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对、两对的男女说笑着走出醉红楼,毕竟有许多的男人是不喜欢在这里过夜,但是他们却喜欢这里的女人,把女人带出去,带到自己喜欢的地方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过这也意味着价钱比较贵!

    萧云看着来来往往出入醉红楼的人眼珠不由得转来转去。(书^屋*小}说+网)

    能来醉红楼消费的又有多少不是挥金如土的人?

    萧云看着大把大把的银票流进这醉红楼,很是眼馋,心道:“开青楼还是很赚钱的买卖呢?”

    一张银票,足足三千两的一张银票在老鸨面前晃来晃去!

    三千两,绝对是一笔巨款,一掷千金莫过如此!

    老鸨笑嘻嘻的结果银票,“这位公子可是看中了那位姑娘,公子尽管说来,定叫她来陪公子,若是公子没有合适的人选,我还可以给公子介绍,直到公子满意为止!”

    萧云一摆手,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给自己打扮打扮!”

    “打扮打扮?”老鸨没明白萧云的意思。

    萧云露出坏坏的笑容,在老鸨耳边耳语了几句,那老鸨顿时哈哈一笑,“公子放心,公子,哦不,小姐···”老鸨说完又是一阵的大笑。

    不时的有人从醉红楼内进进出出,有单独的男人,有单独的女人,还有看似是情侣的男人和女人。

    那白衣女子的手一直的按在剑柄上,而另一只手却是端着水杯,眼睛却是盯着出来的每一个男人!

    她不敢再闯醉红楼,只得在楼外守着,萧云是男人,当然要紧盯着出来的男人,对于这里面的女人她感到恶心,做这种皮肉生意的女人她实在是看不起。

    看不起的人她自然不会多看,那会污了她的眼睛!

    一个衣着华贵,烧包至极的年轻男子手摇着纸扇来到了醉红楼前,他看了看那端坐着喝着茶水的白衣女子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但却是没有说话。

    那白衣女的也看到了他,也没有说话,她的头轻轻的点了点,外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么一点微笑的变化。

    那骚包货不是别人正是丰小冉。

    丰小冉刚刚走过那张桌子的时候,就有一双眼睛发现了他,那人就是距离门口不远处的萧云。

    丰小冉和那白衣女子微妙而细不可查的交流被萧云看的一清二楚,不由得咬碎口中牙,怪不得事事不顺,原来自己身边出现叛徒了。

    萧云距离这白衣女子这么近居然没有被发现?

    当然没有,现在的萧云却是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衣裙,头上戴着各种珠花整体看起来美艳无比,再加上他本就女性化的动作,那简直就是一个女人。

    萧云的武功就是极阴的武功,说白了就是最女性化的武功,所以他的动作女性化一点也不意外!

    一个动作像极了女子,外貌打扮又像极了女子的人很难被人看出他不是女子,但是却有人看得出来。

    丰小冉看得出来!

    萧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这一点引起来丰小冉的注意,那就是没胸!

    身段如此婀娜的一个少女却是平胸,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丰小冉也觉得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却发现了萧云的喉结!

    这是一个男人!

    丰小冉再仔细一看终于认出了这就是萧云!如假包换的萧云!

    丰小冉一阵的哈哈大笑,上前拉住了,“云兄弟你···你怎么这幅打扮,跟个大姑娘似的,我差点都认不出你来了!”

    丰小冉笑得直不起腰来!

    “倒霉!”

    萧云连忙想要后退,因为就在丰小冉喊破他假扮女人的时候,那白衣女子已经站起,剑已经出鞘。

    萧云想逃,只要逃到醉红楼的门内自己就是安全的,那白衣女子定然不会追进来,但是现在由丰小冉拉着,让他一时之间却是走之不开!

    “糟糕!”

    萧云大惊之下身上劲气迸发,顿时将外衣震碎,挣脱了丰小冉的拉扯,遁入到了醉红楼门内。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那白衣女子,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好笑,伸出手来,竟然是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那白衣女子怒急,但却是无可奈何!

    现在萧云也是不着急的逃了,倚在了门上,一边将头上的珠花等装饰品摘下,一边道:“不知姑娘芳名,为何苦苦与我为难?难道是···看中了萧某,要与我当老婆不成?哎呀呀,若是姑娘有如此美意,那看在姑娘还很漂亮的份上,答应也是合该!”

    那白衣少女只是哼一声,却是并不回答,脸上却是绯红一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萧云这话气的。

    “哎呀呀,不说话了哦!”

    “你说话可是做数的?”那白衣女子淡淡的道,却也是听不出是愤怒,这让萧云心中奇怪至极。

    “大丈夫说话作数,只可惜我不是你的丈夫,这说话吗,哈哈···”

    “你···”

    “对了,姑娘,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焰红姐不过是会打造些兵器罢了,姑娘为何抓她?抓她必有所求,就是不知姑娘想要打造什么东西,若是仅仅想要打造武器的话,我想她不会拒绝,更不劳姑娘兴师动众的去岳蓝城?”

    萧云将珠花握在手中,手一用力珠花碎裂,化作粒粒珠子!

    “等你死的时候,这些事情我都会告诉你,你既然追到这里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岳蓝城外杀你不成,今日定杀你不饶!”

    萧云呵呵一笑,倚着门道:“我人就在这里,你要杀我尽管来!”

    见那白衣少女气的咬牙跺脚,手中的剑指着门内的,但却是无可奈何,她不能进入门内杀人,这是醉红楼的规矩,更是刚刚那身披五彩霞衣的女子出手让她受挫!

    本来这白衣少女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但是现在她却是只能谨守这规矩,不敢越雷池半步!

    “你为什么非要杀我不可?我又没得罪你?而你抓走了我最好的朋友,该当是我绕不得你才是!”

    此时萧云已将所有的装饰摘下,只是一张脸仍然是浓妆艳抹的,看起来滑稽至极!

    “你我并无私怨!只是有我在,你别想救出她,就这么简单!”

    “哎,原本岳蓝城外一见真容,让我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你,甚至是天天想你,夜夜梦你,每时每刻不在想着再见你一面,没想到你却是对我这般的仇恨,还有就是你这身的穿着打扮,更是让我见了心中厌烦,你···不再是我心中的女神!”

    萧云说着还做出了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接着道:“不过我虽然看不中姑娘,但是相信会有很多人对姑娘一见倾心,姑娘既然在这醉红楼当不成头牌,莫若换一家青楼,姑娘未必比不得那传说中的柔姑娘。”

    萧云不过是想要调侃一下这白衣女子,让她心中气恼,人生气就会乱了分寸分了神,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作为意境级别的高手,该很少为外界环境而影响心情,但是就在说完那调侃的话后那白衣女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身子也是一阵的颤抖,就是握着剑的手也是微微地颤抖,眼神一下子失去了光芒!

    萧云那白衣女子的样子很奇怪,就像是她的精神支柱在说话的一瞬间突然倒塌一般!

    难道是自己的调侃引动了他的心魔不成?自己可是不擅长运用心魔!萧云也只能如此的想着。

    但是机会难得,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万不能错过!

    萧云一步跨出,一扬手。无数的珍珠、翠玉雨点一般的向着那白衣少女砸来!

    突施的袭击能否让萧云重创那突受心魔干扰的女子,他又能否安然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