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倪裳一语话破机关,“姐姐,那人怎么会是云的情人,云的情人是···”

    梦倪裳说到这里知道自己失口,连忙低下了头,用喝茶水掩饰自己心中的慌张,但是却引起了梦琉璃的主意。

    梦琉璃的眼中带着笑,心中却是针扎般的痛,但却是假装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孙焰红?这个人我听说过,她打造的兵器武林绝双,但是自由联盟好像对她并没有兴趣,而且最近自由联盟也没有时间在她身上花费功夫!”

    梦琉璃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痛,脸上荡漾着笑意的道。

    萧云明白,梦琉璃所言和白菲的推测刚好的吻合。

    “孙焰红被掳到了这里的信息是天道盟的人传来的,或许他们是有意引我前来,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难道自由联盟中有他们必得的东西?”

    梦琉璃点了点头,“这个很可能就是天道盟的目的了,最近江湖流传萧百荣的宝藏重现江湖,引得武林风云动,而我恰巧得到一份藏宝图,这或许就是天道盟的目的。”

    “萧百荣的藏宝图是真是假尚且不知,就引起了武林的轰动,这我也很好奇啊。”萧云说着看向梦琉璃。

    “呵呵,云弟,你终于露出了马脚了,你就是为了这藏宝图来的,还和姐姐打哑谜?”

    萧云傻呵呵的笑了笑,道:“琉璃姐,到底方不方便让我进联盟?”

    梦琉璃道:“要进联盟自然是不难,只是我神女剑派毕竟是小门派若是出了这等大事我也担当不下来,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人,让他介绍你入联盟当是无妨!”

    萧云道:“琉璃姐此话何讲?”

    梦琉璃道:“我认识一人名叫段惊羽乃是古昆仑派的代掌门人,由他给你介绍入派,当是无妨!”

    一听段惊羽的名字萧云顿时心如刀绞,眼中也流露出了痛苦之色,看着梦琉璃嘴角之上挂着的甜蜜笑容,萧云不知心中是何滋味,反正就是难受,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的难受。

    梦琉璃看到了萧云眼中的悲伤、痛苦,似是未见,微微一笑道:“我和他的关系很好的,即使到时候你出了事情,他也不敢责怪我,即使他问起这件事来,我就告诉他我就是故意的,他也不能拿我如何,更主要的是联盟追究起来也不会拿他怎么样,毕竟他的背后是昆仑一派。”

    “他对琉璃姐的感情真好!”

    萧云的痛苦之色显示在了脸上,想要掩藏都难以掩藏的住。

    梦琉璃脸上带着笑,心中又如何的不痛,只是她比能掩饰罢了。

    萧云的头剧烈的疼痛,似是炸开一半,他皱了皱眉,痛苦之色更甚!

    看着的痛苦,梦琉璃的心软了,若不是当着妹妹的面,她真想安慰安慰他,但是当着梦倪裳的面,她必须忍住!

    “云既然是要加入自由联盟,而且你的目标是藏宝图,所图不小,姐姐离开你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你的武功进展到何等地步了,不如让姐姐看看你的武功如何?”

    “好啊,好啊,我也不知道云的武功到底如何呢,若是太差劲的话,万一出了事情,要我如何是好?”梦倪裳也插言道。

    萧云看了看梦倪裳,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眼光最终还是落在了仙子一般的梦琉璃身上。

    梦琉璃点了点头,道:“云,江湖险恶,无论是谁你都要认真的面对,我知道你对姐姐没有杀意,这比试是比试不出来结果的。”

    萧云笑了笑,没有说话,很显然梦琉璃说的都是实话,他绝对不会对梦琉璃拔剑!

    “云,你记着,无论你面对谁,一旦在战场上相遇必须抛开一切私人恩怨,既然拔了剑就要分生死,拔剑的时候就意味着对方就是敌人身边就是战友,如果友情需要手软来成全,那么着友情不要也罢!”

    萧云明白,点了点头,“谢谢琉璃姐,所有我无法对琉璃姐拔剑!”

    “云弟,其实你也没有必要如此执著···”她说着看了看梦倪裳,接着道:“要看你的武功也不难的,第一就是你自己练,我在旁看就好了,此法虽好,但却是有失偏准。”

    “第二就是你暂时的忘记你我的友情,把我当成你的敌人,难道你还怕伤了姐姐不成?”

    萧云苦笑道:“我不怕伤了琉璃姐,倒是怕琉璃姐伤了我,琉璃姐的剑很厉害,而且琉璃姐那回眸神情的一笑更是厉害,伤人于无形···”

    岳蓝城酒楼上,梦琉璃对段惊羽嫣然一笑,萧云看的清楚,这一笑就像是一把剑狠狠的刺伤了他的心。

    萧云的话梦琉璃懂!

    “倪裳,你先回去,约段大哥今晚掌灯十分凤仪亭与我相见,莫要耽误了!”

    梦倪裳不想走,她还没和萧云说上几句心里话,但是姐姐的话她又不能不听,嘟嘟囔囔了片刻,看向萧云,希望萧云给她个留下来的理由。

    但是萧云就像没看到梦倪裳那幽怨的眼神一般,“倪裳,你先回去,晚上谈完正式我请你喝琉璃姐吃顿晚饭!”

    梦倪裳的心顿时犹如小鹿乱撞,“晚上···吃饭···之后呢?”顿时她的脸上飞红霞。

    雅阁的门重新关上,梦琉璃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云,两位爷爷和仙子师尊是不是···”

    萧云点了点头,“琉璃姐,你也不必难过,梦爷爷真的是和仙子师尊说是得以解脱,他们带着一脸的笑容等待着死亡,他们没有一点的遗憾,反而很开心!”

    “是谁?”

    萧云摇了摇头,“两位爷爷和仙子师尊没有说,只说是有仇人寻仇上门,这是三位老人家憋在心中的一个挂念,真的是得到了解脱,所有琉璃姐不要难过。”

    梦琉璃说不难过,眼泪却是止不住!

    萧云很想把这梨花带雨的女孩拦在怀中,但是他不能,道德上决不允许他这么做!

    哭了半晌,梦琉璃终于打起精神,“我还是看看你的武功吧,你这样贸然进入联盟我放心不下,两位爷爷和仙子师尊把所有的心血都交给你,你若出事,他们在地下也定会埋怨琉璃。”

    萧云的头很痛,痛苦的五官都有些扭曲,“琉璃姐,你忘记了你出谷时的承诺?你忘记了云···”

    萧云浑身颤抖着,极力的对抗着脑海中发出来的那个声音影响,“占有她,占有她,占有她···”

    他的手颤抖着抓住了梦琉璃的柔夷。

    梦琉璃也是浑身的一颤,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但是她的手却没有抽回,她看到太痛苦了,这种痛苦她懂!

    梦琉璃微微一犹豫之际,萧云却是感觉到梦琉璃没有反抗,大胆的把火热的唇凑了上去,红唇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就已顺从。

    迷乱的情,错乱的爱,一个失去了理智的人,一个被感情压抑的人又将发生什么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