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颤抖着抓住了梦琉璃的柔夷。

    梦琉璃也是浑身的一颤,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但是她的手却没有抽回,她看到太痛苦了,这种痛苦她懂!

    梦琉璃微微一犹豫之际,萧云却是感觉到梦琉璃没有反抗,大胆的把火热的唇凑了上去,红唇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就已顺从。

    梦琉璃的体温的急剧的飙升,感觉那飙升的温度要将自己融化,多少年的感情骤然间得到了释放,这种感情她难以把握!

    萧云的手触碰到了她的禁区,梦琉璃骤然间像是触了电一般,浑身一颤,她的意识没有迷失,自己尚且清醒的头脑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

    她一用力双手将萧云推开,她喘着粗气,红着脸看着被推开瑟缩成一团的萧云,又是心下不忍,但是最终仍是咬了咬唇,“对不起,云,我有了喜欢的人···你忘记我吧。”

    梦琉璃推门而去,萧云抱着头,用头狠狠的撞着桌子,桌子瞬间化为齑粉。

    “清醒过来,清醒过来!云,你要清醒过来,你不能迷失自己,迷失了自己就寻不到自己,也将失去我···”

    在萧云的脑海中梦琉璃的声音震撼着他的意志,唤醒着他的头脑,他的眼中逐渐的恢复了清明,只是头痛依旧。

    萧云知道自己失控了,还好是梦琉璃将自己推开,否则一旦既成事实,自己面对着她们姐妹将何去何从!

    “琉璃姐生我的气了?”

    萧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惹梦琉璃生气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任何人也不能伤害她!

    萧云提剑追了出去,但是此时街上早已经没有了梦琉璃的影子。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络绎不绝,但是唯独没有自己熟悉的那个身影,现在他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感到极度的失落,整个人像是突然间失了魂一般。

    他失魂落魄的缓缓转身,他的眼中没有目标,眼睛虽然睁着,但却是看不到任何的东西,眼光失神的,呆呆的,他的灵魂随着梦琉璃的远去而不知飘到了何处。

    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往哪里走,直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孔,他撞到了一个人!

    他勉强的打起精神,入眼的是一片粉红,他撞到的是一个女人,一个身穿桃红色衣服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他没有印象,但是当他抬起头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脸色巨变!

    竟然是追杀自己的那个疯女人,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衣服,手中提着的居然是一把带着碧绿色剑鞘的宝剑!

    “是你?”萧云的脸色又归于平静,突然间恢复的眼神光彩又渐渐的失去。

    萧云苦笑一声,“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来吧,我今天不想逃了,她被我惹的生气了,再也不会理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兴趣,干脆让你一剑杀了我岂不是解脱?”

    “你的心死了?为了一个女人?仅仅是因为你而生气负走的一个女人你就自暴自弃了,你这样的男人不配我拔剑,我丰小依的剑杀了你就是对我的剑的一种侮辱,同时也是对我的侮辱,我看错了你,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为了一个负气而走的女人就自暴自弃,这不是我···不是我···我还有大仇未报,我不能死···”萧云抱着头,眼中泛起了血红!

    一股劲气悄无声息的侵入萧云的体内,顿时让他经脉一阵的疼痛,同时意识却是清楚了起来。

    “你是谁,你到底是帮我还是要杀我?”萧云知道是那叫做丰小依的女子出手,将他拉回了现实,救了他一命。

    “我是不忍心看你自暴自弃的样子,你不应该这样···几天之前你不是这幅样子,这三天中你遇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自暴自弃起来?”

    “幽冥魅力没有这样的力量,你身上荡漾着一股阴邪的力量···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萧云似乎被人窥破了秘密,心中莫名的杀意升腾。

    无边的杀意在胸口聚集,似要将身体撑爆···“杀了她,杀了她,不能让她知晓你的秘密,杀了她····”萧云的识海之中似是一个声音在回荡。

    萧云的剑骤然间出手,毒蛇一般的窜向丰小依的胸口。

    丰小依笑了,有这么浓烈杀意的人不会是失了魂,死了心的人,倒像是恶魔附体,失了魂,死了心的人难救,但是恶魔附体的话····

    一道粉红色的光影向着城外奔去,萧云紧追不舍,他的眼中泛起了一片的血红,他看到的是一个血色的世界,眼前他失去了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整个世界,只有一个人影,那就是自己的目标!

    醉红楼中。

    一个粉衣少女倚窗而坐,她歪着头看着从眼前划过的两个身影,皱了皱眉,而后脸上浮现出了怪异的笑容,她手中一朵鲜红的玫瑰花,花瓣无声的凋落,同时她一手捂住胸口,却是眉头紧皱,“我,我,我怎么了,怎么感觉胸口很痛,似乎有一物要破体而出?”

    “不好了,琉璃大师姐,你刚刚吩咐我们去保护的男人不知怎么的跑出了客栈,然后失了魂一般的在大街上走,可是突然遇到了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女,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他发了疯一般的追着那女人向西城外奔去!”

    一个神女剑派的女子慌慌张张的向梦琉璃说道。

    “什么?失了魂?粉衣女子?是不是前两天来总坛捣乱的粉衣女子?”梦琉璃心中大急。

    那神女剑派的女子点了点头,“就是她,她的一缕头发遮着左半张脸,我不会看错!”

    梦琉璃豁然起身,向着西门疾奔,“云,你怎么这么傻,是因为我的拒绝吗才让你失了魂吗,那粉衣女子分明就是追杀你的人,云你要撑住,琉璃姐马上就赶到!”

    炎热的丰荫城突然间降下了一缕清凉,萧云所过之处尽数笼罩了一层白霜!

    西门之外的树林中丰小依手中的剑缓缓出鞘。

    一道血红的气劲骤然袭来,席卷天地,丰小依闪身躲过,那血红色的气劲骤然间分成数股,向着丰小依罩来,就像是一个血色的剑气牢笼,笼罩八方四野!

    “天地血牢!笼罩天地!”

    “剑罩人间!”

    丰小依剑光如水,剑罩人间所成的一片剑网将天地血牢打得千疮百孔,人也从血牢之中脱出。

    血红色的气劲骤然回笼,拧成一股向着丰小依绞杀而来,所过之处卷起满天的沙石草叶就像是一个血色龙卷风!

    丰小依凝神发力,剑上亮白色的光芒劲气亮起,立剑怒劈,向着卷来的血色龙卷风轰去。

    “轰”一声巨响,碰撞的气劲炸开将周围的树木都炸的碎屑翻飞。

    丰小依感到胸口发闷,大意了,实在是太大意了,她没想到的萧云内功如此强横,这一下就已经震的她气血翻涌,这是本不应该出现的奇迹,一个意境高手居然被一个非意境的高手震退!

    越是如此,丰小依越是开心,这才是好男子,这才是配得上自己的好男儿!

    萧云身法犹如鬼魅,趁着这气劲的碰撞之计已然贴近了丰小依,手中云梦柳宝剑洒下一片银茫罩向丰小依。

    功力突然间大增,武功路数又变得异常诡异的萧云面对着真正的高手,两者对决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