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向丰小依毫无保留的吐露一切,他并不希望自己耽误着她的一生。

    “你···喜欢···我吗?”

    丰小依不想在“姐”这个问题上纠结,她知道自己的出现本就是时机不对,再加上上次的追杀,要说对方喜欢自己那才是奇怪。

    丰小依不相信一见钟情,那是没有感情基础的爱,如果对方单纯的只是喜欢自己的这幅皮囊,那她会鄙视这种男人,显然萧云的拒绝没能让丰小依死心,适得其反,她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自己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喜欢!你这么漂亮,让人看一眼就永远忘记不了,要说不喜欢除非他不是男人,那是赤裸·裸的嫉妒!”

    萧云说的丰小依心花怒放,她害羞的笑了笑,又低下了头。

    “但是喜欢不是爱,喜欢就是喜欢,喜欢是没有感情的,而爱不是,就像是我有一块玉,我很喜欢,若这块玉碎了,我会难受,但是在遇到同样的玉,我就会把先前的玉彻底的忘掉,而爱不是,爱上一种感情,喜欢只是一种心理,你懂不懂?”萧云接着道。

    丰小依有些黯然,眼泪在眼眶之中打着转转。

    “我懂,但是感情可以改变,现在你不爱我,不代表以后不会···但是无论如何有一件事却是事实,改变不得···我···是你的妻子!”

    “我很花心的,你能接受?若是不能,我不会成为你感情上的枷锁,休妻也是一种法子···”

    “男儿大丈夫,顶天立地的,有几个妻妾算得什么?只要我喜欢的人不负我···”丰小依杏眼含情,郑重的道。

    “我会不会爱上你,我不知道,做为我的妻子,我定然不负你,不过那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萧云沉重的说道。

    “为什么?”丰小依不解。

    “我最爱的女人已经不在了,她是我童年的爱,现在最喜欢的却是琉璃姐,我们一起经历过数次生死的考验,再者对白菲也有好感,被她舍身救姐妹的举动而感动,喜欢她,而我要真正负责的人却是倪裳,因为我犯下的错误···”

    “错误?”

    “玷辱了一个女孩子的清白,这错误很严重不是吗?”

    “我懂了!不过你貌似也玷辱了我的清白呢?你不打算对我负责?”

    “那怎么能一样,我虽是···那样,但对你没有做出伤害,你懂了吧?”

    “你们···那个了?”丰小依瞪着大眼问道。

    萧云不能答,只能低着头轻轻的点了点。

    “那又有什么呢?男人嘛,还不都是这样,这不是那你不要我的理由,我是你的妻子,这点不会改变,感情会慢慢的培养,我想我们之后一起要经历的生死考验会更多···”

    “什么意思?”现在换成萧云不解。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不想报仇?”丰小依又充满了自然,泪花也随着消失不见,神情也郑重起来。

    “你知道?”萧云顿时郑重起来。

    “你很聪明,怎么就想不到我与你的婚约是怎么来的?我们今天的这婚约就是我们的长辈为我们定下的,叔父虽然不在了,但是我的父母还在···”

    “那你快告诉我,我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

    丰小依微微笑了笑,似是奸计得逞。

    “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全部告诉你,因为这样我就会在你心中显得特别的重要,你也会时时的想起我···”

    萧云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好像我就是疼别的吸引女孩子的注意,为什么,小依姐,您能给我一个解释?”

    “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就会心动,女人其实···”说的这里她的脸又红了,“再者就是你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大概是你为了孙焰红舍生忘死的精神感动了我吧。”

    “反正我就是觉得你是个可靠的男人,选择你就一定不会错···”

    萧云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女人眼中所谓的“漂亮”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对敌人很残酷,残酷的让人胆寒,但是你对朋友却很热心,你的热心可以融化一切,就是因为如此你融化了我的心···”丰小依说着将那手绢在手中变换了无数的形状。

    “小依姐害羞到心慌了,用这手绢掩饰你的心慌?这是我最喜欢的女孩留给我的,他在我身边至少十几年了,小依姐小心些,别把它弄破了!”

    萧云的担心不是多余,因为丰小依已经将这手绢扯烂,她的力量由于她内心的激动、兴奋而失控!

    丰小依看着萧云接过自己递过去的破损的手绢的时候,明显的看到了他五官的微微扭曲,同时她似乎看到了一片水汽在他的双眼睛之中流淌!

    “对不起···”丰小依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同时她的心中也是有一股莫明的醋意翻腾,“这是她的遗物?”

    “是,这是我对她的思念,被你无情的撕毁了,你赔···”

    “我,我没有手绢,不过我可以买给你···”

    萧微微摇了摇头,“没诚意,我还以为你要做给我呢?其实我也不需要你陪我一条手绢,交换···”

    “交换什么?”

    “真相!”萧云说着,手一松,那手绢已是随风而去。

    “我上当了!不告诉你···除非到了你把我用花轿抬回门的时候!”丰小依撒娇似的道。

    “那我与你没有话讲···你走吧,琉璃姐追倪裳去了,我怕她们出意外···”萧云作势要走!

    “你去那里,我就跟你去那里,因为我是你的妻子···”丰小依面带着笑容的道。

    萧云冷哼了一声,“休妻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男方的一纸文书···”

    丰小依愣了一下,知道这不是假的,但是她知道萧云不会这么做,既然是先人的遗愿,即使萧云再怎么不愿意,也不会违拗,这其实也是一种责任,一种对先人敬仰和追悼的责任!

    丰小依知道萧云不能拿休妻要挟自己,她必须让改变自己的印象,让自己在他心中喜欢变成爱···最后成为实至名归的夫妻,而不是简单的遵守先人的遗愿这么简单!

    “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不过那手绢的交换价值不够,她跟本就不是你最喜欢的女孩的遗物,所以你要加码!”

    “同意!开出条件吧!”

    “说说你的来历,最重要的是···你的那些···那些红颜知己们?尤其是你们怎么认识并且怎么开始的感情,又经历了些什么?”

    “不过份!我可以告诉你!”萧云点了点头。

    丰小依点了点头,又道:“想知道更多你的身世,你可以再加砝码!”

    “合理!”萧云道。

    “说说你心中有几个女人,谁最漂亮,你又是最喜欢谁?”丰小依对此很关心。

    “先回答你这个问题,我心中的女人三个,其中最爱的一个死了,其次两个是琉璃姐和白菲姑娘,其实我真正的女人不是我喜欢的,但是一时的冲动,做了错事···”

    萧云的条件已经达成,那么丰小依会给他怎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