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是新名字,她的原名为丰小伊,伊人的伊,却是改为了小鸟依人的依,其中有着什么蕴意,外人不得而知。

    丰小依从陈天成口中得知,萧云就是跑到这里失踪的,看那样子他是一头从房上栽下,然后人就消失不见了!

    但是跟踪的人只是远远的看着,因为萧云跑得太快,快的就像是一阵风,一道闪电,跟踪他的人根本就跟不上他,能远远的看见萧云就已经很不错了。

    萧云的轻功丰小依也很佩服,自然知道陈天成说的不是假的,但是在丰荫城中在自由联盟的领地内,一个人就这么失踪了,这跟本说不通!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丰小依又来到这里,萧云的失踪之地,这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

    丰小依的眼中也出现了绝望之色,三天时间,要是再找不到他的话,恐怕他的尸体早已腐烂!

    不是自由联盟,那会是谁对萧云下手?萧懿航?

    萧懿航手底下没有人有那个本事留得住他?或许是···

    丰小依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难道是幽冥魅力发作的时候被人趁虚而入了,而他无缘无故的疯走,其实就是幽冥魅力在发作?

    要是他落在萧懿航的手中,早就死了!

    丰小依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无声的划过面颊!

    千辛万苦的寻找,经过了一次错误的认识,在一次偶然间的机会终于寻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没想到就这样死了!这种心碎的感觉没人可以理解···

    对面传来一阵刀剑相交的声音,还有气劲爆发的光影!

    丰小依不想理会这些,即使这些人全部死掉,也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可不是一个心软的女人,一个女人要想练成如此高深的武功,首先就是狠,对自己狠,能对自己都狠的女人,对任何人都不会心软!

    数名穿白衣的女子围着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再打,中间那人看起来是被围攻,但却是游刃有余,他是明显在戏耍那群围攻她的人!

    如山似岳一般的剑气围绕在那白衣女子的周围,密不透风,她不急于进攻,仅仅是防守,就让围攻他的人毫无办法!

    而且她所过之处都是都是剑气的笼罩范围,只要被剑气扫中,无论是兵器还是人都要面临着巨大的摧毁!

    她只管催动着剑气,慢慢的向前走,根本就没有在乎眼前的几个人,要不是她有意留手,这群人在一眨眼间就会被杀光!

    一个人的剑被剑气扫中,顿时那把剑碎裂,碎片也将那剑的主人钉成了重伤,与此同时一段碎片向着丰小依急速的飞来。

    丰小依的剑轻轻一挥,将那飞来的碎片砸开!

    丰小依看了看那群人,没有理会他们,她已飞身上房,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

    被围攻的人丰小依认得,那人不是别人原本是她要杀的人之一,但是现在却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丰小依记得那人叫云梦柳,萧云的剑上就刻着这三个字!

    原本丰小依以为这是她的情敌,而且她还是武林中人人人得而诛之的血魔女,趁机除掉这个情敌,丰小依觉得理所当然!

    但是现在丰小依已经改变了主意,能让将名字刻在自己的剑上女人,一定是他的挚爱,若是自己杀了她,萧云一定会恨自己!

    丰小依不能让萧云有恨自己的理由,更何况萧云能开心快乐,对她来说也是开心的,她不能给他伤心和痛苦,所有丰小依并不出手杀死白菲。

    更何况萧云现在生死未卜,杀白菲更是毫无意义,跟何况丰小依也清楚白菲的目的,她也是来寻找萧云的!

    有一个同样的关心着自己男人的女人,说不上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单面对着这样的局面,也算不得是情敌、仇人,所有丰小依转身离开!

    丰小依的心完全的系在了萧云的身上,跟本无意云梦柳的存在,否则她会暗中动手,只需要将她暗伤,她相信只需一战眼的功夫,她就会这群白衣女子分尸!

    云梦柳就是白菲!血魔女白菲!

    丰小依转身离去,走的潇洒,走的洒脱,根本就不关系背后的事情!

    就走她的身影刚刚消失,一阵阴风吹过,给这炎热的夏季添了一份清凉!

    阴风吹过,一个人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站在小巷之中,正是萧云!

    命运的相遇就在偶然间擦身而过!蹉跎错,错身过,月老红线穿身过!

    萧云站在小巷之中,入眼的就是那澎湃如山岳般的剑气!

    他看到十来名神女剑派的女子,正在围攻白菲。眼下神女剑派的女子大多受伤,有的轻有的重,勉强支撑的还有两个,其中一人很熟悉,熟悉的还有一份惊喜:梦倪裳!

    居然是梦倪裳!萧云不清楚梦倪裳怎么会和白菲在这里交手?

    白菲看到了萧云心中大喜,收剑入鞘,一个起落就落到了萧云的身边。

    梦倪裳见是萧云也是心中一喜,奔了过来。

    “误会,都是误会!”梦倪裳拉着萧云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是误会就好!”萧云笑嘻嘻的看了看两人。

    “散了,散了!”梦倪裳一挥手,神女派的众人纷纷散去。

    “云,出山这么久了,怎么不来找我和姐姐,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呢,姐姐也是天天的念叨你啊!”梦倪裳拉着的萧云的手说着。

    白菲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被梦倪裳排挤在外而气恼,毕竟她心中清楚,自己爱萧云比爱自己要重得多,自己爱他是自己的权利,她没有权利强迫对方也一样的爱她,这点她很清楚!

    默默的爱,偷偷的祝福,为自己所爱的人奉献出自己的一切!这就是白菲的认知!

    萧云微微笑了笑,“我们一起去坐坐,正要问你们些事情!”

    雅致的包间之内,端坐正中,梦倪裳紧挨着萧云坐下,她的手一直的抓着萧云的胳膊不放,生怕一放手就会逃跑了一般!

    白菲坐到了萧云的对面,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

    “云,你···感觉有些不一样了!”白菲浅浅的笑着说道。

    “人是在改变···,菲儿姐姐,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萧云端起酒杯笑白菲举杯示意道。

    “我是在找你啊,自从你从云雾城中走了之后,没几天我就寻个理由逃了出来,寻思你别的地方不能去,只能来这里,所以就到这里来等你!”

    白菲来丰荫城寻找萧云,又将透露出怎样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