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红楼是男人的天堂,是男人的销金窟,醉红楼里面多的是女人,但是却从来不让女人从正门中进入,这正门就是为男人出入的门!

    醉红楼的规矩很严,无论是朝中的权臣还是武林中的高手,都不敢打破这里的规矩!

    女人只能在楼外等着,想要在醉红楼内捉奸,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凡是来醉红楼的客人一定不会遭受到不应该有的打扰!

    一个不欢迎女人的地方,这地方自然是对男人有利,同时萧云也想看看这醉红楼之中到底有着什么神秘的力量,对于打破这里规矩的人到底会如何处置!

    萧云蹿下屋顶,落地了醉红楼外,回头看了看追赶来的白衣女子,嘿嘿一脸的坏笑,一猫腰钻进了醉红楼内。

    那白衣女子根本就没有在乎什么醉红楼,更是不加理会这里的什么规矩,紧接着就追了进来。

    萧云一见女子追入,顿时心中大骇,这女子闯入了醉红楼中居然没有收到一点点的阻碍,就这样径直的向追来。

    萧云拔腿就跑,奈何这醉红楼仅有一条路可走,想要逃也似无处可逃。

    螺旋形的阶梯一直的向上,不知道通向哪里,但是那里却是唯一的路。

    萧云拾级而上,他的轻功造诣显示出了水平,脚尖轻点,身形已经窜出去了老远!

    萧云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着自己,只希望到了最顶层,闯入一间屋子,然后通过窗户逃之夭夭!

    醉红楼的最顶层只有一间屋子,一间装饰的极为豪华奢侈的房子!

    萧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这里建造这么一座奢华的房子,又是什么人住在这座房子中!

    门被推开,萧云慌不择路的闯入,只是进入房间之后他很后悔,这里居然没有窗户!

    没有窗户的屋子萧云没见过,但是这里居然就有!

    醉红楼最高层的房子没有窗户,但是有无数可以随时开启关闭的小气窗,透气度相当的不错,就像是百叶窗!

    拉开描草绘蝶的窗帘,透明的水晶墙面可以从楼内看到任何方位的事物,整个丰荫城大半都收入眼底,同时外面却是看不到里面的一切,外面可以看到的仅仅是片红色的光影!

    萧云一下子却是进入到了死胡同!进入到了有进无处的屋子!不仅如此,屋子中居然还有人!

    一个女人,一个柔如烟,柔似水的女人!

    这女子正趴在一块梳妆镜前打扮,镜子中的容颜简直比天仙还要美,美得让人心惊,美得让人魂动!

    她大睁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闯入的人,像是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纯真小女孩!

    萧云来不及多想,身后就是紧追着的白衣女子,他身形一闪躲在了门后,剑已提在手中,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拔剑诀的姿势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着那白衣女子一到,这一剑就迅猛的刺出。

    只是还没等那白衣少年追到,那柔如烟柔似水的女子已经脚步轻移,到了门口。

    被萧云推开的门轻轻的关闭,遮挡住了外面的视线!正好遮挡住了那追击而来的女子身影!

    刚刚关闭的门直接被震碎,被一股澎湃的掌力震碎,碎散的木屑四处飞扬,此外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听到这个女子的吃惊的惊叫,这个女人不简单!

    屋外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屋内站着一个身披彩衣如烟如雾的女子,两个人四目相对。哦,不对,是三只眼,白衣女子的一只眼被刘海遮住!

    两个同样是天仙般的女子,互相对视着对方,两人都没有动,似乎一种无形的气场在两人之间产生。

    “你是谁,为什么要闯到这里来,难度你是来争我这花魁位子的?你有这资格!”那身披彩衣的女子淡淡的道。

    “我没兴趣,我不是风尘女子,我是来找人的!把刚刚闯进来的男人交出来!”那白衣女子冷冷的道。

    “呵呵,动刀动剑自然是拴不住男人的心,要拴住男人的心你不行,否则他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找我!”

    “你···找死!”剑出鞘,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轻轻一按,剑又回到鞘中!

