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重新审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更爱剑还是更爱人,爱剑、爱人?

    “是,我觉得,我更爱他,可是当我看到他在窥测我的七绝剑的奥秘的时候,却是忍不住的想要拔剑,我···不知道到底更爱谁?事关己则乱,小冉,你作为旁观者告诉姐,姐姐永远记得你的好!”

    丰小冉接着道:“姐,弟弟不希望你记得我的好,我们本是亲姐弟,还需要这个吗?只要姐保证以后不再打我,我就告诉姐!”

    “跟我讲条件?”丰小依柳眉一竖,杏眼圆睁。

    “姐,说实话,依我看,你更爱剑!而且在我看来姐姐对剑和姐夫简直都没有一点的可比性。”

    丰小依皱了皱眉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丰小冉接着道:“剑对于姐姐来说,就是生命,有剑就有一切,没有了剑,就等于失去了一切,而男人对于姐来说只不过是弥补一下心中的空缺。”

    “接着说!”丰小依狠狠的握了握剑,他知道弟弟说的是对的,但是这事实她却是不能接受。

    丰小冉一见自己的姐姐并未发作,他知道她一定是听进去了自己所说的话。

    “剑对姐的重要我就不提了,但是男人对姐有多重要呢?其实···姐你一项表现的坚强,总是冷着脸,其实你比谁都爱笑,比谁都想笑,而你的心比冰其实还要脆弱!”

    “你想找个人对着笑,想把自己的脆弱的一面释放出来,毫不掩饰的展示出真实的自我,所以,看起来很充实的你,其实心中很空虚,姐,你其实很想找到姐夫,把他当做你的填补空虚之物。”

    “当初我记得,你见到萧懿航的时候不也是眼中闪着桃花,看你那样子,弟弟都瞧出来了。”

    “姐,说实话,要不是弟弟我事先早就探查到了他的阴险、卑鄙的嘴脸,几次三番的劝说,还不惜挨了你几顿毒打,才说服姐化妆暗地观察他一番,姐姐怕是早就与他真容相见,现在怕是都有夫妻之实了吧。”

    “姐,你现在问我,你爱姐夫吗?其实何必问我,姐,你爱姐夫还是萧懿航?”

    “其实,在姐的心中,无论是萧懿航还是姐夫,其实都谈不上爱,若不是有那婚约在,姐对他们两人根本就不会理会!”

    “姐,你弟弟我也算是风流成性,与我有过那种关系的女人多不胜数,其实我可以告诉姐,我对他们一个都不爱!爱,是需要感情的,需要付出的,我没有这个付出,所以没有感情,更是没有爱!”

    “姐,你对萧懿航或者姐夫有什么感情,你又有什么付出?姐,你什么都没有,何谈的上爱?”

    “其实我也早就发现了,姐,你经常的抚摸着你的那姻缘剑把玩,红着脸,嘴角还总是带着迷人地笑容,你是不是经常的幻想着有朝一日与姐夫相会?”

    “当你遇到萧懿航的时候,你以为他是姐夫,你见他很是英俊帅气,你很满意,你的幻象变成了现实,你很开心,当你知道萧云才是姐夫的时候,你又幻想着他才是你的男人···”

    “或许,姐夫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姐你也不会因为他是姐夫而有所心动,离开萧懿航,可是姐夫乃是武林中我所见过的最俊朗的男儿,再加上他的武功甚高,虽比不上姐姐也算武林上的一个豪杰,同时姐夫又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比那萧懿航不知好上多少倍,所以有姐···”

    “姐,说实话你对萧懿航也好,对姐夫也罢,其实都不过是幻想着的感情罢了,其实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没有感情就没有爱,你对姐夫一点都不爱,当他窥测到你的七绝剑奥秘的时候,你甚至有了一剑杀了他的冲动!”

    丰小依苦笑,泪水顺着面颊缓缓的滴下···“你说的很对,我该怎么办?”

    “感情是在漫长的两人相处中渐渐产生的,不知不觉的产生,有了感情之后才会有爱!”

    “姐,难道你忘记了?按你所说那花清影丑的让你见了都忍不住的想吐,但是姐夫却说那是他的挚爱,我想他一定和姐夫有过刻骨铭心的事情发生,她们或许共同经历过生死,或许共同渡过困苦的难关···”

    “只有朝夕相处,对对方日益的了解,同时心甘情愿的为对方付出,这样才是真的有了感情,有了爱,爱的力量很强大,为了爱,你可以阖出自己的性命不要···”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所谓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姐姐最好能和他在一起,若是你们共同经历过困苦、甚至是生死,感情升华到一定的境界,甚至可以将生命互相托付的时候,那才是真爱···”

    “你的意思是···,小冉,你去查一下,他在做什么!”

    一直装在套中的丰小依,终于敢于正视自己的感情,在爱情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只是这一步她迈的太晚,眼下梦倪裳就是她绕不过去的一个巨大的阻碍,更何况还有重重的拦路石?

    三天,整整的三天,丰小依都呆坐在铜镜之前,呆呆的···不知想些什么,剑就摆在手边,但是她的手一次又一次的从剑上拿开!

    整整握剑已有二十余年,无论何时何地这都不曾撒手的剑如今就摆在了身边,手已从剑上离开,但是她很不习惯,不由自主的就会抓上去,但是她的意志又告诉自己,一定要放一放了,剑是死的,对它付出的感情太多,会影响自己对人的感情!

    整日的对这一把剑视作感情的依托,这已经是入了魔道。

    “姐,查到了,姐夫要加入古昆仑派,但是那段惊羽不从,假意以试炼为借口为推脱,姐夫应该是去试炼的路上。”

    “好无趣啊,一个试炼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中,这时候我若是贴上去,会不会被他耻笑?”丰小依皱眉道。

    “姐,不会,你若是知道试炼之地是哪里的话一定大感兴趣!”

    “是哪里?”丰小依顿时来了兴趣。

    “百邙山,阴风谷!”丰小冉淡淡的道。

    “什么?阴风谷?他去阴风谷试炼?这不是试炼,这简直就是送死,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他阴风谷的事情,他怎么这么傻,去阴风谷干什么?”

    丰小冉摇了摇头,道:“姐,那段惊羽为什么要让姐夫去阴风谷用屁股也能想得到,姐夫与神女倾城梦琉璃关系暧昧,惹怒了段惊羽,这是他想要姐夫的命,但是姐夫为什么会答应,我就猜不到了。”

    丰小依想了想道:“他是想寻找自己身世的线索!小冉,你去准备一下,我也要赶快赶到阴风谷去,我想这绝对是我的机会···”

    阴风谷,阴风谷,夕日魔教六道的总坛所在,不知此去阴风谷又将引起怎样的江湖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