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监视着萧云,见萧云种种奇怪的动作不明所以,连忙告知丰小依得知,两人来到萧云的房门前,丰小依叫丰小冉前去叫门。

    叫了半晌,竟是没有动静,两人一推,门开了。

    “人呢?你说的东西呢?他的武功那伙计看不住他,我可以接受,那一屋子的东西呢?”丰小依怒视着丰小冉,似是在指责他在说谎。

    丰小冉不敢抬头,猪头一样的脸刚刚消肿,他不想再变成猪头。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丰小依一甩衣袖!

    丰小依不相信萧云会这么消失,站在门外,她想了好久也没有想通,他到底去了哪里?

    “查!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人过留影,雁过留声,一个大活人一屋子的东西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这不科学,更是没有道理。

    丰小依站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吸引了不少的目光,甚至无数的武林中人为之驻足,但是她的目光从来没有在这些人身上停留哪怕一息,仅仅是从他们身上扫过那么一瞬。

    丰小冉忙乎着向周围的人询问,所有的人都没见到人运送货物出来,不过倒是有许多人见到了向里面搬东西!

    “奇怪了?难道是走错屋了?”丰小依杏眼转了转,又回头看了看楼上。

    按照记忆,丰小依又回到了萧云的门前,门被推开,让她大吃一惊,她看见了萧云,看到他正坐在桌边,手中拿着的竟然是自己的那把剑!

    丰小依的手中提着剑,这不仅仅是一个剑鞘,确确实实是一把剑,她的剑在鞘中,抓在手内,萧云手中的又是什么?

    萧云的手中也有一把剑,也是确确实实的一把剑,只是这把剑没有剑柄,剑刃锋利,削铁如泥,两端都有剑尖,看不出那边是头,哪那端是尾!

    剑身中间一道槽口,和丰小依手中的剑一模一样!原本以为这是她用来夹住对手的剑而特意开出的槽口,但是现在开来不是,因为这槽口并非平直,其中还有许多的突起甚至钩挂点!

    “拿着别的武器研究,你很过分···”

    丰小依寒着脸走了进来,同时她的右手握到了剑柄之上,剑身连带着剑鞘都在轻轻的颤抖。

    武器是一个武人的生命,其中的秘密自然也是只有自己知晓,否则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在别人手中一般,拿着别人的武器研究这是武林之大忌,一般这么做的人无一不是生死仇敌。

    “事情没有这么严重,我只是好奇而已,怎么会有这么一把奇怪的剑?”萧云无所谓的道。

    “随便窥测别人的秘密那不是过分,是什么?无耻!”丰小依是真的怒了,这把剑就是她的生命,谁懂这把剑就是动了她的命!

    “第一,你现在还与我有婚约,对未来妻子的秘密我想知道其实也算不得过分,当然每个人都有隐私,我算是窥视了你的秘密和隐私,说我无耻、不要脸也算勉强可以,但绝对没有让你动怒这么严重···更何况相爱的两人之间,本就不应该有这个秘密。”

    “第二,一旦我们的婚约结束,我们很可能就是仇敌,你绝对是我的生死大敌,窥视一个生死仇敌的秘密很正常,单从这方面说起,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

    萧云将剑递了过去,“丰小依,在我心中虽然没有把你放在最重的位置,但是心里绝对有你,而且还很重!”

    “是吗?”丰小依脸色的冰霜化去,红晕浮上脸颊,伸手接过剑!但是仅仅一个“丰小依”的称呼,就已经让她的心碎,她不知道萧云到底要说什么。

    “是···不过你也不用这般姿态,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是···什么?”

    “你的位置在我的心中很重,但是我的分量却完全没有我以为的在你心里的那样重。”

    丰小依愕然,萧云心中有几个女人,她的位置在他的心中有多重她不知道,但是她的心中就只有一个男人,这个位置的重量一定是相当相当的重,所以她对萧云的话感到甚是惊愕!

    “在你心中至少在眼前,你手中的剑就比我的位置重,我怎么说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在你心中却是比不得一把没有生命的剑!”

    “你或许不理解我心中分量最重的女孩为什么长成那个样子,我现在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她为了我可以连生命都不要,更不会为了死物对我发火,甚至把她赖以视作生命的宝剑送给了我防身,而你,却是因为我好奇之心看了你的剑,你却对我发怒,甚至···拔剑!”

    “丰小依,我的分量在你心中,其实也没有你想的这么重···你放心,你若是愿意我可以让你休了我,这样你也不会因为被休而脸上无光,我不想耽误你的婚姻前程。”

    丰小依突然间有一种心碎的感觉,本来她想叫她小依,或者依儿,而不是小依姐,更不是现在的直呼丰小依。

    丰小依不知道是怎么出得萧云的房间,那一刻她是真的动了真怒,而不是假的,也许萧云说的对,在她的心中,的重量还没有她的剑重要!

    她现在是真的看清了自己,但是她却不太相信,这个···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丰小冉看着失了魂一般的姐姐走了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他又不敢上前,他怕万一那句话不慎惹得姐姐发飙,那结局就悲惨了!

    按照事先的约定,三天之后,萧云坐上了去昆仑派的马车,而梦倪裳和梦琉璃都在身边陪着。

    丰荫城。

    丰小依呆呆的坐在镜子前面,从她第一天开始摸剑的那一刻起,那的剑就从未离手,哪怕是吃饭、睡觉。

    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剑就是他的生命,只有对剑充分的了结,才能更好地发挥剑的威力,这其实也是对剑的一种感情!

    丰小依知道,现在她必须对剑有所放松,她太爱剑,甚至爱剑超过了爱人!

    就在三天前,失魂落魄的丰小依回到了她的客房,她呆呆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心中想着萧云的话!

    丰小冉很想躲避,但是他也知道躲避下去的后果其实也很凄惨!

    “姐···”

    “小冉,你说,我到底是更爱剑,还是更爱···你姐夫!”

    “姐,你自己的事情还需要我说嘛?”丰小冉苦笑。

    “是,我觉得,我更爱他,可是当我看到他在窥测我的七绝剑的奥秘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的想要拔剑,我···不知道到底更爱谁?事关己则乱,小冉,你作为旁观者告诉姐,姐姐永远记得你的好!”

    丰小依扪心自问,她想要找到真的自我,是更爱剑多一些还是更爱人多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