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一怔,眉头皱了皱,“天道盟从中作祟?”

    “完全有这种可能,萧懿航派人来抓孙焰红的时机太是巧合,巧合的就像是他一直在等待这一时间而已。”

    “孙焰红退出天道盟这件事恐怕武林中知道的不多,恐怕除了天道盟的内部少数的几个人外就只有他本人和夏玉琦了。”

    “事情太凑巧了,直到半晚的时候孙焰红才算是完成了承诺,退出天道盟,而就在当天晚上就出了事情,你说这巧合不巧合?”

    “而且从孙焰红被抓走的情景来看,对方一定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绝不是仓促而行,就连逃跑的路线都选择的恰到好处,这里面没有熟悉地形的人指引是绝对办不到的。”

    “还有一点,既然天道盟已然追踪到了孙焰红,却是借口对方不是天道盟的人也不出手相救,这借口太拙劣。”

    “毕竟夏玉琦还是天道盟的人,而且他在天道盟的地位还不低,单单就只是这个原因,天道盟的人就没有理由不出手!”

    “的确如此,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我认为孙焰红很可能就没有离开岳蓝城!”萧云说着竟是狠狠的一捶桌子。

    “那怎么办?”梦倪裳也不由得替萧云着急。

    “丰小冉或许是突破口,而且丰小冉把我引到丰荫城来定然不是心血来潮,定有他们的目的,我想···守株待兔!”

    “如何守株待兔?”

    “我想进入自由联盟···”萧云想了想道。

    “这很容易,待我和姐姐讲一下,姐姐和姐夫都是联盟中的主要核心长老,只要她们两个开口,加入自由联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姐夫?那是谁?”

    萧云心中一股杀意骤然间形成,几乎不能遏制!

    若是以前即使萧云听到这个消息,再是如何的心碎,也不会表现出来如何,他会将心痛掩埋在心底,还会默默的祝福着梦琉璃!

    但是现在的萧云却有一种冲动,他想要将那人碎尸万段,这种杀意难以遏制!同时他的心中对梦琉璃居然有了一种疯狂而渴望的占有欲。

    幻象再一次清晰的浮现在了脑海中,两人疯狂纠缠的动作、粗重的喘息和快意的呻吟刺激着萧云的意识,他的双眼现出了血红,同时双眼间似乎还有一层血气笼罩。

    梦倪裳紧靠着萧云,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但是他对面的白菲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白菲大吃一惊,她看见萧云这模样太熟悉了,熟悉到心惊,但是她知道她从未见过萧云这个样子,但却是看见过另一个人变得如此模样,“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是谁不重要的,云,你是不是应该祝福他们?”白菲说着,竟是身出芊芊玉手,紧紧地抓住了的手!

    一道柔和的内劲涌入到了的体内,让萧云身子微微一怔,刚刚要失去的意识又清晰了起来,只是他的头疼痛加剧,用裂开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痛!

    梦倪裳刚要说出口的话,被白菲打断,正要发怒,又见到她的手抓在了的手上!

    愤怒!强大的醋意爆发出来!

    “你干什么,放开云!”梦倪裳伸手打开了白菲紧抓着的手。

    白菲微微一笑,“那加入自由联盟的事情就交给这位倪裳姑娘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白菲说完站起身,持着剑出了雅阁。

    “云,这件事,你不要着急,姐姐听说你出事了,着急的不行,带着不少派里的姐妹出城去寻你了,我立刻就让派里的姐妹去寻姐姐回来···”

    萧云点了点头,又问道:“姐夫是谁,什么时候的事情?”

    梦倪裳丝毫没有感觉出的不妥,呵呵一笑道:“姐夫啊,名叫段惊羽,他是古派昆仑派的杰出弟子,昆仑派失主,众位长老联名推举他为门主掌门,但是姐夫说自己年轻,历练不足,现在只是代理掌门,由八大长老辅助。”

    “但是我相信不用多久,姐夫就会成为昆仑派的掌门人,而那时候姐姐也会成为神女剑派的掌门!”

    梦倪裳的眼中浮现出了一副场景:才子佳人喜结连理,普天同庆,两大门派尽皆来拜···

    她一点也没有发现萧云的异样,仍然沉浸在想象中。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的关系很好?”

    梦倪裳这才从想象中清醒了过来,长叹了一口气,“姐夫仰慕姐姐很久了,他们是一次偶然间相遇的,之后他就一直追求的姐姐,对姐姐那是千依百顺,只可惜姐姐视之如敝履,理都不理!”

    “一晃很多年了,自从姐姐出谷后不久一直到现在,他可是见证了姐姐从花季少女到了现在,他没有在交其他的女友一直的苦追着姐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就在岳蓝城一战之后他终于打动了姐姐的芳心···”

    梦倪裳说着眼中也露出了小星星,瞟了眼萧云,“有情人终成眷属,好羡慕姐姐啊,云···我们···”

    梦倪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低的几乎不可闻,害羞的低下头来。

    “是啊,见到他时不过十五年华,离开之时也不过二八芳龄,十一年过去了,琉璃姐按年龄来说也有二十七岁了!”

    “人生能有多少的二十七年,从二八芳华到如今,整整十一年,这人生中最美好的十一年啊···”

    萧云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梦琉璃在等待着她,十一年,整整的等了十一年,把自己最美好的芳华都用在了等待上,而现在在自己出现的时候她却很快就放弃了等待,选择了段惊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萧云心中暗道:“难道是在岳蓝城中一见,她见到自己正是青春鼎盛,是人生中最好的年纪,而她最靓丽的时光已然逝去,她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所有才选择了段惊羽。”

    “琉璃姐啊琉璃姐,你错了,你错的厉害,我怎么会这么看你,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美貌和年轻,而是我们有着感情,有着曾经同生共死的感情···”

    “既然你能等待十一年,为何不能再多等待一些时间,让我们相见···”

    “琉璃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委屈自己,我知道你心中喜欢的人一定不是那段惊羽,而是我!”

    萧云的心中莫名的痛楚,却是引发了不可逆转的巨变,让他与梦琉璃终生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