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醉酒形象全无,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又是环翠首饰满身乱带,显得不伦不类,屋中的呕吐物气味难闻至极,想要冲出房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书屋 shu05.com)

    门推开,门口站着一人,正是萧云,他正上下打量捂着口鼻的丰小依微笑不已。

    丰小依骤然转身,把胃中的不适强自压下,又像猫洗脸一般的干摸了几把脸,整了整衣衫,这才转身。

    她脸上的笑容就像是盛开的牡丹,不仅仅是欣喜,还有尴尬!

    现在她可谓是狼狈不堪,不仅仅是最美艳的一面没有显示以人,更是带着一身的酒气,让人一见就以为是风尘女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萧云叹了口气道;“我本也不知道的,可是你又哭又笑的,很难让我不知道武林中最美最强的丰大小姐原来在这里耍酒疯?”

    牡丹花一样的笑容顿时收拢,顷刻间变成了含羞草,她骤然转身背对着,或许是她觉得背影更吸引他的目光。

    丰小依现在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嘴巴,自己干吗要喝酒?现在她的脸就像是吃了苦瓜、啃了黄莲,有苦说不出!

    “你···快活完了,还不允许我伤心?伤心了,就喝酒,这···很正常,其实···这是我的第一次饮酒呢,不骗你!”丰小依是想给解释一下她并不是一个嗜酒的女人。

    “无需解释,我只是来提醒丰姑娘,你答应我找人,可别忘记了。”

    “哼!当着自己的妻子的面却和别的女人亲热,这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你也别忘了!”丰小依怒视萧云道。

    “呵!”萧云耸了耸肩,“我对倪裳做了错事,自然要对她负责到底,而且昨晚我只是用语言安慰了她一番,并未做什么,我点了她的睡穴,估计现在也快醒了。”

    “真的吗?”丰小依心中窃喜!

    “尽快完成答应我的事情,焰红姐的安危我很担心!”萧云再次提醒丰小依。

    “放心,我丰小依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能办到,但是我也警告你,你若敢拿着休书来见我,休怪我翻脸不认人,我不会对你如何,但是你的女人···哼,必须死!”丰小依的语气骤然间冰冷了下来。

    门“咣当”一声关闭,屋内刺鼻的酒气熏的丰小依又是一阵的恶心,她赶紧的捂住了口鼻,但是那干呕的声音依旧传了出去!

    萧云笑了笑,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屋中梦倪裳刚揉着眼睛做起,正一件件的把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她本就没有被点睡穴,她只是疲惫至极的睡着了所以醒来的比较晚了。

    萧云以为他在见到段惊羽的时候会心平气和,但是他却是感到莫名的躁动,尤其是看到段惊羽的那双眼睛!

    人可以说谎,但是眼睛却是心灵的窗户,从萧云见到段惊羽的眼睛的那一刻起,他就感到了对方赤裸·裸的杀意!

    这种感觉萧云很熟悉,当初萧懿航见到自己和白菲的时候他就从萧懿航身上感觉到过!

    “这位就是你说的萧兄弟?”段惊羽满眼都是情意的看着梦琉璃问道。

    “是,她是我的师弟,他所学的武功乃是我师傅与两位爷爷的毕生所有,连我都比不得呢!”梦琉璃笑着向段惊羽介绍到。

    “琉璃你的武功我是知道的,不过你一直都是使用神女剑派的武功,你的师承武功我却是未曾见过,不知道兄弟的武功到底属于哪一门哪一派?”

    段惊羽很明显是对萧云的武功有所怀疑!

    梦琉璃的凤眼微眯,看着段惊羽,“惊羽,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云?”

    段惊羽哈哈一笑,“琉璃的话我是自然信得过,我也相信兄弟一定是有着过人之处,不过云兄弟毕竟是新人,加入联盟自然是没有问题,但若是成为联盟内的主要成员,怕是有些困难!”

    萧云笑道:“其实段大哥说的有理,我也清楚段大哥的为难,眼下我只想先加入昆仑派,希望段大哥给个方便。”

    梦琉璃和段惊羽都是好奇的看着萧云,希望他能给一个解释。

    “加入了段大哥的昆仑派其实就等于加入了联盟,这个并不矛盾,我想先在昆仑派内站住脚,之后若是立下了功劳,萧大哥一定不会吝惜到盟主那里推荐!”

    梦琉璃也是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的道;“惊羽,你看如何?”

    老一辈的人物不出,现在的段惊羽就是昆仑派代理掌门,收一人入门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一句话的事情,梦琉璃相信段惊羽一定会很痛快的答应,她之所以要问,其实就是希望段惊羽给萧云一个比较高的位置。

    “加入昆仑派本来是相当简单的一件事,但是现在却有些难度,不是我一句话可以决定的!”段惊羽皱着眉道。

    梦琉璃也是皱了皱眉,“惊羽,到底怎么回事?”

    段惊羽叹了口气道:“琉璃,你一定听说过百邙山阴风谷了!自从阴风谷外的毒瘴雾霭逐渐的散去,派内长老担心魔教会趁机侵入中原武林,所有要加入昆仑派必须完成一个试炼。”

    “试炼?”萧云和梦琉璃异口同声的道。

    “到百邙山阴风谷猎杀一位魔族之人,把他的尸首带回来!”

    “开什么玩笑?百邙山阴风谷那是魔教的总坛所在,虽然已经被毁,但是魔教余孽多盘踞于此,更何况里面什么情况我们一概不知,进去就是送死,你们昆仑派什么时候有着这种试炼?”

    梦琉璃对段惊羽十分的不满,他看得出来,这是段惊羽的故意刁难。

    “琉璃,昆仑派的情况比你们神女剑派复杂多了,你们神女剑派不过是一些孤女或是走投无路的女子加入而成的的门派,而昆仑派却是不同了。”

    “魔教若是侵入中原,自然不会现在神女剑派这样的门派下手,而对昆仑派却是不同了,所有昆仑派一定不能让魔教之人渗透进来,去百邙山阴风谷斩杀一位魔教之人,也不过是以此明志而已!”

    “不行,我不同意!阴风谷太危险了,而且这个时候虽然是毒雾瘴气逐渐消散,但是毒气仍然浓厚,普通人人进去根本就受不住,更别说取其中斩杀魔道之人了.。”

    萧云想了想道:“段大哥,请问参加试炼的是我一人还是还有别人一起?”

    昆仑派作为十大股派之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想要加入昆仑派的人数不胜数,而要参加试炼,自然也不会他自己一个人前去,其实也是萧云变相的将了段惊羽一军。

    能加入昆仑派的人非是一般的人,大多是一些有一定势力的后人,或者与昆仑派深有渊源之人,这些人有的想要攀附上昆仑派,有的是互相利用,但是无论哪一种原因,这些人若是死了,自然对昆仑派的损失很大。

    段惊羽刁难萧云,而萧云反将了段惊羽一军,萧云能否如愿加入古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