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夜闯困龙苑,虽然未能救得孙焰红自由,但却是只身而退。

    丰小依手提着宝剑,就躲藏在这树冠之中,见萧云安然的离去,也就放下心来,只是紧接着却又是嘟起了嘴来,暗道了一声可惜!

    美救英雄的戏码没有上演成功,对丰小依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但是她也算是又见到了萧云的本领,心中却也泛起了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丰小依,我是最美最强的丰小依。

    树枝微微晃动,树下持刀佩剑的万剑威和燕玲双豁然抬头,他们两人只看到了微微摇晃的树枝以及漫天的星斗透过树枝树叶洒落下来的光辉,出此之外再无它物,原来丰小依藏身的地方现在什么也没有。

    整个昆山城都是昆仑派的产业,夜晚十分一声刺耳的哨声在昆仑山中吹响,之后一路向下哨声响彻昆山城,之后又是恢复了正常,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萧云赶回到住的客房,梦倪裳还没有睡,她正在等待着萧云。

    梦倪裳见萧云进屋,急切的上前,“云,可有没有受伤?”

    萧云的心中甜丝丝的,受到了梦倪裳的关怀,似乎有一种力量在体内成长。

    “我没事,只是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人没有救出,但是我却可以确定人就在昆仑派中,而且暂时没有危险!”

    “那就好啊,云,今夜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们···休息吧!”

    萧云摇了摇头,将黑色的面罩和夜行衣一并摘下,递给梦倪裳。

    “把这些东西用内功震碎,然后丢掉!今晚不会太平,我们还是小心些!”

    梦倪裳笑了笑,不以为然,用手揉了几揉,那黑色的夜行衣就一化作一堆齑粉,被梦倪裳藏在了床底下!

    萧云和梦倪裳将外罩脱去,穿着贴身的内衣躺在床上。

    “倪裳,你可是听到了那尖锐的哨声了?”

    “听到了,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很刺耳,穿透力很强,是被人蕴含着内力吹出来的,好像是···”

    “联络信号?”萧云问道。

    “嗯,就是联络信号,其实各个门派之中都有自己的联络方式,而这种尖锐的哨声用作联络信号在普通不过了,以哨声长短和起伏的音调表述事情,这种情况很常见。”

    “我明白了,那很快就有人来了,我很后悔,不该回到这里,把你们姐妹都牵连进去了。”

    “说什么傻话,人家都是你的人了,还说什么牵连不牵连的···”梦倪裳羞红着脸扎在了萧云的怀中!

    其实萧云心中一直很矛盾,把梦氏姐妹拉入其中本就是他的计划,但是却有些的不妥,自己的事情不能亲手完成,反而要如此费尽心机的算计她们姐妹,这让萧云心中实在是不安!

    他很想直接把事情告诉梦琉璃,他也相信梦琉璃会帮助自己,但是他心中却对此有了疑虑,他不想去张口求梦琉璃,这样会让梦倪裳横吃飞醋,为了让梦倪裳安心,他不得不算计她们姐妹!

    萧云躺下,身体之中的内功运转起来,快速的恢复着体力!

    逍遥决的内功无时无刻不间断的自动运行,可以确保他的内力一直的处在增长之中。

    萧云也算的清楚,内功休行若是耽搁一个时辰看起来微乎其微,即使是耽搁上一天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十天、一个月、一年呢,这内功的差距就会拉的很大,所有萧云不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就不会放弃内功的运转,他自己叫这种修习内功的方式叫做自修!

    萧云的头感到一阵阵剧烈的疼痛,那股凶煞之气虽然被压制了下来,但是总是感觉有东西堵在胸口!

    “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萧云自从吞服下那怪东西之后感觉到一股意志,一股想要占领自己的脑海的意志,同时各种负面的情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纷至沓来,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坚强的意志让萧云没有失去本性,但是那些负面的情绪却是一直的影响着他,让他头痛欲裂,与此同时,他居然感到了一种力量,说不上来的力量,而且还仿佛看到了有人在练武!

    天地血牢就是他从中学到的一门催动内劲的法门,是一种催发出席卷天地的强大内劲,可以成一束攻击,也可以分散成成千上万股,与此同时这些内劲受催动人的操控,可以变换方向!

    当然除了这天地血牢之外还有许多的武功,萧云知道这恐怕就是服用那东西之后得到的报酬!

    萧云闭目运转着内功,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响,而且脚步声很乱,有的很重,有的很轻,这来的人中武功高强的人不少,而且有的轻功独步,有的内功深厚硬功堪称一绝!

    门四散着飞进屋中,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的碎屑!

    不仅仅是门,就是窗户也是一样,但却有一面的窗户没有动静,但是窗户之外隐隐却有重重的人影晃动!

    萧云的剑没有在身边,剑挂在了墙上,因为这里已经打扮的像是一个洞房:梦琉璃精心为妹妹准备的洞房!

    五十人将萧云的房间包围了,萧云一惊从床上做起,他竟是光着上身!

    梦倪裳也是一声惊叫,她的头露了出来,用被子掩盖着身体,但是明显是慌乱的遮盖,露出了光洁如玉的肩膀!

    梦倪裳一声惊呼,连忙用被子严紧的过了身子,只露出一个头来,还有一张含春如水的脸!

    这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刚刚做过什么事情的人!

    房门处,两个年逾花甲却是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进来,目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看到萧云正在给梦倪裳拉紧被子的这一小动作,更觉得是找错了人!

    紧接着数人闯了进来,其中有一个拿着纸扇的书生打扮的人,正是玉书生赵明,还有一个人,这人横眉立目的,看谁都像是他的杀父仇人,像是和他妻子上了床的人,这人名叫杨仇,也是昆仑七子其中的一人。

    萧云看着闯进来的几个人,面上带着怒色,转了转身子,将梦倪裳挡在身后!

    昆仑派的人找上门来,萧云能否安然渡过此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