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心中莫名的痛楚,“既然你能等待十一年,为何不能再多等待一些时间,让我们相见···”

    “琉璃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委屈自己,我知道你心中喜欢的人一定不是那段惊羽,而是我!”

    “既然是最近他们的关系才得到的突破,你怎么称呼他为姐夫,这不合理?”痛在心中,萧云看似是淡淡的问着,但是他的心中确如大海惊涛,起伏不平!

    “他苦追姐姐多年,虽然姐姐从未理会与他,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姐姐就是他的人,而我···也一直称他为姐夫的?”

    梦倪裳心中有些不满,抬起头来看了看萧云,见只是盯着房门呆呆的不知看什么,心中老大的不痛快!

    “云,你出山了,怎么不来寻我,我可是想你呢,你···有没有想我!”梦倪裳的脸又红了,她搂住了萧云的胳膊,身体软软的靠了过去!

    “有···很想···”萧云微微一笑,脑海之中却是不断的浮现出梦琉璃的影子。

    “琉璃姐,还记得你刚出谷的时候我们胡诉心肠吗?我不会忘记,我喜欢你,琉璃姐····”

    梦倪裳看着萧云的笑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低下了粉颈!

    “姐姐都已经有了姐夫,看他们好幸福的,云,我们什么时候···”

    “琉璃姐有了姐夫,他们很幸福,很幸福···”萧云心中默念着梦倪裳的话,那云梦居小楼梦琉璃闺房之中发生的幻象再次出现。

    两人纠缠的身影不断的浮现,萧云心中欲*望的巨浪汹涌的冲击着堤岸,巨浪一浪高过一浪,一道比一道凶猛,猛然间将那道堤岸彻底地冲毁!

    “哗啦”桌上的酒水点心被萧云一下扫落与地,他将梦倪裳抱起按在了桌上,身子狠狠的压了上去,“霓裳,我们就现在···”

    “你干嘛,云,放开我,放开我,不要,不要,别这样,别···”

    屋中传出梦倪裳挣扎的声音,但是片刻之后屋中挣扎的声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旖旎而充满了诱惑吟吟**···

    春宵一刻释春意,不待追忆已恍然!

    梦倪裳面色潮红的整理着衣服,娇嗔的看了萧云一眼,衣服还没有整理好就急着冲了出去,埋头疾行却是撞到一人身上才醒过神来,她看到了抱着剑的白菲正看着她笑!

    “怎么了,梦姑娘,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走?”刚刚归来的白菲笑着问道。

    梦倪裳潮红的脸色更加的红,埋着头,整理着衣服飞奔而出,没命死的飞奔而去。

    白菲走进雅阁,门缓缓的关上!

    一地的狼藉,碎了的杯盘和撒满地的点心!甚至还有一件粉红色的内衣···是一件肚兜!

    桌上水机斑斑,还有一片殷红,像是湛蓝的湖水中盛开着一朵红莲花!

    景色旖旎又狼藉,情唧唧,爱戚戚,恨绵绵···

    “很厉害啊,我在门外站的腿都麻了,你才完事!”白菲笑吟吟的说道。

    “你····一直在门外?”萧云面无表情,看起来很是无所谓,但是心中很尴尬,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啊,好可惜啊,你若是喜欢我多一点,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就不会让给别人了···”白菲笑着做到萧云对面,内功一吐纯阳劲气将桌上的狼藉尽数摧毁,碎了的杯盘、茶碗已经散落的点心也被扫至一旁。

    “你什么意思?”萧云皱了皱眉问道。

    白菲呵呵的笑了笑,“你不觉得你的情绪有些奇怪?”

    萧云点了点头,“很奇怪,控制不住!只是现在我很清醒!当然,我更多的是···后悔!”

    “我也后悔了!”

    “你后悔什么?”萧云奇怪的问道。

    “后悔不该把这机会让给梦倪裳,因为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在屋中快活,而我却是忍的很辛苦,你懂的,更是因为若是换做了我,你就不用后悔了,因为你并不喜欢我,而我并非黄花少女,早非纯洁之身,你根本就不会对我的伤害感到无法弥补!”

