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丰小依狼狈不堪的回来,被本来正想着出去鬼混的丰小冉看到,无奈的他只能和姐姐一起回来。

    从来滴酒不沾的丰小依接过丰小冉递过来的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一个劲的喝酒,喝到最后竟然是“哇”的一声伏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丰小冉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从未见过姐姐如此,现在安慰也不是,不安慰也不是,更是他感到了一种危机!

    姐姐的失态仅仅是一时的伤心,一时的醉酒,若是她清醒过来···,丰小冉不敢往下想,他知道自己如果不醉的话,就要有人给自己收尸了。

    酒不但喝了不少,身上也洒了不少,酒气冲天,丰小冉醉倒了,醉的一塌糊涂···

    丰小依一边哭诉着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醉意更浓!她端着酒壶,直接的用壶来喝,并且在屋中走来走去,开始胡言乱语!

    “我···丰小依,是最强最美丽的女人···最强、最美···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嫉妒我的漂亮···毁了我的容,你···死的好···你若是不死···我··早晚···”

    “我··丰小依···武功天下第一···美艳天下无双···天下男人我一个不放在眼里···只有你···呵呵···只有你···”

    “我倾心与你···你···却···搂着别的女人···快活!在我最伤心的时候···你在和那个贱女人···快活···你···我···阉了你···让你花心···哈哈哈···阉了你,让你变太监···哈哈···让你···在胡乱找别的女人···让你···变太监···”

    丰小依指着墙风言风语,一会哭一会笑,只吓得“醉得一塌糊涂”的丰小冉浑身颤抖,那感觉就像是要把他阉了一般。

    丰小依的内功自动缓缓运转,体内的酒精慢慢的逼出,她的意识一点点的清醒,但是毕竟她喝了很多的酒,想要彻底的清醒过来,若不是特意的逼出酒精之外完全醒酒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哭笑止了,酒醉为醒的丰小依开始注意到了自己的仪容!

    “我的衣服怎么这么脏···我的头发怎么这么乱···还有我的首饰呢···”

    丰小依从来都不佩戴首饰,但是并不是说她没有首饰,天生的俊俏哪里需要首饰的点缀?母亲买给她的首饰她都小心翼翼的收着,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

    丰小冉真想寻个机会逃跑,但是他不敢,现在他能做的仅仅是假装酒醉,睡得很沉,即使是打雷也听不到分毫!

    一阵撞翻桌椅的声响,丰小依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铜镜之前,打开首饰盒,一件件珠光宝气的首饰胡乱的挂在身上!

    半晌,她传来呵呵呵的傻笑之声,就像是那镜子就是本人一般,就听她自言自语的道:“萧云,你说我美不美?你是不是美丑不分,我丰小依那里比不得花清影,你居然···”

    想到花清影那画像上的“尊荣”她不由得胃中一阵的翻腾,“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地的赃物,顿时屋中迷茫着难闻的气味。

    吐罢,她又呵呵呵的傻笑起来,看着镜中的倩影,一个劲的傻笑。

    丰小依慢闪秋波仔细的瞧着那镜中的可人,玉手点指,“你怎么生的这么俊,那水仙花儿也比不上你的娇!”

    “你看你,头上的青丝乌光闪耀,插一只红珠花压着鬓梢,红扑扑的脸蛋,真是艳羡死人!”

    丰小依说着还摆了个娇羞的动作,同时她的腰致摆动,一时间倒也是风情万种,风流照人。

    “面似芙蓉、眉如新月、耳如元宝,鼻如悬胆、齿如扁贝呀,我这口似樱桃,水灵灵的杏眼似笑非笑,翠色耳环戴两边,临头摆摇,清脆叮当,呵呵呵···你怎的生的如此倾国倾城,你把你娘的美貌一点不落的全都继承来了,呵呵呵···”

    “看我穿的桃红色衣裙,紧裹着我的杨柳细腰,看我腰间是不是珠翠环绕?”

    丰小依轻移步慢转身裙带儿飘飘,粉红色的衣裙飘带,再配上她手中翠绿色的宝剑,随着她的腰肢扭动上下飞舞,果真就是嫦娥下云霄也不过如此!

    丰小依又是一声的轻笑,“你生的真美,我都看得醉了···呵呵呵···”

    丰小依盯着铜镜看了半晌,似乎真是被这镜子的美人而迷醉,“呵呵呵···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嗯?”

    “你说,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啊···你长得这么好看,那萧云怎的就看不上你,他怎么就不要你呢?”

    “丰小依啊,丰小依你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其实你就是一个丑八怪,一个丑八怪,一个被人毁了容的丑八怪···你,你,你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丰小依越说越恼,没来由的气冲斗牛,右手按在了剑柄之上,白光一闪,剑又归鞘,她转身坐到酒桌上,又开始一杯接一杯的饮酒。

    丰小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直到最后丰小依真的醉倒了,一头扎在了桌下再无半点动静!

    看起来身材曼妙的丰小依,喝醉之后居然还是很重,丰小冉将姐姐从桌下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拉了被子盖好,这才小心翼翼的往外走。

    丰小冉路过那面铜镜不由得呆了一呆,他偷眼一直的偷瞧着,当然也看到了丰小依拔剑,但是这铜镜···怎会毫发无损!

    好奇之下,丰小冉不由得伸手来摸这铜镜,没想到这一触之下,顿时大惊失色,铜镜竟是碎成了一堆碎沙!

    这是什么功夫?

    丰小冉吐了吐舌头,也是心中暗惊自己这个姐姐的武功果真是高的惊天动地,鬼神难测!

    第二天,已近正午,丰小依这才幽幽转醒,第一次饮酒又是大醉,这让她的头有些疼痛,她敲了敲头,坐在床头,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这气味简直让她受不了。

    她提着剑,捂着口鼻跑出客房,本想着把胃里面的不适的东西全一股脑的吐出去,然后痛痛快快的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门推开,门口站着一人,正是萧云,他正上下打量捂着口鼻的丰小依微笑不已。

    丰小依骤然转身,把胃中的不适强自压下,又像猫洗脸一般的干摸了几把脸,整了整衣衫,这才转身。

    狼狈模样被心上人瞧见,丰小依又将如何面对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