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很想跟上,但是他的轻功太逊,仅仅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就跟不上萧云的脚步!

    他很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是丰小依不让,他不敢!

    本来萧云和丰小依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是个秘密,但是他实在是熬不住了,面对着姐姐强加给的压力,他实在是受够了!

    丰小依的出现让丰小冉处处受人节制,尤其是他的私生活,他已经很多天没去找他“心爱”的姑娘了,估计那些青楼妓院里面的姑娘都因为他的不到而寂寞了吧。(书=-屋*0小-}说-+网)

    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手托着香腮,斜着头的照着镜子,那样子一点不像一个英姿飒爽的侠女,却似深闺之中的思春少女!

    她的眼一眨不眨的,虽然是看着镜子,但是很显然并没有看镜子里面的人,而是想着心事!

    她乌云秀发,一缕青丝遮住左眼,显得神秘而让人神往,她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

    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胭脂红,嘴唇也是浅浅的红,红的迷人,红的醉心,让人一见便不能再移开眼光!

    她的左手握着碧绿色的宝剑,右手边放着胭脂盒子、红唇纸、眼笔等等化妆用品,很显然她是刚刚画完了妆!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丝浅笑,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同时她的眼睛也变成了好看的月牙儿!

    门推开了发出“吱呀”一声轻响,丰小依的身子动了动。

    “你说我是这个姿势好看,还是这样子好看?”丰小依说着动了动身子,又换了一个姿势。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丰小依觉得自己都有些醉了,有这样的姿容什么男人会嫌弃,即使大了七岁又能怎样?

    “姐姐,你什么姿势都好看,真的···”

    丰小依笑着拿起化妆笔笔,掀开那缕秀发,又仔细的描着眼角处的梅花图案,原来那里居然有一道深深的伤疤,而这道梅花图案上的梅花枝就是这伤疤的所在。

    以梅花图案遮掩住伤疤,这本就是巧夺天工的设计。

    “你身上什么味?这么难闻?”丰小依一边描着梅花图案一边皱起了眉头!

    “还不都是姐夫,偏偏喜欢吃什么臭豆腐,害得我沾了一身的臭味!”丰小冉抱怨道。

    “你遇到他了?”丰小依依旧没有放下画笔,似乎一点也不关心一样,但是脸上依旧是显出了欣喜之色。

    丰小冉撇了撇嘴,心道:“开心就开心吧,还假装着若无其事,满不在乎,难道女人一有了心上人,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丰小冉拉了把椅子坐到了丰小依的身边,看着镜子中的倩影,也是一阵的出神。

    “这就是我姐,我的亲姐姐,换做另一个人,啧啧啧···,谁要是娶了我姐,那可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说正经的!小心我揍你···”

    丰小冉浑身一个机灵,他这个姐姐可不是一般的人,别看现在是温柔如水一般的可人,可是一旦动怒立即就变成了母夜叉,拔剑杀人那是连眼眨都不眨的。

    “看到了姐夫,他精神很好,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就是···”

    “就是什么?”丰小依顿时紧张了起来。

    丰小冉暗笑,顿时头上一痛,被剑鞘轻轻的敲了一记。

    “姐,你就说关心姐夫不就得了,还要加装若无其事,姐,你也不想想看,从小到大,你何时摆弄过这些胭脂水粉的,今日却又何如此打扮?”

    “女为悦己者容,先前姐你就没有遇到想要取悦的人,所以不知道打扮,可是现在有了···”

    “别废话,说你姐夫···!”

    丰小冉呵呵的笑了笑,“就是···对我和姐姐有点小意见,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

    丰小依冷哼了一声,这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大惊小怪的。

    “你怎么没跟着你姐夫···,你跑回来干什么?”

    “姐夫的轻功太高,我只是和他说了几句话,一言不合,他就走了,眨眼就不见了,没办法我前来向姐姐报信!”

    “废物,平时让你好好练功,你就知道留恋青楼歌姬,哼···他去了哪里?”

    “凤仪亭!”

    丰小冉挺了挺胸膛道,“我向卖臭豆腐的老头打听了,姐夫一直的询问凤仪亭的事情,我想是去凤仪亭了。”

    丰小依点了点头,“那卖臭豆腐的摊子在哪里?”

    “姐姐是想···”丰小冉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既然是他喜欢的,我没有理由讨厌,虽然我现在很不喜欢这个味道···”

    丰小依起身,整了整并不凌乱的的衣衫,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丰小冉张大了嘴,口水忍不住哗哗的淌了下来,“姐,你这···怎么变得这么···好看?嗷····姐,你不纯洁哦!”丰小冉嬉笑道。

    丰小依俏脸殷红,娇怒道:“再看挖了你的眼!”

    门又被掩上,屋内只有丰小冉一人,他用手拨了拨化妆盒,喃喃道:“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从我记事起就是一个只知道练武、打架的母老虎,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啊,萧云啊萧云,原本以为你是掉到了老虎窝,我还幸灾乐祸,现在我真羡慕啊,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能得了我姐的芳心!”

    丰小依对丰荫城不算熟悉,但也是说不上陌生,对已闯荡江湖,她也是一个新嫩,否则以她的武功早已在江湖上闯出名堂,至少她的名声不会再元浪之下,而现在江湖上几乎无人知道梅花剑圣丰小依!

    无论做什么哪怕是吃饭、睡觉,丰小依都不会放开手中的剑,她是一个爱剑如命的人,爱剑爱过一切,但是现在她的爱有所转移。

    臭豆腐的味道不是所有的人都闻着香,至少丰小依闻到就感到一阵的恶心,胃中一阵的翻腾,晚饭还没吃,午饭虽然消化的差不多,但也是险些吐出几口酸水!

    倒不是她不想吐出来,而是怕弄坏了妆,又强忍着咽了下去!

    今天她要见萧云,这比她预料中的要快,要容易,但是确实太快了,让她的准备还不十分的充沛,她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一下子勾住他,而她所化的妆就是她精心准备的。

    丰小依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她深入“毒气”来源的中心地带,见到了身材佝偻的王师傅!

    丰小依一会萧云吐实情,两人之间又有着怎样的瓜葛?她的出现又将为萧云带上怎样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