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向丰小依提出休妻,’“我不是萧懿航,我是萧云,我的父母是谁我自己会去查探,但绝不是萧百荣和白小蝶,若是你真的认为我是萧懿航,我只能送上修书一封,我父母已经不在了,待有时间我将休书送到你的府上,不知道伯父的府邸何在?”

    “萧云,你休妻是假,见我父母探寻当年的真相是真吧,你太异想天开了!”

    “我休妻也是真,我说过我要对我做过的事情负责,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想逃避,只能面对,我不能辜负霓裳,对不起,小依姐···”

    “哼,希望你打消这个念头,不管你承不承认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即使你不承认这婚事,也是不能,因为你手中有我们的姻缘剑。在何况我父母若是见到你,一定会看中你,而你一旦不同意,一定走不出我家的大门!”

    “事在人为···”

    萧云撂下最后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气的咬牙切齿,又只能顿足捶胸的丰小依。

    “萧云,你会后悔的,我丰小依认定的男人,绝对跑不掉,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是萧叔父的儿子,但是又如何呢,谁叫你是姻缘剑的主人,手握另一半姻缘剑的人就是我丰小依的男子,你逃不掉!”自言自语间丰小依竟是眼泪婆莎而下。

    萧云很着急,梦倪裳发疯一般的跑了开去,即使是有梦琉璃去追,但少了自己这个“主要角色”,怕是梦琉璃解释不清楚。

    梦倪裳到底往哪边跑了,萧云并不清楚,但是他却知道大概的去处。

    萧云和丰小依看似是漫无目的的行走,其实并不是漫无目的,萧云也是在寻梦倪裳!

    他和丰小依从城外凤仪亭一直到大街上,最后又走到了城外走了整整的一圈,都没有发现梦倪裳,那么现在她的去处应该就是凤仪亭。

    萧云在凤仪亭中心魔发作,头痛如裂,梦琉璃绝对不会放任不管,待追到梦倪裳之后,一定会再来寻自己。

    梦倪裳气恼而去,一定是没有章法的乱跑,那么她就一定会被梦琉璃追上,之后梦琉璃能否说服这个妹妹就是未知的了。

    萧云到凤仪亭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两个焦急的身影,在不断的鼓捣着成为了废墟的凤仪亭。

    “都怪你,你怎么不照顾好云,追我干嘛,我又不会出事?”梦倪裳对梦琉璃很是不满。

    梦琉璃也很苦恼,在萧云和妹妹之间她选择了妹妹,若是自己不去追她,她一定会出事,这点毫无疑问,但是眼下出事的是萧云,这是让梦琉璃始料未及的事情。

    深夜,远远的看去两团白影在一片废墟间飘来荡去,若是胆小的看到定会吓得魂不附体!

    梦琉璃的泪水早已是湿了衣衫,她已经不知道哭了多久了,就好像她本就是水做的,比那要还清滴水浇溉的林黛玉还要多泪!

    她的心痛不仅仅是因为还有梦倪裳,她知道梦倪裳并未原谅自己,现在萧云生死不知,她的心全然在了萧云的身上,已经顾及不到自己了。

    她很痛,自己最爱的妹妹已经全然不在乎自己了。

    萧云看着姐妹忙碌、焦急的身影,也是感动非常,尤其是对梦倪裳做出了伤害,自己就要负责到底,这是做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要求!

    “倪裳!”萧云笑容满面的看着两个白色的身影,深情的唤着那个名字。

    梦倪裳回身,看到萧云正望着她笑,顿时一腔的怒火和怨气都散座了云烟!

    梦倪裳小跑着奔了过来,一下子扎进了的怀中,“云···”千言万语换来的仅仅是这一个字。

    萧云伸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我永远会在你身边陪着你···永远,永远···”

    废墟处,一袭雪白的衣衫随风漂摆,她看着搂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笑,心中落着泪,心情澎湃激荡···

    远处的一棵树上,粉红如桃花的衣衫猎猎做舞,丰小依站在树端看着两人搂抱在了一起,只恨的一拳捣了下去,将身边的树杈登时砸断,一跺脚之时,整棵大树“咔嚓”一声从中断裂。

    丰小依一时不慎,没想到脚下的大树居然会断裂,竟从树上摔下,弄了个狼狈不堪,一下子把自己精心的打扮全部葬送。

    满腔的怒火和怨气都化作了绵绵深情,梦倪裳死死的抓住萧云不放,与他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只留下那又是欣喜又是阵阵心痛的梦琉璃,当然还有不远处的一人。

    丰荫城最豪华的客栈向来是有钱人来往居住的所在,丰小依气鼓鼓的看着两个相依的人走了进去。

    “姐!怎么站在这里,走错屋了!”丰小冉顶着一个猪头从旁边的一个门中探出头来。

    丰小依恨不得一剑把这扇门给劈了,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小冉,我要喝酒!”

    酒菜很快的摆上,丰小依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喝了十几杯之后有些醉了,意识也有些模糊,她竟是“哇”的一声哭了。

    在丰小冉面前甚至是在他的家人面前丰小依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一个从来不会笑的女孩,当然更是没见过她哭过!

    丰小依总是在拼搏在奋进,在面对任何人时都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和气势,面临的打击越大,面临的压力越大,她的斗志也是越坚强。

    她就像是傲雪的青松,像是迎风的翠竹,坚韧不拔就是她的外号!

    曾经她的父母都很担心,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不是投错了胎,即使是男儿也没有这么的坚强!

    后来他们的父母包括丰小冉都怀疑丰小依是不是面瘫,这姑娘不会笑,也不会哭,有的总是那么一副冷冰冰、坚定不屈而又带着几分怒意的表情?

    在丰小冉的眼中丰小依就是恶魔,他可是被姐姐打着长大的,他见到的姐姐就是头生双角,口露獠牙的夜叉,她从来不会笑,更是不会哭的冷面恶魔!

    丰小冉时时刻刻的想着把这母夜叉赶出家门去,与父母纠缠了好久,父母不耐其烦,再加上恰逢其乱,丰小依的年龄的确也不小了,她这才在父母三番五次的劝说下不得不离家寻夫。

    而丰小冉也想见识见识这花花世界,偷偷的跑了出来,不料遇到了正在路上等候着的丰小依。

    丰小依自然清楚是自己的弟弟撺掇父母赶自己出门,她故意留下了空子,等的就是这逼自己离家的不肖弟弟。

    丰小冉再一次的落入到了魔掌之中。

    原本丰小冉以为从此要整日的面对这冰山脸了,不料就在白天的时候他看到了丰小依的笑,原来姐姐也是会害羞的!害羞的姐姐美得就像是天上的嫦娥,让人有臆想之美!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丰小依狼狈不堪的回来,被本来正想着出去鬼混的丰小冉看到,无奈的他只能和姐姐一起回来。

    丰小依心痛,梦琉璃伤心,两个无言的女子无言的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