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以为萧云已死,不由得伤心落泪,心中若死,就在此时听闻带了脚步之声。

    她恍恍惚惚的意识到有人到了,但也没有理会,心已死的人还在乎自己的生死?

    “琉璃姐···,怎么哭了?”萧云面带着微笑的坐到了梦琉璃的眼前。

    这是一种怎么的感觉?

    梦琉璃真的的喜极而泣,此时不再是伤心的哭泣,而是惊喜的落泪···

    她呆呆的看着萧云,眼中依旧是泪水涟涟,但是嘴角却带着笑意。

    她所有的感情骤然间的爆发了出来,梦琉璃不在压制自己的情绪,也无法压制,她一头扎进了萧云的怀中···

    千言万语全部都化作了相思泪,梦琉璃苦苦等了萧云这么多年,这人就在眼前,而且还是经历过了生与死的大喜大悲,她早已忘记了举止,忘记了形态···

    在女孩十五、六岁就出嫁的时代中,二十七岁绝对是一个大的不能再大的大龄剩女,但是此刻她扑在的怀中就像是一个孩子在诉说着诸般的委屈···

    萧云的心也很痛,他猜到了梦琉璃为什么会拒绝自己,也猜到了她只是利用段惊羽给她一个放弃自己的理由,但是她的心却骗不过自己。

    萧云的手抚摸着梦琉璃的秀发,闻着她的体香,感受着她的温柔,她的温柔的就像是水,能融化万物的水···

    梦琉璃的唇吐出火热的气息,贴了上来···

    女人是水做的,当她遇到温柔的比水还温柔的存在时,她也会融化到水中···

    唇合···

    激烈地亲吻让萧云感到呼吸都困难····

    萧云的头剧烈的疼痛起来,她的识海中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自己已经占有了倪裳,再也不能占有琉璃···

    “你们···”

    一个愤怒的人影突然间就窜了出来,这人脸上的笑意转而化成了愤怒。

    梦倪裳知道萧云会来凤仪亭,他还答应晚上请自己吃饭,很晚了肚子已经咕咕的叫了,她就欢快的来寻萧云。

    她很开心,一路上哼着歌,欢快的向凤仪亭走去!

    凤仪亭很荒凉,她不知道姐姐为什么非要来这里,很快她就看到了亭子中的人。

    她看到的是梦琉璃扑向了萧云,一头扎在了萧云的怀中···,而后那男人想要拒绝却没有拒绝,最后手落在她的后背上,温柔的抚摸···

    梦倪裳的火气顿时撞上了顶梁,“云一定是不想的,都是你勾引的,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梦倪裳气的真想大吼,“你个不要脸的女人!”但是她不能,那是她的姐姐,她的亲姐姐,一直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的亲姐姐!

    气憋在胸中,梦倪裳咬了咬唇,想要离开,但是她却不甘心···

    “云不是这人的人,不是,我相信云,都是你,都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他是你妹妹的男人,你怎么能这样?”

    梦倪裳很想着他们两个人赶快结束这场游戏,但是当她看到她的姐姐根本就没有想要从萧云的怀中出来的时候,心中又充满了绵绵的恨意!

    犹豫不绝···萧云压制着内心的冲动,内心的挣扎,梦倪裳全看在眼中···

    “分明就是你勾引云的,姐姐,我恨你!”梦倪裳这样想着。

    萧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梦琉璃的秀发,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体贴···

    “对我那样粗暴,对她这样温柔···我恨···”咬牙切齿的梦倪裳依旧没有上前,她的理智还在,不想给三个人造成尴尬的局面,毕竟姐妹间的事情,还很容易解决···

    恨···,我恨恨···梦倪裳几乎就要发狂!

    梦琉璃上前,一把搂住了萧云的头,极其狂暴的吻了下来···,萧云虽然一直的躲闪却是躲闪不开,最后唇合···

    梦倪裳再也忍耐不住,当初萧云就是这么强势的侵犯了自己,而现在却是姐姐如此要夺了自己的男人···

    滔天恨意、高烧万丈的怒火顿时将梦倪裳的理智冲毁,她冲了出来···

    “太过分了···”

    梦倪裳满胸的恨意、怒火到头来就是化成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眼泪止不住的流,她抹着泪,转身发了疯一般的冲了出去!

    梦琉璃骤然清醒了过来,她的心情和那时候占有了梦倪裳的心情简直是一模一样,后悔、自责、愧疚、不安···

    她起身,也是抹了把眼泪,就向梦倪裳追去,“倪裳,等下···姐姐有话和你说···”

    她没有说完,身子又站住,她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竟是萧云站着的身子缓缓的倒下!

    “云!你怎么了···”

    梦琉璃心中纠结,妹妹对自己产生了误会,必须要追回来,否则任性的妹妹说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却是突然间晕倒!

    梦琉璃很纠结···又是一次痛苦地选择,为什么总让自己做出这么痛苦地选择?

    “琉璃姐···我没事···我刚刚受伤····有些体虚···休息一下就好,快···快去追··倪裳···依她的性子···会出事!”

    梦琉璃看着萧云靠在了凤仪亭的柱子上,缓了口气,然后坐到了石凳上她总算是安心,点了点头,飞奔而去。

    梦倪裳泪奔而去,伤心欲绝···梦琉璃心情复杂的追去。

    晚风吹过,给人带来一阵的凉爽,但是萧云的头很痛,痛的简直难以忍受···

    剑光在凤仪亭中绽放,狂霸的亮白剑气一下子将整个凤仪亭掀翻!

    同时一道身影临空击落,就像是雄鹰搏击野兔,他的手中一把剑释放着亮白色的气劲,泰山压顶一般的斩下。

    用剑的人很少使用这种招式,这一招其实是刀招!

    剑是君子,刀是霸王,换句话说剑是君子用的,而刀是强盗用的,剑和刀有着明显的区别!

    一个人使的是剑,用的却是刀招,这很说明问题,要么他就是用刀的人,现在换上了一把剑,要么就是故意的隐藏自己真实的武功!

    很显然,从他蒙着的面就可以知道他用剑而使用刀招的原因!

    剑很霸气,只可惜他的剑不是丰小依的霸剑,也不是梦琉璃的重剑,只是普通的剑,即使是附着上强横的内劲也改变不了实质!

    此时的萧云正坐在亭中,他勉强的挣扎起来,头剧烈的疼痛,仿佛是一下子抽去了他全身的气力!

    他很想去追梦倪裳,但是他走不了,他的头很痛!

    剑气落下,萧云才感觉到袭击,这很可怕!

    梦倪裳到了近前,他也没有发现,这也很可怕,但是梦倪裳毕竟不会出手杀他,而这人突袭的目标就是他自己,这一杀招很厉害!

    骤然而来的杀招,浑身头痛欲裂力气全无的萧云能否闯过这次生死关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