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感觉到了不同,他剧烈的心跳不能平息,体内的真气在暴走,似要冲破身体的桎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胖了很多,他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

    与此同时他感到了一阵的心惊,他的体内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

    这是什么?

    萧云感觉浑身针扎一般的疼痛,着种从内到外针扎般的疼痛让他更加清晰的感觉到体内那东西的存在,于此同时他也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内居然有两种真气在冲突,正是这两种真气的冲突让他如此的难过!

    逍遥决的心法全力运转,那道稍弱的白色真气得到了逍遥决内功的补助就像是吃了一剂大补的丹药,凶猛的反弹起来!

    与那到稍弱的真气相冲的是一道漆黑的真气,漆黑如墨的真气收到了镇压,似是发出了不甘的怒吼,极力的暴动起来,但在逍遥决内功的辅助作用下先前那道白色真气越来越粗壮,力量也越来越强大!

    白色真气骤然的爆发,一举轰散了黑色真气的防守,将那黑色真气彻底地压缩到了一处,狠狠的镇压了起来!

    “我不甘啊,我还会回来的,等我的力量合一,这个世界都是我的,一切都是我血煞神尊默苍离的···”

    如山岳一般的白色真气将那黑色真气向那不断跳动着的东西狠狠的压缩而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同时萧云心中的杀意和愤怒也渐渐平息,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骤然间,一个霹雳划破天空,一个黑点从半空之中落下,待到眼前之时却有核桃般大小,萧云伸手接在手中!

    这是什么?萧云手中的是半块心脏子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东西很小,就像是核桃一般大小!

    萧云好奇的看着这东西,那黑色的半刻心脏发出幽黑的光芒,那光芒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让他的眼光挪不开,他被那幽黑的光芒深深的吸引!

    萧云的意识有些迷糊,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在那黑色的幽光吸引下,脑海深处传来一个信息:吃了它!吃了它!吃了它····

    萧云的手缓缓的抬起,口慢慢的张开,核桃大小的半颗心脏放入口中!

    骤然间萧云清醒了过来,看了看手中并无他物,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发现异常!

    我这是怎么了?

    萧云正要跳出这深坑,却是发现了一个石碑!一个满是裂痕的石碑,石碑的上部已碎,仅仅剩下一半的石碑!

    碎裂的石碑中露出了一个金色的盒子,此时正是放着淡淡的金光!

    拂去灰尘,取出金盒,垫了垫,不算沉重!

    金盒打开,里面居然是一封书简!

    萧云将书简展开,仔细的起来,他越读越是心惊,越读越是震撼,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

    书简被震碎,化作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萧云的力量已经恢复,只是震惊于那书简上的记载,他还不能适应!

    要不要开启那心脏的力量?

    萧云下不定决心,那心脏的反噬作用很大,如果不能战胜它的反噬作用就会陷入疯狂,但若是战胜它的反噬作用,就会武功大进,意境有成!

    武功一途犹如逆水行舟,同时修成高深武功更需要坚定不移的毅力!

    反噬之力很强大?到底是反噬之力强大还是我的毅力更坚定?要是我的毅力不足以战胜反噬,就是我在怎么修行武功也实现不了报仇雪恨的目的,那我还需要犹豫吗?

    萧云已经不需要犹豫了,这一刻起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敢开启心脏的力量,而怕陷于失败,这其实已经是一种失败!

    即使不开启那心脏之力,免于陷入疯癫之状,自己最终也会以失败而告终!

    不开启心脏的力量是死,开启心脏的力量有可能活,萧云似乎已经是别无选择!

    那神秘心脏的力量骤然开启,纷乱的思绪骤然袭来!

    萧云眼前是血色的世界,杀戮的世界,入眼的都是亲人被残忍屠杀的情景!

    不被血色世界而感染,不堕入杀道,就不会陷入杀戮的疯狂,就是战胜了反噬之力,做的到吗?

    云梦居小楼内的梦琉璃居室内,红烛摇曳、满室温香,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彼此之间结合、纠缠的更加紧密!

    粗重的喘息、快意的呻吟纷至沓来!

    能否克制住那种愤怒?他又能否在那份心碎的悲伤中站立起来?

    无数的仙子一般的人物搔首弄姿的出现了萧云的身边,他们几近本能的施展的诱惑之力!

    萧云能否克制住异性的诱惑?

    “天地之大,唯我独尊!”萧云站立在了权利的巅峰,俯视着武林,俯视着大地!

    这是一种权利的诱惑,他又能否抵挡的住?

    种种权欲、杀戮、诱惑、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纷至沓来,一时之间萧云陷入到了各种影响之中!

    大地在龟裂,山川在颤抖,空气之中都充满了血腥的气息,萧云屹立不动,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稳稳的站着,一动不动!

    这一站就是三天三夜,一动也不动!

    一切看起来很平静,但是从龟裂的大地和颤抖的山川就知道他正在进行着一场恶战,一场意识之中的大战!

    丰荫城。

    一个身穿粉红色衣裙手中持着一把碧绿色长剑的女子,这个一缕秀发遮挡住了小半张脸的绝美女子,在各个大街小巷转来转去,她焦急的神色毫不掩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需找着熟悉的人影!

    三天三夜,这女子几乎都没有休息,除了必要的事情之外,就一直的大街上转来转去,更在两天前还独闯自由联盟的总坛!

    但是她一无所获,并没有发现发需要寻找的人!

    对面一人走来,穿着虽然骚包,但也是一脸的焦急,他看见这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向着另一条街而去。

    这两人不是别人,那身着粉红色衣裙的女子正是丰小依,而那骚包男人就是丰小冉。

    两个人在大街上几乎没休息一直的再找人,但是却没有找到!

    穿过几条小巷,这里就是萧云突然间不见的地方!

    从自由联盟的人口中得到的消息,很确切,自从丰小依堵在醉红楼的门口的时候自由联盟就很关注他们,而萧云的骤然暴走更是引起了自由联盟的不安,所有跟踪他的事情必不可少。

    丰小依怒闯自由联盟,搅得自由联盟不得安宁,要是自由联盟不给一个说法的话看她他那架势要把整个总坛都给捣毁了!

    自由联盟的盟主陈天成亲自出面解释这个事情,并且期间还发生过一场大战,最终丰小依离开自由联盟。

    丰小依是谁,她为何要寻找萧云,她与萧云又是怎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