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向丰小冉描述着自己心目中的女子是何等的穿着。

    “你看看周围,这些女子哪个不是艳美如花?红红绿绿的总是招人喜欢,若是那恶女人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裙,手中的剑或是换做一把碧绿色的剑鞘就是我喜欢的类型了。”

    靓丽无双的容颜配上粉红色的衣裙,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柄碧绿色的剑,这的确是一副唯美至极的画面!

    萧云看了看外面,那白衣女子依旧是喝着茶水,不急不缓的坐着,这让他很是无奈!

    “不如这样,你不是说见一见这醉红楼的柔姑娘不是你的最大心愿,既然到了这醉红楼这机会千万不能错过,我们莫不如先看看这柔姑娘是何等绝色,至于其他,等等再说!”

    “这···”

    丰小冉心动了,但是他却知道现在不能去,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更何况柔姑娘那只是一个传说,一个男人心中永远的美梦,武林之中相见柔姑娘的男人排队都能绕着整个丰荫城好几圈了,这柔姑娘不是相见就能见的。

    丰小冉犹豫了,但是很快他就打定了主意,毕竟柔姑娘一直在醉红楼,若有机缘总会见到,但是今日若是错失良机,自己的屁股难免开花!

    丰小冉正要说话,后颈之上遭了重重的一击,他还没有见到是谁动的手,意识已经黑了!

    一壶酒两个杯,一个龟奴用托盘端着,战战兢兢的放在哪白衣女子的眼前,他见那白衣女子没有说话,当即如遭大赦,风一般的溜了。

    萧云从醉红楼的大门中走出,面带着微笑,他的手中是一面纸扇,那是丰小冉的纸扇。

    那白衣女子抽出一半的剑缓缓归鞘,同时她也缓缓的坐下,只是她的右手一直没有离开剑柄!

    萧云拿起酒壶,两个酒杯斟满了酒,递给那白衣女子!

    那白衣女子伸手接了,但却是没喝,“你不怕死,还敢出来陪我喝酒?”

    萧云呵呵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知道姑娘不会杀我,所以我来了!”

    萧云说着手中的纸扇缓缓扇动,看起来潇洒惬意,没有一点的担心忧虑!

    “你···叫什么名字?”白衣女子的脸上泛起了红霞,低下了头低声问道。

    “萧云!”

    “萧···云···”白衣女子低声的念着。

    “喝了这杯酒,我们谈!”萧云再次将自己喝干了的酒杯满上,端起,同时另一个酒杯推向那白衣女子。

    那白衣女子也端起了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萧云盯着她的脸,似乎是看的很入迷,看得很陶醉,就像是忘了自己,完全沉醉在了对面佳人的美貌上一般。

    “你干嘛盯着人家看,这么做不觉得失礼吗?”那白衣女子的脸更红了,红的就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

    “我不觉得失礼,因为我在等时间,等时间的时候眼前有个可人,不多看上几眼,感觉有些吃亏!”萧云淡淡的说道。

    那白衣女子骤然抬头,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是在疑问或是在询问为什么,她握剑的手握得更紧了。

    “这杯酒里面有我下的迷药,现在差不多时候到了,所有我不想和你谈其他,因为谈判的条件你已经失去!”萧云沉着冷静地说道。

    白衣女子豁然站起,剑抽出一半,仅仅是抽出一半,头中一阵的轰鸣,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浑身的气力都似被抽了去一般,没有一点的气力。

    人软软的坐下,身子倚在了桌面之上,与此同时身上的数道大穴被封!

    她的眼中充满了疑问,充满了不信,但是事实如此,在想不通她也已经落入到了别人的手中。

    “不可能,迷药怎么会对我有效?”

    萧笑而不答。

    一般的迷药、毒药对付内功深厚的人自然效果大打折扣,而对于像这白衣女子参悟出意境的人来说,没有效果几乎是肯定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却是中了迷药,连用功逼毒的力气都没有!

    萧云的迷药自然不是一般的迷药,百花宫的毒药、迷药武林独步,即使是意境级别的高手中招也难免遭遇!

    “太不小心了,对于敌人你就没有一点的防备之心,现在你落在了我的手中,谅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做我的阶下囚,你说我该怎么对待你?”

    萧云说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仔仔细细的端详着,“是个美人,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萧云没说,他的手撩向那白衣少女遮着小半张脸的秀发。

    “你敢?···”无边的气愤、委屈化作了一连串的泪珠,顺着那白衣女的脸索索而落。

    “不看,不看,我只是可惜这么好看的美人,却是遮住了半张脸,难道这就是犹抱琵芭半遮面?”

    那白衣女子低低的抽泣着,眼泪簌簌而下,萧云也是奇怪,按理来说她应该暴跳如雷才是。

    “你说,你追我这么久是不是看中我了,不如这样,现在我们就做一次夫妻,你说好不好?满足你的愿望,以后不要在追我了啊!”

    萧云说着将她拦在怀中,拥着她远去,那样子就像是从醉红楼中带出来了一个小鸟依人的可人,那可人就依偎在他的怀中,外人看在眼中真如情侣一般!

    两个人缩头缩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萧云等人远去,两人一商议,一人追踪而去,而另一人却是奔向了自由联盟的总坛。

    环彩阁是丰荫城的另一个很有名的青楼,以前的环彩阁乃是丰荫城的第一大青楼,它的规模自然比醉红楼要气派的多,那时候环彩阁的名声在青楼界稳居榜首!

    当然那是在柔姑娘出世之前的武林,柔姑娘一朝成为了醉红楼的头筹,环彩阁的光芒彻底地被它掩盖,但是尽管如此环彩阁依旧没有破落,他可以说是丰荫城的第二大青楼!

    萧云怀抱中可人到了环彩阁!

    卖身契签订好了,整整五千两,萧云居然以五千两的价格把这白衣女子卖给了环彩阁!

    萧云不缺这五千两银子,这是一种羞辱,一种打击,他恨透了这白衣女子,但是他又不能杀了她,杀了他孙焰红的性命唯恐受到威胁,更重要的是绝对不会趁这个时机杀死毫无反抗之力的女人,尤其是美人!

    但是萧云更不能轻易的放了她,迷药坚持不了多久,封穴也早晚会被她冲开,将来两人见面的时候必定是你死我活!

    萧云对她如此的羞辱,相信这白衣女子只要再见到他,这白衣女子一定会暴怒,若是冲动之下动手,难免会露出破绽,只要露出了破绽就不难被击败!

    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乃是杀死她也无所谓,这是对高手的尊重!趁她虚的时候要她的命,或是利用迷药取了她的性命,这都是对高手的不尊重,对武功的羞辱,即使萧云是死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萧云把这白衣女子卖入了幻彩阁,等她药性褪去之后又将与萧云发生怎样的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