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心性其实并未成熟,他千不该万不该的对一个女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就像是趁机摸了冰儿一把那般。

    白衣女子的意识还很清楚,她当然知道萧云所做的一切,银牙早已咬碎,心中无边的杀意波涛翻涌!

    “今日你给我的羞辱,是我这一辈子从未遭受过的,即使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解我心头之恨!”白衣女子恨恨的咬牙切齿道。

    萧云呵呵一笑,闻着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却也是有了几分心醉的感觉。

    那白衣女子虽然中了迷******************************************************************************************************************************************************************************************************************************************************************************************************************************************************************************************************

    骤然间萧云清醒了过来,他看着泪流满面的少女竟然是不知所措,狠狠的甩了自己两个耳光,最后夺门而出。

    如烟似雾的淡淡奇景像是一幅山水画。

    光影之中迷迷蒙蒙看不真切,像是一张图,有山有水的,似乎还有一个女子,只是那仅仅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女子手扶着一株大柳树,似是正在远眺群山。

    群山环抱,似是在一个海岛之上,那里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巨大人像。

    巍峨的群山之中怎么会有人像,是人工所为,还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如烟似雾的奇景渐渐的淡去,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只是萧云心中愧疚,头脑清醒过来的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敢再看这白衣少女一眼,对于那奇景也是不敢多看一眼,更是没有见到那割破他手指的配饰剑。

    其实这奇景萧云见过,那是在很多年以前,是花清影在教他舞剑的时候出现过,只是这次奇景再现萧云却没有在看,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要寻找的人就在眼前,而仅仅是一时的懊悔,而没有多看一眼,错过了很重要的一眼,许多年后,和丰小依之间就是因为少了这一眼,注定了她们之间情路的坎坷与艰难!

    那白衣少女就是丰小依,本来她的名字现在叫做丰小伊,只是不久之后她才改名为丰小依,小鸟依人的依。

    眼前奇幻般的光影让丰小伊感到吃惊,同时看着光影也是心潮澎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禁宫,难道自己胸前挂着的就是禁宫之钥?

    眼前的奇幻光影随着胸口发光的配饰剑的光芒减弱越来越暗淡,最后一片光影化作一丝幽光隐入到了配饰剑中消失不见,配饰剑依旧是那半把配饰剑!

    丰小伊将配饰剑拿在手中,刃口处的血已经凝固,这奇异的光影就是这把配饰剑沾血之后发出来的光!

    沾血就会产生奇异光影,这件事丰小伊从来就不知道。

    一滴血顺着刃口缓缓的流淌,丰小伊割破手指,让血顺着配饰剑流淌,但是配饰剑依旧是那把配饰剑,没有丝毫的异常!

    “携带另一半的配饰剑,并且能让这把剑产生奇异现象的人本来就是你终身相伴的人,小伊,他的名字叫做···,这是为父认为这一生当中做的最对的事情!”

    这样的话浮现在了丰小伊的脑海当中,那是他的父亲在把那配饰剑给她的时候说的话,她记得很清楚!

    这是阴阳配饰剑,小小的配饰剑隐藏着巨大的秘密,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半把配饰剑,是两个孩子定情的信物,所以丰小伊叫这配饰剑为定情剑,一剑定情,一剑定终身。

    只是手持信物的女孩比男孩大了七岁,整整的七岁,这···几乎成为了女孩心中最大的羁绊!

    丰小伊想到此处不由得想哭!

    她不是不喜欢比自己小七岁的小弟弟,而是担心自己的这个小七岁的小弟弟,会不会接受自己这个比他大七岁的大姐姐?

    她一直的在这种犹豫和烦恼中度过。

    她见到了一个男人,她以为这个男人是自己要寻找的男人,比自己小了七岁,只是他身上没有配饰剑,更是不能让他手中的定情剑发生什么变化!

    那个男人的身世分明就是自己要找的男人,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定情的饰物,而自己要追杀的万恶之人却说是有一把配饰剑,而且还会让这剑发生奇异的变化,这怎么可能?

    但是那万恶之人给她的印象很好,她也为他有些痴迷,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这个万恶的男子,同时整整的七岁让她失去了勇于面对萧云的勇气!

    她本来还不一定认为丰小冉说的就是实话,因为萧云身上也没有配饰剑,但是萧云却让这剑产生了奇异的光影,这····侠影就是她要找的人,这一刻她再也不用怀疑!

    自己要找到人,居然侵犯了自己!

    丰小伊不能接受这种侮辱,这是对自己赤裸·裸的侮辱,这是最自己尊严的最无耻的践踏!她恨···,丰小伊感到前所未有的委屈!

    但丰小伊心中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份窃喜,自己对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吸引力,有这样的诱惑力,居然让他对自己进行了侵犯,这···

    被侵犯了自己的清白,践踏了自己的尊严,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但那时自己内怎么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却要想着让他尽快的侵犯,尤其是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她简直有一种想要融化在这个男人怀中的感觉···

    这一刻丰小伊的心居然乱了!

    爱是执着,长久的渴望又何尝不是,对他有情还是无意,乱了的心已经表明心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