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问起白菲来此的经过,白菲道:“我是在找你啊,自从你从云雾城中走了之后,没几天我就寻个理由逃了出来,寻思你别的地方不能去,只能来这里,所以就到这里来等你!”

    白菲淡淡的说着,举杯抿了一口,偷眼看了看正一脸怨毒的看着自己的梦倪裳,微微笑了笑,装作没有看见一般。

    “你的伤好了吗?你一直在找我?”萧云对白菲很是关心。

    “你知道的,我的伤一时半会难以痊愈的,不过不用担心,我确实是一直在找你,而且你一到丰荫城的时候我就见到你了,只是没有出来相见。”

    “虚伪!既然你说一直在找云,为什么见了却不出来相见,分明是刚刚到,而且是恰巧遇到而已!”梦倪裳酸味浓浓的道。

    白菲微笑着道:“我自然是早就到了丰荫城,而且整日的守在城门口处,云一到丰荫城的时候我就看到他了,只是我没有上前,因为我在云的身边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你是指丰小冉?你认识他?”

    “他叫丰小冉?我不认识,也没听说过,但是我却是见过他,而且你也应该见过他的。”

    萧云想了想,回忆着这个人,之前丝毫没有和他交往的印象,最后最后摇了摇头道:“菲儿姐姐一定记错了,我没见过他?”

    白菲道:“这就是我说他不应该出现的原因!你忘记了吗,在雾云城我们见过他,对于他你可能印象不深,但是对于他身边的那个人你肯定印象深刻!”

    萧云好奇的看着白菲,努力的回忆着雾云城的一切,但是他对丰小冉真的是没有印象,“难道是自己的记忆受到了损伤?”萧云不由得担心起来。

    那神秘世界内发生的事情太诡异,自己怎么就会如此的愤怒,如此的狂躁,竟似是不是自己一般,难道自己的记忆也被那时候抹去了不成?

    “你应该记得的,在雾云城的时候有一个身材奇怪的人,你说那个人是女人,动作完全是女人,但是他身材却是臃肿,完完全全的是个男人身材,而且他还是独眼!你还嘲笑他易容术一塌糊涂!”

    白菲看萧云眉头紧皱,以为他是在回忆着云雾城的事情,当下解释道。

    萧云点了点头,同时也放下心来。

    他的确对白费说得这件事记得很清楚,但是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丰小冉,而那个人身边的人,说实话没萧云注意!

    那女人自然不是丰小冉,因为他是男人,女人?这个人是····追杀自己的白衣少女!

    她用易容术改变了相貌,但是很拙略,萧云一下就看出了破绽,而且她明明是女人却是装成了男人,尤其是她的眼睛,她带着眼罩,遮住眼睛,而恢复了女儿身她的眼睛依旧是遮着的,用一缕秀发!

    丰小冉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几乎已经完全得到了确认,原本他仅有九成九,九九九的把握,现在却是百分百的把握。

    “我到了丰荫城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

    白菲笑了笑,“知道的,我也亲眼看见你被人堵在了醉红楼内,最后你又跑到了环彩阁,我也随着你到了环彩阁,在之后···我却没有跟上你···”

    萧云一怔,急忙问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白菲皱着眉道:“我亲眼看着你在屋顶疾奔,想要跟上,但是你的轻功太高,而且我还有伤,没能跟上,但是我却是亲眼看见你跌下屋顶,但是当我追到时你却是不见了。”

    “而就在刚刚,你又骤然间出现,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菲说完就很后悔,他不该问,这一定是属于萧云的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能问,问了对方也不会说!

    萧云笑了笑,果真没有回到。不是萧云想要隐瞒,而是无从回答,那件事说出去有人信吗?

    “倪裳,你们怎么会打在一起?”萧云转头来问梦倪裳。

    “前两天有个疯女人打到了总坛,简直把总坛闹得天翻地覆,而且还打伤了几位长老,若不是姐姐出手拦住她,她一个人就把总坛给挑了,那个女人口口声声的让我们交出你!”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出了事情,后来我很担心你,就和姐姐分头来寻你,姐姐今天都出城去寻找了,而我一直在城中寻找,不想遇到了她。”

    “在岳蓝城中我见过她,知道她是血魔女之一,也知道那时候你受他们辖制,见到她时我就以为是她抓走了你,所以喊了几个姐妹就想抓住她。”

    “原来如此,不过一场误会而已!”萧云端起杯,三人一同饮了一杯,一笑泯恩仇。

    “菲儿姐姐的身份还要倪裳你多加隐瞒,我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身份,霓裳能做到吗?”

    梦倪裳笑着点了点头。

    “云,你怎么会和丰小冉走到一起,到丰荫城却是为了什么?”白菲问道。

    萧云把自己从雾云城逃出之后的事情讲述了一遭,最后道:“为了救出好友不得不前来丰荫城搅乱风云了。”

    白菲和梦倪裳都是皱眉不止!

    梦倪裳道:“自从岳蓝城一战之后,我们终于突破了天道盟的围杀回到了丰荫城的总坛,但是从未听说还有后续的行动,更是不知道孙焰红的事情。”

    “或许我不是联盟中的核心人物吧,但是我姐姐一定知道,她可是联盟中的核心人物呢,待我向他询问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梦倪裳提起了梦琉璃,萧云顿时的心中一痛,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云梦居小楼中的幻象。

    萧云扶住了头,感到头颅都似炸裂一般的疼痛,眼前的人影也逐渐的模糊,似乎一个人有多个重影一般!

    白菲发现了萧云的异状,连忙问道:“云,你怎么了?”

    萧云头痛欲裂但是意识还很清楚,他摆了摆手,示意无事。

    “菲儿姐姐,可是发现过什么异样的事情?”萧云像是无事一样的问道。

    “萧懿航要抓孙焰红的事情很蹊跷,自我从雾云城出来之后就到了丰荫城,一直注意着城中来来往往的人,所有你来的那一刻就被我发现,但是我却没有发现什么孙焰红!”

    “或许我有疏忽,但若是她被送到了自由联盟的总坛那简直不可能,总坛的人进进出出几乎都掌握在我的眼中!”

    “你是说孙焰红没有来到丰荫城?难道消息有误?”萧云的头痛稍微的好转了些,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你所谓的消息只是天道盟的一方面打探到的,具体这消息的来源可靠不可靠的确值得斟酌,跟何况···或许就是天道盟在从中作祟!”

    萧云一怔,眉头皱了皱,“天道盟从中作祟?”

    “完全有这种可能,萧懿航派人来抓孙焰红的时机太是巧合,巧合的就像是他一直在等待这一时间而已。”

    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太多的巧合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关联,只是不知道萧懿航抓走孙焰红和天道盟之中有着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