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也感到了的愤怒与哀伤,“云,已经时隔二十年了,不要这么哀伤和愤怒,这里面所有的秘密都会真相大白,因为你还活着···”

    萧云握了握手,“我知道···,小依姐,给我一个线索!”

    “天道正教掌教元松竹,还有你的母亲白小蝶!”丰小依淡淡的说出两个名字。

    “好,很好,真的很好!他们两个不是我的线索,而是我的仇人对吧····很好,很好···”萧云有些语无伦次。

    “事情慢慢的来,只要你有了实力,一切都会解决,你没有相应的力量,一切都是枉然!”

    “不错,小依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眼下我最担心的却是我的好友孙焰红了,不知道她到底如何了?”

    丰小依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们之间的相遇就是一个误会,起因就是萧懿航。”

    “萧懿航让人绑架孙焰红,具体送到哪里去了,其实我并不知晓,你也知道,那时候我还不是真面目与那人相见,否则···”

    “否则早就失身与她了!”萧云看了一眼丰小依,淡淡的说道,似乎是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丰小依的脸顿时红了,她心中懊恼,干嘛要说这个,如此一来岂不是在心中自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

    “当他见到白菲的时候,他的灵魂都被她勾了去,若是小依姐的真容被他瞧见了,焉有放过这口中的肥肉,而小依姐似乎对这种事没有一点的免疫力,羊入狼口的事情那是水到渠成。”

    “你很了解他?”丰小依有些不解!

    “不是,因为他只看了一眼白菲,就对我这个多年的好友产生了杀念,对他来说朋友永远比不上女人,当然还有权利。”

    “那你说,他要掳走孙焰红是为了她的美色,还是权利?”

    “焰红姐生的也算标致,但在女人堆里绝对是谈不上美女,只能算是一个个性女,她的美貌绝对是入不得萧懿航的法眼,那么他一定是为了别的利益!”

    丰小依也是点了点头,至少萧懿航身边的绿萝和墨绿就绝对比孙焰红美艳的多,他绝对不会为了孙焰红这个女人而这么大动干戈,那么她的目的就相当的明确。

    “小依姐,你跟着萧懿航多久了,可是知道萧百荣的藏宝图?”

    萧云不认为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因为萧百荣只有一个儿子就是萧懿航,这点根本就毫无怀疑,丰小依所言的一切他只是信了三分,那七分根本就被抛之脑外!

    丰小依想了想,“萧叔父的宝藏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这藏宝图就很蹊跷了。”

    “其实萧叔父很早就开始建造一处秘密的所在,作为他的百年后的安息之地,这处十分的隐秘,而且作为陵墓,当不愿让别人知道为好,所以这藏宝图···”

    “但是萧懿航在雾云城要夺什么?我不相信他仅仅是要夺沙匪的宝藏,并顺手夺取萧百荣的藏宝图!”

    “你还是从心中不认萧叔父是你的父亲,其实我也不很肯定,因为当时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和诡异了,萧懿航的身份几乎都不用怀疑,你又怎么会是?”丰小依郑重的道。

    “萧叔父的藏宝图在盘踞在雾云城外的一群山贼手中,要从他们手中取得这藏宝图其实很简单,但是得到这一确切的消息就很难得了···”

    “萧懿航具体是打得什么主意,我也不清楚,至少我知道萧懿航等人是真的没钱,他为了邀买人心与所有的人都是同吃同行,他的钱无论多少都是人人平分,如此看来,他手中的钱的确不多。”

    “无论多少,都是人人平分,那么如此说来,他即使得到了那批沙匪的宝藏他也不会得到多少,但是又为何这么大费周章?”

    “或许这次不会了呢?他或许是想用这笔钱建立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丰小依歪着头看着道。

    萧云摇了摇头,“不会!我想他一定是另有目的。他这个人一向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如果这笔钱全部拿来建立自己的势力,与他一直的行为相违,所以他一定不会这么做。”

    “那他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为了萧叔父的宝藏?”

    “不清楚!你知道应该比我多,他不是为了钱财,那一定是为了人!”

    “人?”两人同时一怔,“沙通天?”

    “先是沙通天,后是孙焰红,这里面有什么联系?”

    “孙焰红的事情是因为我而起,当时我以为他是我要找的人,结过做了错事,这个事情我负责,你放心就是,只是你以后有何打算?”

    萧云想了想,道:“取回放在自由联盟的那份藏宝图,然后···寻求真相!”

    “如何寻求真相?你可是有打算了。”

    “先加入古昆仑派,然后再从中寻出破绽!”

    “很聪明的选择,你是想加入到古昆仑派之中,然后寻找到隐居的古昆仑派的名宿,而他们一定知道当年的真相!”

    “古昆仑派也算得上上古大派,想要加入的确是不难,但是想要有一定的地位,在寻找到隐居的先辈却是不易,再者上古大派还有许多,为何偏偏选择古昆仑?”

    萧云道:“其实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恐怕这件事武林中人都有所了解,但是其中的真相只有当你参与的人最清楚,而这些古派当中,除了少林派之外,只有古昆仑派属于自由联盟的,所有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同时,我入这古昆仑派还有便利之处,琉璃姐的未婚夫就是古昆仑派的代理掌门人段惊羽,由他引荐相信会更好的打入古昆仑派的内部,距离寻找出真相距离更近。”

    “不仅如此,按小依姐所说,我的武功路数其实属于魔道,正要以古昆仑派的武功加以修正!”

    “也罢,等你的消息,不过,你我的婚事···”丰小依说着又低下了头。

    她很想得到肯定的回答,她相信经过两人这么“亲密无间”的友好交谈,对方一定会对自己有所改观。

    “我不是你的未婚夫,因为我不是萧懿航,我不是萧百荣的儿子,我的身世我的义父已经给出了我线索,他说我是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在你所说的地方,你一定搞错了!”

    “你,你说什么?”

    “我对我做过的事情负责,我会娶倪裳为妻,更是不想耽搁小依姐的终身大事···若是你真的认为我是萧懿航,我只能送上修书一封,我父母已经不在了,待有时间我将休书送到你的府上,不知道伯父的府邸何在?”

    萧云到底是不是萧百荣的儿子,他又是否真的休了丰小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