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毫不掩饰的将自己已经发现丰小冉的事情讲了出来。

    “你早就发现了?”丰小冉更是吃惊!

    “没有早发现,否则你们的奸计才会得逞?我也是刚刚知晓,否则也不会随你到丰荫城!你我毕竟相识了一场,说起来你还真是救了我一命,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你走吧!”

    丰小冉握了握拳,最后又换上了一副笑脸,“云兄弟,这里面有些误会,我可以向你解释,等解释清楚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萧云不置可否,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听你解释!萧懿航人面兽心,惯用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把戏,你是他的人,你让我怎么信你?”

    “你们设法抓了焰红姐,我本打算抓你逼问口供,但是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今天就放你一马,今日起你我恩义已决,再相见就是仇敌!”

    “你,云兄弟,何必做的这么决绝呢?”丰小冉突然又嬉皮笑脸起来。

    丰小冉看着萧云凌厉的眼神,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他的眼神太阴冷可怕,比之三天之前简直有着天壤之别,这三天之中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使得误会加深,否则也不会如此···

    “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是请教高人,而且这本也不是自己的事情,更何况没事,应该告诉她,让她安心!”丰小冉心中想着。

    “其实我们不是敌人,真的,你还是我的···厄···”丰小冉说到最后又将话止住。

    “我们有缘再见吧!”丰小冉说到这里苦笑了一声,这里面的事情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的清楚的,当下他拱了拱手,强打起了精神,转身就走。

    “慢着,先别走···”

    “怎么,你后悔了,想要动手不成?现在我精疲力竭,只好任你摆布了!”丰小冉说着摊了摊手,表示束手待毙!

    “没有,只是给你点东西,让你拿给追杀我的疯婆娘!”

    “疯婆娘?在说谁?这要是让她听到的话,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丰小冉心中想到。

    “什么东西?”

    萧云把一叠银票递了上去,“给那疯婆娘,我欠她的,而且这也本是她应该得的!”

    丰小冉没有在说什么,接过银票塞进兜中。

    萧云休息了一夜,到的第二天天刚放亮就已起床!

    客栈后院很空,萧云的剑背在了身后,手中的是一把软剑,这是从焰红武器铺买来的那把!

    这把软剑的品质不错,钢口也极佳,萧云相信若是这把软剑和自己的云梦柳宝剑刃口互撞的话,相信输的恐怕是云梦柳宝剑了.

    不过这把软剑是十足的软剑,而云梦柳宝剑却是一把韧性十足的硬剑,这就是本质上的不同!

    说起硬剑,韧性能比得上云梦柳的武林兵器谱上不存在,就单轮钢口锋利度还是这么好的剑就十分难得.

    剑的硬度越大,刃口的锋利就越差,,这就是一个事实,而这把软剑的钢口锋利度超过了大多数的硬剑,而且已经与排上前十的宝剑都不逞多让,这也是这把剑的宝贵之处!

    萧云舞动软剑,软剑缓缓而动,剑上没有什么光彩流转,看起来平平常常。

    这是在锻炼对软剑的控制力道!

    看似平淡无奇的舞动,其实内劲在剑身之中来往穿梭,不同力量的内劲,不同属性的内劲,以及控制着剑身向不同方向扭转的内劲等等在剑身之中并行变化穿梭!

    软剑时而发出一个轻微的颤抖,时而挽出几个剑花,时而剑身一个扭曲···

    身旁时不时的有练剑武林中人走过,其中也不乏高手,看了萧云舞剑都不由得叹气连连,甚至很多人看见舞剑都发出了嗤笑之声。

    萧云舞剑实在是不得章法,看起来倒像是一个老头子抡扫把,也无怪这些“用剑行家”耻笑。

    萧云满不在乎,在众人的叹息和耻笑声中缓缓的舞剑!

    萧云的剑舞的很慢,但是剑身中的真气运转却是很快,快似电、快如风,只是无人可以看见!

    萧云缓缓收剑,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两个身影,两个靓丽无双的倩影,两个人就像是洁白的莲花一般一尘不染,又似是天女降凡,光彩照人!

    梦琉璃和梦倪裳结伴而来,两个人面带微笑的看着萧云,只是一个人眼中似有躲闪之意,却又忍不住的偷看,将浓浓的情意掩藏在了心底,另个一人面色含春,双眼之中流淌着一弯春水,情意毫无掩饰!

    萧云面带微笑,但是心情却是复杂至极的将梦氏姐妹让到了雅阁之内,摆上了点心茶水。

    “云,你出的云梦居来,怎的不来寻我,害我担心死了?”梦琉璃微笑着问道。

    萧云却是苦笑不能答,总不能说是看见你又得新爱舍我不顾,心中难受,不肯相见吧。

    片刻之后萧云才道:“只是我刚出云梦居山谷,道路不熟,也不知琉璃姐下落,也是不巧刚出谷正遇到血魔女,惹怒了其中一人,故而被她们纠缠,耽误了寻姐姐的时机了。”

    梦琉璃点了点头,“来了就好,只是不知两位爷爷和仙子师尊可好!”

    萧云点了点头,“他们很好的,梦爷爷还和柳仙子师尊皆为连理了呢,不过倒是气的云师尊大醉了三天三夜。”

    这本是一件大喜事,但是萧云仅仅是淡淡的说着,并没有半点的笑意,萧云心中清楚此时的三人怕也是早登极乐。

    “可是惨了云爷爷了!”梦琉璃也没有笑意,倒是梦倪裳却是笑意盈盈,“爷爷终于成功了呢,不知多少年了,他终是得不到仙子师尊的芳心呢?”

    萧云苦笑了一下,不在说话。

    梦琉璃道:“听倪裳讲,云弟可是要加入自由联盟?这本没有什么难事,我倒是可以给云弟当个介绍人···”

    萧云道:“姐姐之能,云自然知晓,只是云所图甚大,可能有损自由联盟的利益,若是姐姐介绍我入盟,将来必然会给姐姐带来麻烦,怕是不妥!”

    梦琉璃眼珠转了转,道:“云弟且说说,你要加入联盟却是为了何事?”

    萧云把要救孙焰红的事情讲述了一遭,但是却没有把里面诸多的蹊跷之事告诉梦琉璃。

    梦琉璃醋意浓浓的道:“你要救的这孙焰红只是你的一个好朋友?难道不是情人?说实话是不是去救你的情人?”

    梦倪裳不满的道:“姐姐,那人怎么会是云的情人,云的情人是···”

    梦倪裳说到这里知道自己失口,连忙低下了头,用喝茶水掩饰自己心中的慌张,但是却引起了梦琉璃的主意。

    一语道破机关,不知梦琉璃将如何面对已经发生了关系的萧云和梦倪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