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佳人有约重要还是童年的回忆让他有着更多的回味?

    其实萧云也是打算整理一下心情,自己和梦倪裳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这是事实无法改变,能改变的就只能是对梦琉璃、梦倪裳的爱。

    对梦琉璃的这份爱会不会因为搁浅而变淡?

    萧云不用怀疑,不会!这份爱会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是浓郁!

    但是却有一个办法可以!

    梦琉璃是和段惊羽两人一起去的,凤仪亭光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环境优雅的地方,他们两人在一起定然是浓情蜜意的,如果自己正赶上这情景,会不会让自己死心?

    萧云不知道这种办法是否可行,只有心伤过、心痛过,心才会死,但是自己真的能对梦琉璃心死?

    一个小摊本就不大,除了那炸臭豆腐的油锅所在的“厨房”之外,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成为了这小摊的所有硬件!

    还有两个人坐在这里,是两个老人!

    萧云面对面的做在两个老人对面!

    一个年逾七十,头发胡子早已经白的如麻一般,他的气色上好,很有精气头,一见萧云坐下连忙过来招呼!

    萧云这才发现这老者原来是个驼背。

    “公子可是来吃臭豆腐的,不瞒公子说我老王头这臭豆腐可是远近闻名的,而且啊我这旗号绝对不是吹的,至少几十年的老店了!”

    萧云笑了笑,要了一盘臭豆腐,王师傅笑呵呵的去做了。

    “公子也喜欢这口味?这可不是老王自吹,这臭豆腐别说是丰荫城,就是整个大梁王朝都是难找,只是年轻人很少有人喜欢这一口。”对面的一个老人开口道。

    萧云笑了笑,道:“不瞒老人家,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有一次大病,就要死了,就是吃着这臭豆腐才活过来的···”

    那老人家哈哈一笑,露出了朴实的笑容,“喜欢就多吃点!”

    臭豆腐已经下锅,香味已经飘了出来,闻着这味道萧云有一种陶醉的感觉。

    在等待臭豆腐出锅的时间,萧云想起了凤仪亭,问道:“老人家向你打听一个地方,您知道凤仪亭吗?”

    另一个老人抬起了头,脸色变了变,“别乱说话···”

    两个老人都对凤仪亭不谈,这让萧云感觉不对,难道凤仪亭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臭豆腐加工的很快,老王头佝偻着身子端着臭豆腐已经走了过来。

    “公子为何打听凤仪亭?那里现在很荒凉,可以说是人烟罕至,尤其是到了晚了,那里更是没人。”

    萧云笑了笑,心道:“琉璃姐还真会选地方!”

    “凤仪亭啊,原本可不是这样的,我记得三十四年前的时候了,那时候的凤仪亭啊真是···啧啧啧!”

    “只是啊,那时候出了人命案子,而自那之后传说凤仪亭经常的闹鬼,去的人就少了,也就荒凉了···”

    “人命案子?”萧云感到这里有事情。

    “是一对有情男女的故事!只是结局很惨···男的被女方的家人打死了,女的自杀了,后来啊···家破人亡!”

    “就是那之后啊,这丰荫城才有了王记臭豆腐···其实啊,我们王家就是从卖臭豆腐起家的,那还是我爷爷的事情,我爷爷靠卖臭豆腐建立了王家,现在···我又卖臭豆腐了···”

    方才的两个老人已经走了,王师傅说完已经开始收拾桌面,看着他单薄的身体,看着他擦拭着桌面的消瘦身影,突然间有了一种悲凉的感觉!

    这一定是他自己的故事!很感人!

    萧云吃着臭豆腐,还是熟悉的问道,只是这份熟悉有多久了,十几年了,今年自己已经二十来岁了,而那时候自己不过四五岁!

    “公子一定着了恋爱的烦恼了吧?看公子一表人才,英俊潇洒的,一定有红颜知己,但老人家人老了,眼拙了,却是看出了公子的苦恼!”

    “公子喜欢的红颜知己是不是心有所属?公子,听老人家一句话,拆散一对鸳鸯损德行,将来必有恶报!”

    萧云心中苦笑,不是自己想要拆散他们,而是自己想要成全他们,但是成全他们却是要以自身的痛苦为代价,这代价···真的很高!

    要想舍弃自己的最爱,这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是那种多年的感情,刻骨铭心的爱情!

    “老人家当年有过痛苦的经历,做过痛打鸳鸯的事情?老人家的教训,小子记住了···多谢老人家的教诲!”

    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又来招呼人,因为又有客人到了。

    萧云本不理会是什么人来吃臭豆腐,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到了这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丰小冉!

    眼前的丰小冉穿着依旧骚包,但是他的脸却不骚包,因为他的脸此时看起来像是一个猪头!

    吃臭豆腐本来就是一种休闲,一种享受,但是这猪头骚包却是捏着鼻子,很显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味道。

    “不喜欢就滚开!”萧云把剑重重的在桌子上砸了一下,发出“咣当”一声,桌子晃了晃,险些散了架子。

    王师傅自然也看出了这人不喜欢臭豆腐,忙上前客气了几句,见对方不答自己,也就走开了。

    萧云自顾的吃着臭豆腐,“还不滚?”

    “那个,云兄弟,其实我们之间有个误会,是个误会!听我解释!”

    萧云摆了摆手,“那疯婆娘叫什么名字,你和他什么关系?”

    丰小冉像是做了贼一般,左顾右看的,没有什么可疑之人,这才道:“那是我姐,我亲姐,她的名字不让我告诉你···看见没,看我的脸,拜她所赐,也是拜你所赐,都是那五千两银票惹的祸!”

    “有事就说,没事就滚,别耽误我的心情···”萧云心中正烦着梦琉璃的事情,哪里有功夫搭理丰小冉?

    “我姐···”丰小冉有话说不出来,“我姐想要约你见见面,聊聊,解释一下误会,我们之间真的是误会,不知道···”

    “我没工夫?”萧云打断丰小冉的话,已经站起身来,脸上带着阴冷的表情!

    “王师傅,给我打包!”萧云丢下一张银票足足三百两的银票!

    王师傅执意不肯收,微微笑道:“以后我会经常来,就给你这些,从这里面支付!”

    不等王师傅拒绝,萧云已经提着自己喜欢的食物远去!

    三个铜板一盘的臭豆腐,居然给了三百两,这绝对是天价臭豆腐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