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在云梦居山谷中一呆就是十年,这十年间根本就没有听到过多少武林中的消息,既然是熟悉就一定是自己在来云梦居之前听到过的这个名字,那么就一定是在天道山上。(书=-屋*0小-}说-+网)

    天道山上的时候萧云倒是交下不少的朋友.最要好的除了夏玉琦、孙焰红、萧懿航等人之外,交情都很一般,这么些年了名字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这陈天成的名字怎会如此熟悉?

    萧云想了半晌,灵光乍现,终于想起了这个陈天成是谁了.。

    天道盟大会召开,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叫天谷子的他的身边不就是一个叫陈天成的人吗?

    当初天谷子还要给花清影和陈天成搭线结为连理,不过那陈天成没有答应,花清影也就趁机借坡下驴,此事就不了了之.

    正是因为那一日花清影与天谷子相谈,才让花清影急匆匆的要逃走,却是最后落个身首异处,难道这陈天成就是那个陈天成?

    萧云从陈天成联想到了花清影,又不由得勾起了心中的痛,花清影的音容笑貌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笑的灿烂的如盛开的鲜花一般的花清影脸上骤然就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喷出形成了一片血舞,同时她的身上出现了无数的伤口,血雾弥漫!

    萧云的眼中又泛起了通红,杀意在胸中聚集,刚刚平复下的情绪,再一次爆发!

    “杀!杀!杀!一切皆杀,血染大地,一怒血屠百里```”一个声音在的脑海之中叫嚣着,让萧云有一怒血杀万里的冲动!

    剧烈的头痛让萧云浑身被汗水打透,但是他连哼都没哼一声!

    梦琉璃的身影浮现在了的脑海中,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就像是盛开了的百合花.

    “我不能沦为杀戮的机器,不能彻头彻尾的成为疯子,为了琉璃姐,我不能,霓裳,我不能`没有琉璃姐```”

    坚定的信念在的识海之中展开,羁绊的力量很快就将心中的杀意压下,头痛也渐渐的消失,他的意识又恢复了清明.

    萧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却是心中一阵的愕然和苦笑,“到现在为止我占有了霓裳的身子,但是我心中想念的却仍然是琉璃姐,她才是我心中的羁绊···菲儿姐姐,你害了我啊,我已经占有了霓裳,又怎么能够和琉璃姐总结连理,为什么不是你,换做你,我不会这么痛苦?”

    萧云现在也很苦恼,也恨白菲当时为什么不把梦霓裳支开,反而是她走。若是那人换成了白菲,萧云定然不会这么纠结和痛苦。

    白菲懂人心,知人性,她与萧云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却深深的知道萧云的承诺那是重如千钧,萧云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会坚定不移的信守!

    但是白菲又不懂人心,不知人性。

    她经历过爱情,但那绝对不是真爱,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情,那只是一场交换,是利益的交换,而她喜欢的人答应与她长相厮守的人,却是为了利益选择了别人,放弃了她,所以她认为萧云占有了梦霓裳的身子就会为他负责到底,就会成为他的羁绊。

    但是白菲错了,羁绊是可以改变,可以不断的更换,但是那却是人心中最刻骨铭心的东西,绝不是你的负责、承担就会改变的!

    在活着的人中梦琉璃在萧云心中的地位简直是无法撼动,无论他是不是占有了梦霓裳,这都不会改变!

    当然萧云会对梦霓裳负责到底,这就是他心中的纠结与痛苦,他骗不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他要改变自己心中的羁绊,让梦霓裳的身影在他的心中逐渐的完美,完美到超越过梦琉璃!

    但这并不容易···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声音是向这这边来的,只是来人仿佛是穿了破鞋一般,抬不起脚来,简直就是拖着鞋在地上行走,刺啦刺啦的声音有些刺耳。

    萧云微微起身,又躺下,他知道是谁来了,这个人自己还是不要多接触了,萧云如此的想着。

    丰小冉满脸颓废的推开了房门,拖着疲倦的身体,一步步的向床边挪去!

    他打了个哈气,耷拉着眼皮一步步的向前挪!

    他实在是太累了,三天三夜未曾合眼,这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眼下他只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哪怕是一睡不起!

    只是床上躺着一个人,他以为是眼花,自己的床上不应该躺着人,他揉了揉眼打起了精神一看,果真是躺着一个人!

    “靠,你居然在这里睡大觉!”

    丰小冉怒了、燃了,三天三夜啊,三天三夜没合眼就是为了寻找这个人,没想到他居然躺着睡大觉!

    丰小冉本就应该回来看看,但是他一直没有回来。一来是他觉得没有理由回到这里,更是因为丰小依一直在城内外的奔波寻找萧云的下落!

    丰小冉不想这么奔波的寻找,他就觉得的这人死不死根本与他关系不大,但是丰小依在苦苦寻找难找萧云的下落,他不敢休息,他太知道那样的后果了!

    实在是累得不行,他想着偷着跑回来休息片刻,仅仅是一片刻就好,没想到回到住处的时候却看见自己苦苦寻找的人正在床上睡大觉!

    丰小冉心中的这种气愤简直就是难以形容,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但是萧云完全不理会他,只是以为他是在演戏,毕竟自己并没有让他如此关心的理由!

    丰小冉揪着萧云的衣领,想把他揪起来但是他却是没有一丝的气力,只是挥了挥手就将他推开!

    萧云起身好奇的打量着丰小冉,不由得一笑,“小冉兄弟这是怎么了,弄得如此狼狈?”

    “你好好意思说,这还全不都是你害的,我们千辛万苦的寻你下落,好啊,你居然躲在这里睡大觉?”

    “你千辛万苦的寻我干什么?你们?你说的是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丰小冉一时的口误,他不敢说出真相,当然这也没有一个好的借口遮掩。

    “是哪个追杀我的白衣女子吧?你和她什么关系?一个掳走了焰红姐还苦苦的追杀我,一个还还假惺惺想要帮助我救出焰红姐,你们玩的手段实在是不很高明···”

    “你···,你居然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丰小冉有些惊讶!

    “在雾云城的时候我们应该是见过的,你仅仅是换了装束,没有这么潇洒倜傥而已,而那白衣女子却是化妆成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独眼的黑衣男人。”

    “你早就发现了?”丰小冉更是吃惊!

    直接将事实挑明的萧云与被揭开秘密的丰小冉、丰小依之间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