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终于直面爱情,审视爱情,她想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对萧云的爱情不是假的,当他打听到萧云前去阴风谷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大骇!

    剑再一次握在手中,牢牢的!

    这一次丰小依是决定用对这把剑的爱,转移到自己所喜欢的人身上,剑是死的,爱一把远没有爱一个人重要!

    坐在马车中,梦倪裳亲昵的靠在了萧云的肩膀上,对面的梦琉璃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

    “云,你这一去阴风谷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梦倪裳嘟着嘴问道。

    “要不了多久的,等我回来的时候相信用不了多久,江湖之中就会都知道我的名字,而你也会作为我的爱侣被所有人记住!”

    萧云把梦倪裳拦在了怀中,眼睛似是深情的看着梦倪裳,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向梦琉璃。

    梦琉璃的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倚在一起的两个人,除了那淡淡的笑容之外在没有别的表情!

    心早已是给了人,但是为了妹妹她选择了放弃,看着妹妹的脸上挂着幸福甜蜜的笑容,她很开心也很满意这个结果,只是心中却有一种隐隐的痛,似是猫抓鼠啃一样的痛!

    “云,其实你又何必如此逼自己呢?所谓一笑泯恩仇,江湖纷争不断,恩怨相互纠缠,今天他杀你,明天你又杀他,何时才是止境?”

    “云,我们在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不是很好嘛,为什么要喊打喊杀,即使有着血海仇恨,但是二十几年都过去了,或许你的仇人也早已经化土,你又何必····”

    “倪裳,你不懂?这就是执念···我永远也放不下的执念。”

    “我的梦中经常出现你的身影,那是在云梦居的谷口,我们互相拉着手,诉说着离别之情,并许下了彼此照顾一生的诺言,这其实也是执念,我放不下的执念···”

    “哪里有啊,云,梦都是假的,那都是你整日想来,晚上就会做梦了,我尚不知晓你那是很居然打人家的注意!”梦倪裳娇笑着锤了几下,而后又像是小绵羊一般的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梦琉璃的心如油烹,她知道那不是的梦,那是她在离开云梦居山谷的时候与萧云的惜别,原来他的心中一直放不下的执念不是妹妹,还是自己···

    梦琉璃已经发现了在梦倪裳右腕之上那鲜红的朱砂印记已经消失,她已经失了身,具体她给了谁,梦琉璃没有问,她很想手刃这个欺负了自己妹妹的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她的头扭向了车窗外,她再怎么坚强也终于忍不住的落泪,一切她似乎都已经明白:岳蓝城的匆匆一见,自己的故作姿态让他怀疑,让他心碎,让他心死,而他却把妹妹当成了自己。

    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梦琉璃一直没有将头扭过来,因为她不想让两个人看到她落泪!

    萧云起身,推开梦琉璃对面的另一面车窗,看着车窗外匆匆而过的路景,心中莫名的有些触动。

    萧云对自己的心理感到很困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过去每每看到漂亮的女性心下总忍不住感叹一番,不时会感受着一瞬间的美丽心动,但是这些人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自己的心中,能在他心中出现的女人不多,但是其中绝对没有梦倪裳。

    他受到了幽冥魅力的影响而对梦倪裳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本就是一个错误,一个本应该不会再发生的错误,但是那夜···他们又重复了那次的错误!

    他骗了丰小依,他当然没有点梦倪裳的睡穴,而是两个人缠绵了一夜,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听到了丰小依的声音。

    武功境界高的的人耳力一般都很好,梦倪裳没有听到半点声音,但是萧云听到了,他不想让丰小依伤心,所有编了个谎话来安慰她!

    如果说梦倪裳现在仍旧有什么能触动到萧云的,只有在过去就已印在心上的感情,但是梦倪裳给他印下的感情并不深,因为他对她一直就没有那种感情,对于同龄更别说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有那种感情,除了花清影。

    对于梦倪裳,在萧云心下每每都有一股温暖的感动,或许其中掺杂了不少兄妹之情,但更多的绝非如此。

    他对梦倪裳更多的乃是一种责任感,还有····生理的渴望与冲动,毕竟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又是刚刚的食髓知味,嘴馋一些也是必然!

    他强制着自己爱上梦倪裳,他经常在脑海中将她他的形象与梦琉璃的身影对换,这其实是一种催眠,但是很管用,他揽着怀中的梦倪裳,身上一股股的温暖的情意流淌,这种感觉很甜蜜也很感动!

    萧云骤然回头,扳过她的肩膀,四目相对,他很认真的道:“倪裳,你对我的情意我懂!可是现在我给不了你什么,未来我的大仇得报,而我又能平安的活到那个时候的时候,你若心意依旧,就让我成为你的夫君,照顾你一生一世吧!”

    言尽、唇合!

    梦琉璃看着视若无人拥在一起亲吻的两人,脸上的笑容再次浮现,她真的很开心也很心痛!

    片刻之后,两人分开,梦倪裳喘着粗气的盯着萧云!

    萧云的话让梦倪裳一阵晕眩感,同时紧接而来的激吻让她大脑极度缺氧,眩晕感更甚。

    梦倪裳怎么也想不到萧云既然会突然如此直白的说出这种话,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姐姐的面,若是单的两人,她绝对不会这么眩晕和尴尬、害羞!

    梦倪裳侧头避过萧云的目光,轻声道“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说的更明白一点?”

    萧云拉着梦倪裳的手郑重的道:“我萧云在此许下诺言,将来若是梦倪裳心意依旧,我定要娶她为妻,照顾她一生一世,有违此誓,甘受万仞临身之苦!”

    “别乱起誓!”梦倪裳伸出芊芊玉指竖在了萧云的唇前。

    马车停在了路边,萧云牵着梦倪裳的手从车中走下,梦琉璃也随着走下马车。

    “倪裳,你我都是无父无母,但有天地为鉴,我愿向天地祈愿,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同时有琉璃姐在,长姐为母,就让琉璃姐在此见证我与倪裳结为连理!”

    萧云说着拉着梦倪裳向着梦琉璃深深的拜下!

    萧云和梦倪裳大婚,没有亲朋相贺,没有摆下酒席,一切都是这么简单,两人大婚又让丰小依的感情归属去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