠢!蠢不可及!

    萧云脚踢足下的瓦片,片片瓦片爆碎化作暗器纷纷向后面追赶而来的女子打去。

    前不久那女子掳走了孙焰红的时候,在后面紧追不舍,那女子就是这样脚踢瓦片阻挡萧云的追赶,如今报应不爽,萧云就用这方法回敬与她!

    但是这样根本就阻挡不住那女子追赶的脚步,毕竟两人之间的武功有着很大的差距,两人之间有这一道巨大的坎,那就是意境和非意境的坎!

    这个坎看起来仅仅是一线之隔,但却是差距巨大,说是天堑巨沟也不为过!

    武林之中武林高手无数,而真正能称得上顶尖高手的就是意境高手,武林之中的意境高手有几人?掰着手指头数都能数的过来!

    倒霉,现在追赶他的就是一位意境级别的高手,这是怎样的一种运气?别人还在苦苦寻求意境高手一见而不能的同时,他已经被意境高手追的到处乱窜!

    又是越过了几道房脊,入眼的是一排排的红灯笼和一座红红的楼阁!

    醉红楼!

    武林中或许有人不知道谁是武林盟主,但是没有人不知道醉红楼!

    醉红楼的出名那是在五六年前,可以说是一夜爆红,一夜之间江湖之中都在互相传说,更是新出的江湖录也有了醉红楼的传说!

    醉红楼中新的头牌,人称柔姑娘,人美不必说,更是琴、棋、书、画、舞蹈、诗词无一不精!

    当然作为醉红楼的头牌这些本没有什么,但是她却又一种魔力,这种魔力使武林中人也趋之若鹜的前来醉红楼!

    绕指柔可化百炼钢,柔姑娘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在无尽的柔中沉迷,再也不愿醒来!

    柔姑娘最擅长的就是演戏,演的很真,演的很实,让人看不出她是在演戏!

    柔姑娘哪怕仅仅是微微的仿佛是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可以让人真实的认为她对你的真情简直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你去死。

    柔姑娘的声音很甜,柔姑娘的声音又很腻,这甜腻的声音让男人听了别说是腿,就是全身的骨头都酥软了···

    柔姑娘的动作更是撩人,仿佛是无意间的抬手都有着吸魂摄魄的能力!

    无数的人都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得到了柔姑娘,但是仅仅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柔姑娘还没有答应!

    柔姑娘很会发挥自己的天赋,所有她一出世,就惹得武林风云动,醉红楼也因此而出名。

    自从柔姑娘出道以来,爱上柔姑娘的男人数不胜数,这些人有的是富甲一方的富豪,有的是权倾一时的官宦,更多的却是武林中人!

    柔姑娘很会权衡利弊,更是会利用各种人,即使是因为柔姑娘身败名裂的人,也完全的恨不起柔姑娘,相反他们都觉得心中有愧,愧对了柔姑娘对他们的感情!

    更有一些柔姑娘讨厌的人,她讨厌的人自然是再也不想见的人,但是即使是她讨厌的人她都可以微笑着面对,让那些人根本就恨不起她来,而且还会让人觉得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做的不够优秀,是自己负了柔姑娘,从而让柔姑娘对自己绝望!

    这就是柔姑娘!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很柔,柔的似水,柔的如云,柔姑娘就是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存在,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存在,现在的柔姑娘就在醉红楼中,萧云眼前的醉红楼!

    醉红楼是男人的天堂,是男人的销金窟,醉红楼里面多的是女人,但是却从来不让女人从正门中进入,这正门就是为男人出入的门!

    眼前一扇只为男人出入的门,萧云能否进入这倒门,又能否摆脱那女子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