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的剑依旧是这么举着,指着前方,但是她的前方没有人,空空如野!

    梦琉璃的剑是重剑,而且是重剑中的重剑,看起来不很厚重的宝剑,乃是一块天外陨铁打造,其重无比,使将起来就像是巨棍大锤一般,这把剑有个名字叫做碎星!

    一只手平举着如此重的重剑,一动也不动的,除非是机器!梦琉璃不是机器,她的手腕也会酸。

    剑插在了剑鞘中,背在身后,回头凝望了一眼那款款远去的粉红色身影。

    “云,对不起,你和我妹妹之间,我无法做出别的选择,别怪我,更何况她说过她是会情郎的···不会杀人!”

    梦琉璃抹了把眼泪向着梦倪裳远去的方向追去,最终他做出了选择,在萧云和自己的妹妹之间,她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梦琉璃自然不相信丰小依是会情郎的,至少不是百分百的相信,但是在妹妹和之间他做出了一选择,一个属于她的选择,!

    但也正是梦琉璃的这个选择救了萧云的命,若是她在纠缠丰小依片刻,哪怕仅仅是耽误上一息时间,萧云必然会死在杀手的那一剑之下。

    丰小依的剑已出鞘,稳稳的拖住了斜肩铲背的这一剑。

    她的出现光彩照人,她的出现让萧云充满了希望而后又陷入到了更深的绝望,这萧云的眼中这就是一个比杀手还要盼着自己死的杀手,但是对于她的出现,那杀手却是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

    “滚!”丰小依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剑气扫过将一片草地斩为平地,这是一个警告,再不走的话,剑气扫落的的将是对手的头。

    那杀手练哼都没有哼一声,转身就逃!

    丰小依也不追,贵贱入鞘,扶着萧云面对面的端坐在草地上。

    纯阳劲气透过他的穴位冲击到了他的体内,冲击着他的经脉,刺激着他的神经,最后汇聚到识海中,化作绵绵的柔和之力,将他纷乱的情绪压下。

    头痛慢慢的缓解,萧云的气力也逐渐的恢复,只是他的身上全是汗,他喘着气,看着正在给自己输功,又不断追杀着自己的少女心情复杂。

    少女穿着粉红色的衣裙光艳动人,胸前高高的隆起将胸前的衣服撑开,在双峰之间静静的躺着一个小小的配饰挂坠,是一把剑形状的配饰挂坠!

    随着少女不断的变化着指诀,催发出道道的纯阳劲气,她的脸上显出了一层红晕,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头顶之上升腾气了淡淡的雾气!

    萧云一直的盯着丰小依胸前挂着的配饰剑吊坠,他看的清清楚楚,和自己送给花清影的那一把真的是一模一样,说是一模一样却也不对,还是有着一点点的差别,最主要的区别是的是他们的方向是反的!

    萧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丰小依缓缓的收功!

    她很想擦一把汗,但是她不能,她的妆会因为自己的这一举动破坏的荡然无存,伸出手准备擦汗的手,骤然停住,又缩了回来!

    她看了一眼萧云却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部发呆。

    丰小依的脸上顿时飞满了红霞,她玉臂轻展将那火热的目光遮挡住。

    软软的带着体温的一面手帕擦拭着她额头上的汗水,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仔细,就像是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一件极易破碎的宝物!萧云正在给她擦着汗水。

    “我···我自己来把,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丰小依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平时虽然是算不上伶牙俐齿,但也是口齿清楚,今天怎么会如此的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

    “是,我很想和你谈谈!原本我很自责、很悔恨在环彩阁的一时冲动,即使是生死仇敌,哪怕死在对方的剑下我也无怨无悔,但我确是做下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原本我就想等我了结了心事,就到姑娘面前请死,以报亵渎之罪,现在我却是安心了,这本就应该···”

    “应该···应该什么?”丰小依之恨地上没条缝,否则早就钻进去了。

    萧云缓缓起身,身旁的丰小依一手提着剑,一手握着手绢,恨不得把她都攥出水来!

    两人并肩走在荒凉的石路上,月光照耀下映射出一对芊芊璧影!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萧云,你应该知道!”

    “我叫丰···小···依,丰是丰收的丰,小是大小的小,依是小鸟依人的依!”丰小依细弱蚊声的说道。

    “你很害羞?这不像你啊,你的剑凌厉狠辣、霸绝天下,真没想到如此盛气凌人的剑是你发出的。你和丰小冉什么关系?”

    “我弟弟!”

    “嗯,我猜到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十年姐弟!”

    沉默····

    “我···你···我们之间····”萧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支支吾吾了半晌。

    “想问什么?年龄?猜出来了···我比你大七岁!”丰小依的脸色有些苍白!

    “这年龄合适,我不喜欢太稚嫩的女孩,还要我照顾,因为我连我自己都照顾不好!”

    不知道这是不是萧云心里话,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她的确是不喜欢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尤其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当然花清影除外,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对他有绝对吸引力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是比他年纪大的,而且大的都不是一两岁。

    对于梦倪裳萧云,觉得甚是懊悔,她对梦倪裳仅仅是不讨厌,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也说的上,但说到吸引力那是绝对没有的,就是刚刚又几面之缘的白菲对他的吸引力就很大!

    但是事实已经发生,即使是再对梦倪裳没感觉,他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因为这是责任,一个男人即使是付出生命也要坚守的责任!

    “不过,你出现的太晚了,在你出现之前我的心中已经住上了别人,对不起,小依姐···”

    “小依姐?”若仅仅是‘小依’她会欣喜若狂,但是这一个‘姐’仅仅一个字,却像是一座大山、一到天河把两个人的姻缘彻底的阻断!

    “梦琉璃吗?她其实并没有我漂亮,她能得到你的爱,我也可以!”丰小依握了握拳,心中道。

    “其实不瞒小依姐,我对感情并不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但是我却是对感情尤其认真的人!我喜欢的女人至少有几个,但是其中却没有小依姐,而且我还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这个错误让我必须承担责任,对不起,小依姐!”

    还特别把这个“姐”字加重,意图不言而喻!

    一个“姐”是否会成为两人情路之上的枷锁?到底两人将要进行怎样的感情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