    “或许是···”

    “你变得无情了!”

    “我无情?···为什么会这样?菲儿姐姐,你一定知道是不是,你冲击的我的穴位是什么穴位,它能够让我保持清醒!”

    “不行的,冲击穴位那也只是暂时的,仅仅是压制!早晚会爆发,而且压制的时间越长,压制的力量越大对你的伤害越大···”

    “本来我是想支走梦倪裳的,但是转瞬一想,你并不喜欢我,而是我单纯的暗恋着你,所以我走,把她留下,现在我后悔了,因为你绝对不会伤害你喜欢的人,你狠后悔,很自责!”

    “是,我会对她负责···但是我很奇怪,我对她从没有过那种想法,我是有些喜欢她,但是喜欢的有限···”

    “你对她的姐姐有过那种想法···,你真心爱的人其实是他的姐姐,但是我却是感觉得出你心里还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你心里的位置更重!”

    “是!”萧云回答的很是坚决!

    “她对你做过伤害的事情,或者是她出事了,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不错,我很喜欢她,是很喜欢很喜欢,为了她我的性命都舍弃了,但是她却是暗算我,一心想要我死!天意弄人,我活了,她却死了!”萧云脸上哀伤之色更浓。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萧云疑惑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我白菲的能力,我能看破人的心思,你的一个微小的神情、表情变化都逃不过我的眼睛!通过这些微小的变化我就能够猜透他们的心思!”

    “说!”

    “说什么?”白菲似乎有些不解。

    “你明白的!”

    “我不明白的!武林之大先前只有一个人的心思我看不懂,看不透,但是就在刚刚却是变成了两个,意识清醒的你成为了另一个我看不懂的人!”

    “我为什么会这样?”

    白菲笑了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体内有一个不属于你的意志,就像是服用了意境种子一般。”

    “但是意境种子中不存在自己的意志,只是一种意境体悟,而你体内却有一种意志,这种意志影响着你,让你出现不该出现的情绪···”

    “意志?”萧云眉头紧皱。

    “是,你一定是遭遇了什么特殊的东西,这东西中有很强的意志,这股意志入体,影响着你,甚至···控制着你!”

    “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很奇怪的东西,菲儿姐姐,你接着说。”

    “这东西一定不是好事物,恐怕是当初的六道魔门之物,其中蕴含了很多负面的意志,你所表现出来的我能发现的就有:愤怒、嫉妒、杀戮和色欲!”

    “你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所以你有色欲,你一定身负血海深仇,见过大量的流血,所以你有很强的杀戮欲,同时你对某些人心中有着嫉妒,因此你很愤怒,愤怒到想要杀人,但你竭力可知着这种冲动,让你无处宣泄你的愤怒,从而更加的激发了你的色欲,这其实也是一种发泄方式。”

    “除了这些以外或许你还会有权欲、诱惑、暴怒、懒惰、贪婪、暴食等负面的影响!”

    “你见过这样的人?”萧云不怀疑白菲所言,但是她对这种这么清楚那么她一定是见过这样的人。

    “见过,她比你的情况还有严重,不过她将所有的负面影响尽数化作了最单纯的杀戮,没错她的世界只有杀戮,在她眼中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活物皆可杀,她见过流血,见过屠戮!”

    萧云挠了挠头,“因为我有感情就会出现色欲,因为我有血海深仇,就有杀意!我要想摆脱这意志的控制就只能抛弃种种感情、仇恨···”

    萧云脸上露出了担心之色,“那样你就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必须有一个意志,而你的意志只要足够强大,就会不受那意志的影响,反而会炼化那种意志!”

    “自己的意志?那是什么?”

    “对,这种意志就是羁绊!你心中总有一个羁绊,而这羁绊就是你坚定的意志来源!”

    羁绊留心魂,心魂炼识海,萧云的识海能否因为羁绊而变得强大,还是因为羁绊的脆弱而被外来的意志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