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提到六道魔门,顿时感觉心中大震,他感觉自己的身世开始浮出水面。

    丰小依接着道:“虽然那一战将六道魔门铲除,但是反面的影响后果也很明显,以往即使有六道魔门之人悄悄的跑出阴风谷到武林之中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这次却是不同,他们亡了道统,已经大举的侵犯了过来···”

    萧云摆了摆手,“算了,小依姐,我不想听这六道魔门的事情了,因为这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吗?萧云自然不是这样想的,他要以退为进,若是自己表现的太急切知道丰小依就会加码,若是表现的不甚关心,丰小依反而会白送。

    “不,与你息息相关!与你的身世也是紧紧相连···”果然,丰小依开始免费大放送。

    “你身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其实···”说到这里丰小依居然止住看着萧云。

    萧云脸色大变,他已经猜到了丰小依要说什么,“什么?不可能?我···”

    萧云在说不出话来,仔细的回想着往事,这···还真有可能,那东西很邪异,根本就不似是堂堂正正的东西,难道那真的是六道魔门之物不成?

    “云,我很对你担心,你到底服用了什么东西,不像是意境种子,那东西里面居然还有自己的意志,你也不怕它夺了你的意志,让你成为它的鼎炉?”

    萧云一时苦笑,“我也是无奈,选择是死,不选择也没有活路,若是···你早亮出身份,或许不会如此···”

    萧云没说这完全是你逼的,但是那语气却是充满了责备,令丰小依感到深深的惭愧!

    这就是萧云想要的结果,她要让丰小依感到惭愧,如此一来这责任就要她来承担,又免去了自己的一次加码!

    其实那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丰小依对自己没有了杀意,但是他搞不懂这女人的目的,所以还是不敢靠近!

    “我已经用剑强行的粉碎了你身体里面的另一种意志,只是那只是粉碎,不等于消除,若不想个办法,他早晚都会重聚!”

    “没关系,我既然敢吞服那东西,就不怕他反噬,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丰小依惊讶了!“那···你修习的是什么意境?”

    萧云挠了挠头,“我没有修习意境啊,小依姐为什么这么问?”

    丰小依道:“不对,你身上就是有一种意境之力,你的意境之力一展开,雪霜飘飞,而且你很会利用环境,更重要的是你的眼睛能够看破诸多破绽,换句话说,所有的事物在你的眼睛面前一切都变得缓慢,而你的身法也是大幅度的提升···”

    “这···可是我真的没有修习什么意境,那时候也是不知不觉间就发生了···”

    丰小依也皱眉,“按理来说你也不应该修习成功什么意境,毕竟意境可不是说修成就修成的,没有几十年的苦功,根本不能,除非你是服用了意境种子。”

    “可是我没有服用什么意境种子!”萧云很坚决,他当然没有服用过意境种子,但是这意境之力却是哪里来的呢?

    丰小依也搞不懂···

    丰小依接着道:“你身上的阴煞之力很浓,你服用的那东西一定是六道魔门留下的宝物,很可能就是意境种子,而你根本就不知晓。”

    丰小依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种想法,但是她不敢确定。

    萧云不可否认,绝对有这种可能,而且自己可以进入到一个神奇的世界中去,那个世界是什么自己根本就不清楚,那里居然有魔门之物,难道那东西也是魔门的什么诡异武功?

    “如果真如小依姐所说,我身居魔道武功是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丰小依叹了口气,“的却如此!武林正道视魔门为生死仇敌,不死不休,见到当然会毫不留情!”

    萧云冷冷一笑,“那么丰女侠是否也要动手斩妖除魔了?”

    丰小依尴尬的笑了笑,“你以为呢?难道你心中从未有过疑问?你是不是从未听人说过六道魔门?那是因为武林之中除了本就是六道魔门的人之外,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起六道魔门的原因,因为无论是你,还是我,其实···都与六道魔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就是萧百荣的儿子,你的名字应该叫做萧懿航才对,而不是叫萧云!”

    萧云哈哈一笑,“开什么玩笑,我叫萧懿航?那现在的萧懿航是谁,我是萧云,不是那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卑鄙小人。”

    丰小依也笑,笑的很甜,“或许萧懿航就是萧懿航,而你叫萧懿云,我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不重要,我知道他携带着我们的姻缘剑,是萧叔父的儿子,其他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的,你既然是我的未婚夫,你就是萧叔父的儿子,或许你就是真的萧懿航而现在的萧懿航不知道是谁?”

    萧云顿时郑重了起来,“小依姐不是开玩笑?但是你说什么都完全不懂,我是萧云,怎么会是萧懿航?安你这样的推论下来,或许我并不是你的未婚夫,因为我是孤儿,是我的义父把我养大,我的义父叫萧遥!”

    丰小依道:“其实你的真实身份乃是当年天道正教的掌教萧百荣叔父和白小蝶的儿子,你的名字叫萧懿航,如果你是真的萧懿航的话,你身上应该有一个伤口,在胸口,但若是没有,你就不是萧懿航,那对不起,今天你活不了!”

    萧云顿时愣住了,他的身上确实有一个伤口,伤口在胸口,正是这伤造就了自己的三阴脉络受损,让自己痛苦了许多人。

    “到底怎么回事?照你这么说,我真的萧懿航,但是现在的萧懿航是谁?我的父亲居然是萧百荣,我的母亲就是现在的天道正教掌教夫人白小蝶?这···怎么可能?”

    丰小依微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当年发生的事情就很离奇,有很多的不解,现在的萧懿航又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这···正需要你来寻找!”

    “当年的事情很离奇,你知道当年的事情?”萧云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些激动。

    “当然,当时我就见过你的,不过当时啊你就这么大···”丰小依说着比划了一下,居然不足一尺。

    “开玩笑吧,那是我多大?”萧云感觉丰小依是在开玩笑

    “你出生不满一柱香!当时我也还小,要不是你姐姐非拉着我去看我的小女婿,我才不要去见你···”丰小依说着居然脸上又泛起了红。

    “我还有姐姐?”萧云惊讶的问道。

    丰小依却是一脸的哀伤,“有的,只可惜她仅仅活到了八岁,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天被人残杀了,他要是还活着一定会成为武林第一的美人,只可惜···”

    “我是谁,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量的信息不断的冲击萧云的脑海,让他的识海一片混乱,到底萧云的身世如何,又是否是丰小依说的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