    “嗯?”剑再一摆动换了个姿势,那白衣女子又要摆剑,那彩衣女子却是又将剑打回剑鞘之中。

    “休怪我无情!”

    白衣女子怒了,真的动怒了,身上劲气一吐,想要将这彩衣女子震开,不料那彩衣女子身上彩光凛凛,真气反卷,顿时将那白衣女子震伤,嘴角溢血!

    “找死!”白衣女子居然不妨对方出了狠手震伤自己,这让她动了杀心,骤然间全身劲气一凛,身遭数把剑气环绕,似要撕裂身遭数丈方圆内的一切!

    “千重影杀!”剑动,影动,是剑是影?无穷的剑气纵横交错,切割世界,这一剑之威别说是这间花房,就是整间醉红楼都会被夷为平地,这一剑之威能撼天动地!

    只是这一剑却破不开五彩的世界,千道剑影,万道煞光尽数落入在那五彩的世界之中,竟是憾不破那五彩的世界。

    千重影杀的剑气落入到了五彩的世界之中连个涟漪到没有发出,就连那白衣女子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五彩的世界之中。

    随后五彩的世界一收,那白衣女子的眼中的五彩世界犹如玻璃一般的炸裂,她后退三步,嘴角再溢献血。

    “动刀动剑,永远也俘获不到男人的心,你没有资格与我争着花魁!再入醉红楼,死!”

    声音柔柔,听不出任何的杀意和生气,仅仅见她彩衣缓缓扭动,那彩衣少女已经转过身去,莲步轻移,她又坐到了梳妆镜前,看了不看那白衣女子。

    那白衣少女脸色已变,恨恨的看了一眼那正在梳妆的彩衣少女,擦了一把嘴角的献血,豁然转身!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萧云抱拳在胸前郑重的道。

    “你不想和我说说话,不想和我坐坐!”那声音甜甜腻腻,听的人骨头都酥软,只是萧云的骨头还是硬的,同时硬了的还有别的地方。

    “大恩不言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我记下了!”萧云说完转身就走。

    萧云的心狂跳不止,任是谁遇到如此佳人,听到如此甜腻的声音都会忍不住的臆想,萧云也不例外,但是他还有理智,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所有他要赶快的走,他怕再走的晚些就会犯错,犯下一个不可原谅不可饶恕的错。

    “呵呵,你怕看见我的模样,怕听到我的声音,怕···呵呵,你们男人啊,各个都是这么的虚伪,呵呵···”

    听着那彩衣女子甜腻的声音,萧云走得更快,快到他已经感觉到了脚下的麻木,只是在醉红楼的大门外他见到了一个人正在看着他冷冷的笑!

    是那个白衣女子!她在看着萧云脸上似是在笑笑,她笑得很冷,冷的似要冻僵整个世界,她在笑吗?

    没有,这女子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有笑过,这是在看待死人的眼神,方才的受伤,已经让她动了真怒!

    同时她也对萧云佩服不已,能从那彩衣女子的屋中出来,就说明这个男人不是一个沉溺于女色的男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她出手拔剑!

    醉红楼的门口摆了一张桌子,这白衣少女就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有刚刚端上来的茶水!

    做为花魁的挑战者她有权利进入醉红楼,但是挑战失败,这里再不允许她进入,她就要了一张桌子,就摆在了醉红楼的门口。

    一把剑,一把杀人的剑就摆在了桌子上,她的右手一只的按在了剑柄上,左手在端着茶杯一口一口的慢慢喝着。脸上挂着冷笑看着萧云。

    她堵在门口,萧云也出不去,一下子局面就僵持住了!

    来来往往的人不断,夜幕降临,一排排的灯笼开始点上了蜡烛,这个时候才是醉红楼生意的高峰期。

    女人不能进醉红楼,但是却可以出醉红楼,当然出去的女人自然可以回来,因为她们就是醉红楼的一员。

    三对、两对的男女说笑着走出醉红楼,毕竟有许多的男人是不喜欢在这里过夜,但是他们却喜欢这里的女人,把女人带出去,带到自己喜欢的地方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过这也意味着价钱比较贵!

    萧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由得心头一动,不知此番他能否顺利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