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惊羽故意刁难萧云,萧云反将了段惊羽一军,“段大哥,请问参加试炼的是我一人还是还有别人一起?”

    “自然还有别人一起!”段惊羽说的云淡风轻,似乎说的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心中却在暗骂萧云卑鄙无耻。

    “既然是集体试炼萧云也不想搞些特殊的行为,那就这么定了,不知道这试炼什么时候开始?”

    “云,你不能去,你可知道这百邙山阴风谷?”梦琉璃出言阻拦道。

    “虽然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所在,既然有很多的同门同往,相信不会出事情,琉璃姐,放心就是!”

    其实百邙山阴风谷萧云知道,要是在早一天,他或许不清楚那是一个什么所在,但是现在他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魔教的总坛所在,一向是被认为最危险的地方,那个地方绝对不是试炼的最好所在,而是送命的最佳场所。

    萧云之所以答应段惊羽,其实是他是想去一趟阴风谷。

    丰小依说过她的身世与魔教脱不开关系,而且那神秘的世界是什么,自己在那神秘的世界中服下的那东西又是什么?这都需要他来找出答案,而且他隐约有一种感觉,魔教真的要卷土重来,而且这次是声势浩大!

    要去阴风谷一些准备的工作一定要做,首先来说就是食物、水源。

    绵绵万里百邙山,犹如鬼蜮阴风谷,这里面有什么没有人知道,里面隐藏着魔教的巨大秘密。

    阴风谷中环境恶略,终日的毒雾瘴气弥漫,其中的水源、草木一定是带毒的居多,而且毒虫猛兽也一定少不了,魔教教徒在其中一待就是几百年,而且还在其中繁衍生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萧云想不到其中原由,只能到时候再看了。

    水源和食物摆了慢慢的一大屋子,而且还有人源源不断的有人送进来,屋中已经没有了站脚之地。

    萧云看着这些食物、水,估计着这些东西完全足以撑得过两个月的时间,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几天之后还能不能食用,把一种食物存放两个月的时间不变质,这很不容易。

    萧云将所有的积蓄都花费一空,而且很显然还不够,此时他才知道钱的重要!

    钱不够,向梦琉璃张嘴她一定会倾囊相赠,只是这嘴张不开,毕竟梦琉璃也没有多少钱,神女剑派一项拮据,若不是得到了古昆仑派和联盟内诸多的支持,这神女剑派恐怕都难以维续。

    丰小依应该有钱,而且是巨富,她的穿着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光鲜照人,但是她的衣服料子绝对不是寻常之物,而且自己仅仅是一个试验,一句话,丰小依那一身昂贵的雪白的天蚕银丝衣裙就换成了粉红色的素纱天竺麻的衣服。

    别说是衣服,就单单是这布料,那绝对的比黄金还要贵重,而且还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裁纸成她合身的衣服,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裁缝可以做到的,可想而知丰小依的这一身衣服就价值万金。

    别说丰小冉了,那就是烧包一个,不过萧云眼力不凡,他知道丰小冉身上的东西大多是假的,但是真的也有,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拿出的那五千两银票的时候,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可见丰小冉对钱并不怎么看重,也说明他有钱,不缺钱,见过大钱。

    思来想去,萧云按照自己的算计,至少还需要一万两,现在他知道了,这一万两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口还真不好张。

    按照萧云的想法,一定要把婚约解除了,既然自己给不了她什么,就不能一直的耽搁着她。

    如果再耽搁下去,就是也不好意思去解除婚约了,毕竟丰小依已经错过了最佳的适婚期,而且这一错过就是十年,至少十年前她就应该结婚,但是十年前自己才十岁。

    或许两个人之间的婚约就是一个错误,一个笑话,一个比自己大了这么多的女孩,怎么会和自己定下娃娃亲?

    这件事在想要搞清楚两人之间的婚约来历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也不知道当时的双方父母都是怎么想的。

    来来往往的送食物和水的人不断,萧云想要掩饰都掩饰不住。

    萧云送走了最后一批送来食物的人,也就是意味着的最后一分钱也花了出去。

    房门闭合,阻挡住了门外窥视的眼光!

    丰小冉心下奇怪,他弄这么多的食物和水做什么?

    当丰小冉急急忙忙的赶回丰小依的住处的时候,她正在镜子前摆弄衣衫,旧的衣服已经扔掉,新的合体的衣服穿在身上,正左扭右摆的对着镜子看。

    “姐,不知道姐夫怎么了,买了可多可多的食物,还有水,少量的衣物,不知道做什么!”

    “可多,可多···是多少?”丰小依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着镜中的倩影,随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多少,但是摆满了一屋子,要我看这些东西要是全吃进去的话,就是一头猪也要吃上一到两个月,所有我想姐夫一定不是自己吃的,否则,他不会一下子买这么多。”

    “据我所知,他除了夏玉琦和孙焰红之外就没有别的朋友,他见了段惊羽之后就突然间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这是要做什么?还买了满满的一屋子,这是···要开食杂铺?”

    丰小依感觉到了事情不对,萧云绝对不会做这么荒唐的事情。

    “带我去看看!”

    萧云的房门依旧是紧闭着,店伙计热情的将丰小依姐弟迎了进来,“这位公子交待的事情,我一点不敢耽搁,一直的在这里盯着,我保证那位萧公子一直就在屋内,没出去过。”

    丰小冉丢了一锭银子过去,那伙计接了银子欢天喜地的去了。

    丰小依站在的房门前,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这样合适吗?”

    两人都知道这不合适,但是丰小依是关心则乱,丰小冉是迫于姐姐的威压,“合适,合适,姐敲姐夫的门,没有在这么合适的。”

    “这不合适吧?还是你来!”丰小依觉得不合适。

    门开了,屋中想象中的杂乱无章一点痕迹都没有,不仅仅是不见了丰小冉看到的那一屋子的食物、饮水,就连都消失不见。

    丰小冉感到浑身发冷,似乎有把利剑就要穿身而过一般,那种老鼠被毒蛇盯住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丰小冉不敢看丰小依的脸,他知道这张脸一定不是俏美可人的脸,那是一张夜叉的脸,头顶生着双角,面带着獠牙的夜叉的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满屋子的食物居然全部都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