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缓缓的抬起头来,此时他眼中的红芒已经不见,露出了黑白分明的眼睛,他的眼中带着笑,带着浓浓的情意看着梦琉璃。

    “琉璃姐···”

    萧云抬起手,想要抓住她的手,但是他浑身没有一点的气力,身子一软,意识一黑昏迷了过去!

    “你这妖女,竟然把云伤的这么重,我杀了你···”

    梦琉璃大怒,内劲骤然爆发,在内劲的作用下她的秀发飞扬,衣裙飘舞,像是天仙谪凡!

    梦琉璃的剑一招一式看似平淡无奇,但是渐渐的却把你拉入到了绝境之中,她的剑不是快剑,但却是绝剑,她的绝是绝命的绝,绝望的绝,一旦被她的剑势罩住,一招一式都要按照她的剑势走下去,直到最后的绝望,这就是神女剑派的神女十三绝剑!

    并不快的剑势能将人拉入到剑势之中,凭借的就是剑的力量!

    梦琉璃的剑是重剑,而且是重剑中的重剑,看起来不很厚重的宝剑,乃是一块天外陨铁打造,其重无比,使将起来就像是巨棍、大锤一般!

    神女剑派脱胎于古墓派,但是却是脱去了古墓派的剑术,专门修习剑气为主,所以神女剑派最厉害的还不是剑术,而是剑气!

    梦琉璃的剑气尤为厉害,神女灭魔剑气乃是武林中排的上前三的剑气,尤其是梦琉璃施展出来,剑气更加的恢弘、波澜壮阔,有堪比神女剑派祖师的剑气之称!

    梦琉璃在云梦居山谷中收到云梦三圣真传,其武功造诣本就不低,出江湖之后加入神女剑派,将自身所学融入到了神女派的剑气当中,自创了漫天花雨绝剑气!岳蓝城中一战,冰宫不泪天的天之骄女沈如云就是死在了漫天花雨绝剑气之下。

    梦琉璃的剑气挥出就斩断了丰小依的剑势,同时与丰小依剑气对撞之下,将她震得后退吐血,这不能不说神女灭魔剑气的威力,其中也透露着梦琉璃的力量!

    丰小依气血翻涌,本来连续施展强绝悍招就以耗尽气力,没想到却有来了一个劲敌,一下子还被震伤,此时她面对着怒火攻心的梦琉璃也是头痛不已!

    神女剑势展开,沉重无比的剑势一下子就将丰小依笼罩!

    若是平时丰小依完全可以凭借着霸剑的强霸剑势硬生生的冲开梦琉璃的剑势,但是现在她却是做不到。

    剑势笼罩之下,丰小依被梦琉璃剑势牵引,渐渐的陷入到了被动,而且露出了破绽!

    破绽就意味着被人有机可趁,但是梦琉璃并没有急着攻击她的破绽,在剑势的牵引之下,丰小依发现自己的破绽越来越大,眼见在这样发展下去破绽大到不能弥补,那么此时就是自己的绝命之机!

    丰小依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如此下去用不了几招,自己的破绽就会变得无法弥补,而对于无法弥补的破绽那结局就只有一个!三招,三招已是极限!

    “要遭!”

    骤然间丰小依的身形急动,快速的游走,企图以自己快速的身法针对对方剑势上的缓慢!

    梦琉璃的剑虽然不是快剑,但是她的身法却是极快,而且她的剑势极其的威猛,以强横的力量摧毁阻挡它的一切,如此一来却是省下了挥剑的距离!

    丰小依的以快制慢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你是谁?”丰小依一边抵挡着梦琉璃的剑势一边问道。

    “妖女,你害我云弟的性命,今日绕不得你,前些日子没有在总坛之内遇到你是你的运气了,今日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是侠影的什么人?难道是你伤害了他的心,让他心死?他心若死,不过是行尸走肉,拜你所赐!”

    “你胡说,我没有···”

    梦琉璃知道丰小依说的是事实,是自己与段惊羽的“亲近”惹得他心痛,又是自己“无情的拒绝”让他以为自己的心已属他人,所有才导致的心很受伤,甚至心死。

    被丰小依说中的心事,梦琉璃心中受到了震撼,手中的剑势骤然间出现了破绽!

    本不该出现的破绽,连绵不绝施展出来的神女十三绝剑居然出现了破绽,这是梦琉璃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这就是丰小依的力量,她曾经不削一顾的力量,属于别的道派的力量。

    梦琉璃人受到了丰小依莫名力量的撼动心神而引起的失神,这种失神本来不会影响大局,但是她面对着的是高手、绝顶的高手,一个小小的破绽都会改变结果!

    丰小依一声娇喝,“剑罩人间”,抬手间一道剑网罩向梦琉璃,剑气激起道道黄沙,顿时遮天蔽日,阻人视线。

    梦琉璃手中宝剑横扫,顿时剑网溃散,与此同时丰小依却是趁势逃出了梦琉璃的剑势笼罩!

    险象环生!这就是险象环生,自从丰小依出道江湖以来这是她遇到的最大的危机!

    “被我说中了心事,还不承认?你怎么能这样对他,还有脸指责我是妖女,我看你才是···”

    丰小依知道眼前的这貌若天仙一般的女子就是自己的情敌,而且是强大的情敌,当下言语自然不太好听。

    “云刚出山不久,并未有任何的仇人,你为何苦苦追杀她,你到底是谁?”

    梦琉璃自然不会在伤害萧云的事情上纠缠,那样会将自己陷入到了被动的局面,毕竟她说的都是事实,她自己的心又何尝不痛?她自己都这么痛了,自然知道自己伤的他有多深!

    “早晚我会杀了你,今日作罢,下次再见,手下在不留情!”丰小依冷冷得到。

    “我也是···希望下次你再也不逃走,而是死战!”梦琉璃毫不示弱。

    丰小依冷冷一笑,“就凭你还想杀我,还不配!萧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再伤他的心!”

    丰小依已是血染衣裙,而且极度的虚弱,万一梦琉璃再次发难,她再难幸免,所有趁机而走乃是上策。

    梦琉璃见丰小依逃走,本想追赶但是想到还昏迷不醒,眼下只能先照顾他了,只是当她回身之时大吃一惊,萧云居然已不见踪影!

    梦琉璃记得昏迷之后,她就把他平躺在了草地上,但是现在平躺的地方空空如也,萧云的佩剑云梦柳也已不见,那所躺之处草被压弯,而且还有明显的血迹!

    是谁掳走了萧云?

    梦琉璃整个人的精神顿时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呆呆的跌坐在地上,剑也撒手,掉落在身旁!

    “一定是有人趁着自己和那妖女打斗的时候将带走的,是谁呢?丰荫城中能在自己眼前无声无息的带走人的本就是不多,会是谁?”

    是谁带走了萧云,退走的丰小依是否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