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话语,竟是引动了女子的心魔,少女的眼神呆呆的,没有一丝的光彩,就像是死鱼一般!那是一种希望破灭后绝望地眼神!

    就在此时,萧云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步跨出,一扬手。无数的珍珠、翠玉雨点一般的向着那白衣少女砸来!

    “讨厌我?”

    吗女子苦笑一声,随即脸上泛起了阴冷之色,眼中的光彩大胜,释放出了野兽一般的嗜血光芒,“讨厌我,你还不配!”

    那白衣女子的剑挥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不觉,漫天花雨方式打出的珍珠、翠玉尽数弹开,落了一地!

    周围进进出出的人都避得远远,恐怕殃及自身,但却是有一个人不但没有远离,反而是挺身而出,站在了两人的中间,那样子像是向死神奔去一般。

    “剑罩天下!”

    如网一般的剑光骤然爆发出来,那骚包少年此时正跑到两人中间,同时他一声惊叫,连忙用手中的纸扇挡住了脸,不敢看那如网般罩过来的剑网,静等着被剑气穿身一般!

    惊叫声惊醒了那白衣少女,她剑势一收所有的剑气消失不见,同时那凌厉的气势也消失不见,只是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滑下!

    只是她已回头,她流泪不能被那人看到!

    剑重重的落在了桌上,发出了“咣当”一声响,右手依旧在剑柄上,左手在项间一摸,一个银光闪闪的吊坠挂在了脖颈间。

    那是一把配饰剑,一起说是一把倒不如说是一半!一半配饰剑!

    “讨厌我?凭什么?我还没说讨厌你呢?别说你不一定是,就算你是又如何?你的武功根本就不配我,不配我!”

    白衣少女一怒将那配饰剑的挂链扯断,摔倒了地上,又用脚狠狠的踩了两脚。

    她看了看那处大门,萧云的身影已然不见,同时看到一个一脸坏笑的骚包男人,正看着她笑!

    她怒了,燃了,但却是无可奈何!那骚包已然走进了醉红楼的大门!

    那白衣女子弯腰将那配饰剑拾起,小心翼翼的将它擦拭干净,又重新拴好,藏在了衣服之内。

    萧云当然看不到这一切,否则他早就走上前了,现在他已经是惊弓之鸟,被这白衣少女吓破了胆,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贸然向前!

    在那女子的剑被挡住的时候他就没命的跑回了醉红楼。

    萧云不相信醉红楼有阻挡那女子的力量,他也见到了那身披五彩霞衣的女子与她交手数招,但是萧云并没看出什么端倪,没想到她居然真的退去了,而且真的不敢闯进来,这倒是给了他喘息的机会!

    萧云变装逃脱被发现,再用这招怕也是不灵了,前怪万怪都怪那骚包货丰小冉!

    想起丰小冉,萧云的心中一动,口中暗骂一声“叛徒”,但是随即又一想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方才分明是丰小冉不要命的扑上来给自己挡剑,若是没有他这一挡,自己根本就逃不出那白衣女子一招剑罩天下。

    “小冉,你方才没事吧?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要不是你,那疯女人一定会将我碎尸万段!”萧云看起来很关心他一样的问道。

    “没事,我玉树临风、风流潇洒的丰小冉怎么会有事?”丰小冉摇着折扇哈哈笑着,“没想到云兄弟扮成女人的样子还是很迷人的,只是不知道云兄弟是怎么做到的?”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而道:“小冉,可否有办法摆脱这个恶女人?本来我已经做到了,但是却被你破坏,现在我已没了主意,我的性命就落在了你的手中!”此时的萧云看起来可怜兮兮。

    丰小冉哈哈一笑,“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在云兄弟眼中就成了恶女人呢?难道是因为他一直的追杀你就是恶不成,我想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不如这样我当个说客,把你们之间的误会解开,化干戈为玉帛,你看如何?”

    萧云摇了摇头,“这恶女人呢,掳走了我最好的朋友,这不是误会,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她如此的追杀与我也是情理之中。”

    丰小冉挠了挠头,“她一直的这么追着呢,不见得是想要兄弟的命,反而···会不会是她相中了兄弟的一表人才,爱慕不已?她之所以如此,或许也是向云兄弟展示她武功的一面,也说不定?”

    “咦?你这个想法倒是奇怪得很,她为何要向我展示武功?岳蓝城外她险些要了我的命,若不是小冉兄弟出手,我的尸体早已腐烂,还需要在这里展示武功?”

    “云兄弟这就不懂了,看来云兄弟接触的女人还是不多,不明白这些做女人的心思。依我看你们之间的误会或许是这样的,你想想看岳蓝城外一战她差点要了兄弟的命,但是她也没淘到什么好处,那一战让她对兄弟的印象很深。”

    “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只是怕兄弟不能接受,故此想要将兄弟拿住,最后在表示出自己的心思,如此一来她的心愿水到渠成的达成,而且不失她高手的尊严,这恐怕就是女孩的心思!”

    萧云撇了撇嘴,摇了摇头,“为了她不失高手的尊严,我就要成为阶下囚,我的尊严何在?这样的女人绝对是说一不二的独权女人,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女人那是小鸟依人,一切都是以我为尊的!这女孩的心思若是真像你说的这般,怕是打了水漂了,可惜,可惜!”

    萧云心道:“糊弄鬼呢,这女人的武功高于自己不是一点半点,她想向自己展露武功的话早就展露过了。”

    丰小冉也是一时无语,长大了嘴巴,心中暗恨,同时还有后怕,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屁股,心道:“屁股啊屁股,你又要开花了,都是你主人出的馊主意,连累到你了。”

    片刻之后,丰小冉又道:“那个云兄弟,你说那女人不漂亮吗,你看她那绝美的容颜,她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哪有那对高耸饱满的双峰,那绝对是天下无双,再加上他那飘飘若仙的白衣,就是佛看了也动心,难道云兄弟就不动心?”

    萧云叹了口气,“我虽然接触的女子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天仙一般的容颜,还有就是她们每一个都是你所说的这一身你所谓的飘飘如仙的白衣。”

    “其实我并不喜欢女孩如此的素雅,白衣若雪,像是池塘中的白色莲花,高贵典雅,那种贵气、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感觉,我受不了,所有每每见到穿白衣的女子我都不是十的喜欢,甚至有些厌烦,更何来心动一说?”

    丰小冉心中更是叫苦,不过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云兄弟对颜色还很挑剔,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

    萧云无奈的道:“你看看周围,这些女子哪个不是艳美如花?红红绿绿的总是招人喜欢,若是那恶女人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裙,手中的剑或是换做一把碧绿色的剑鞘就是我喜欢的类型了。”

    萧云是真的不喜欢穿白衣服的女孩吗?他为何要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同时那女子堵门,他又将如何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