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怒而拔剑杀人,段惊羽在旁打着哈哈,想要将这篇戒揭过去。

    杨仇向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像身边的一个同门道:“不过是两个婊子而已,无名小辈,也不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杀了我们的人人还要代掌门如此低三下四,代掌门真是丢了我们昆仑派的脸了。”

    “就是,就是,这样的人也能当代掌门,真是丢死我们昆仑派的脸了。”

    萧云听得清楚,心中冷笑,梦倪裳脸有怒色,不是别的只因为这昆仑派弟子竟也是看不起她们姐妹。

    梦倪裳的名气自然是不大的,她不过是神女剑派的高手,但是神女剑派本就不是什么大派,江湖地位有限,她的名气不大也很自然。

    但是梦琉璃的名声在江湖中却是很响亮,乃是武林中后起之秀中的翘楚,人称神女倾城,一剑碎星,也是武林江湖帮上很出名的人物,被称为武林神女!

    梦琉璃的名声很响,她却是一个低调的人,但是梦倪裳并不低调,她以姐姐为荣,也很享受这个荣称,但是今日两人却被人小瞧了,而且还骂成了婊子!

    “云,杀了他!”

    萧云已经猜到了这个人的意图,心中冷笑,身形一闪已到了那人的身前,同时顿时内力转变,阴寒的内力化作了炙热的内劲,只是一掌就按在了那人的胸口之上。

    “噗”那人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顿时身上一片焦糊,就像是被火烧过一般,但是人却是未死,满口喊着热,在地上打滚。

    有人上前点了他的穴道,他这才安静下来!

    “我虽是无门无派,但是这两人毕竟乃是神女剑派的翘楚,也受门派重视,岂能被你等如此轻视,更何况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更是不允语言侮辱!”

    “在我面前杀了我们昆仑派的弟子,无论怎么说,这个人必须留下!”杨仇阴寒着脸,手中的剑指向萧云!

    “这本就是一个误会,我等门下弟子言语不周,给他个教训也是应该,我想萧少侠也是给了我们昆仑派的面子了,否则他早就死了!”段惊羽道。

    段惊羽心中大喜,他恨不得萧云连杨仇也一掌打死算了,但是表面上却不能装出这样幸灾乐祸的模样,毕竟他现在还是代掌门!

    “这位少侠的确是手下留情,这是这位姑娘的手断太过狠辣,抬手间杀六人,这怀疑···她是冰宫的人!”其中一位长老道。

    冰宫的人,也就是冰宫不泪天的人,武林中被称为魔女,尤其是为首的几人更被称为血魔女,她们杀人不眨眼,动辄血屠百里,甚至是一座城池都会血屠殆尽,可谓是凶狠无比!

    正因为如此,凡是冰宫不泪天的人都视为武林公敌,遇之则杀,没什么好讲的,但是很多人遇到真正冰宫的人却是不敢动手斩杀,一来他们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领,二来也要预防着对方的报复。

    冰宫不泪天中的现任宫主血仙蝶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恶魔,更有独身血屠数大门派的传言,最重要的是她却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得罪了她的门人和得罪了她的本人没有区别!

    冰宫的人是武林的公敌,人人都想杀之而后快,但是却没有人敢真正的向冰宫的人动手!

    正是因为如此,斩杀冰宫的人这仅仅是一个噱头,有了这个噱头任是谁也不能阻止!这就是借名杀人!

    “既然是冰宫的人,我们昆仑派自然是不能让他轻易离去,今日就请姑娘到我昆仑山坐上一坐,让我们已近地主之谊!”天灵长老淡淡的说道。

    天灵长老已经看出来了,这萧云绝对不是弱者,而且梦琉璃的那一剑更显功夫,但凭着这一剑足可以横扫昆仑七子,而看起来这个女人与段惊羽却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

    段惊羽看她的眼神不一般,走过的桥比段惊羽走过的路的还要多的老古董天灵长老自然看得出来。

    若有此女在,段惊羽或许真能成就大事,这绝对不允许!

    原来这天灵长老所支持的人并不是段惊羽,他早就想把他赶下代掌门人的神坛,只是可惜没有机会!

    “大长老,这其中有些误会,此女非是冰宫之人,她名叫梦琉璃,武林众人送个雅号叫神女倾城,她乃是神女剑派大师姐,也是未来神女剑派的最佳掌教人选,绝不是什么冰宫之人,还请大长老明鉴!”

    段惊羽虽然是代掌门,但是毕竟不是掌门人,所以他说话对这大长老也是客客气气的。

    天成子哈哈一笑,“惊羽,老头子其实也不确定她就是冰宫的人,所以老头子只是让她去昆仑山做做客而已!”

    赵明手摇折扇走到梦琉璃面前,“梦姑娘,请···”

    梦琉璃冷冷一笑,她也看的出来,这昆仑派绝对没有表面上这么和气,其中的明争暗斗、阴谋算计跟很多,也不知道萧云加入了昆仑派是福还是祸。

    “好!我就去昆仑派坐坐,本想着明日才往的!”梦琉璃说着用眼睛瞟了一眼段惊羽。

    段惊羽心中大喜,到了昆仑山上其实还是他说了算,他也怕在这里动手,毕竟天灵长老的态度已经表明,而天鹤长老一项和天灵长老穿一条裤子,又有赵明、杨仇在,一旦动手梦琉璃必定吃亏!

    “姑娘要到我昆仑派做客自是欢迎,但是姑娘下手狠辣,姑娘有剑在手,我等寝食难安,还望姑娘把剑让我等保管,等姑娘下山之时自然奉还!”

    玉书生赵明手摇着折扇哈哈一笑,道!

    “我怕我把剑给了你,我就很难活着到达昆仑山了,要战就战何必这等啰嗦!”

    梦琉璃何等聪明,她已猜到即使自己交出了宝剑对方还会有更过分的要求,比如封印穴道,如此一来自己只能等死,这些人分明就是想要自己死!

    她猜的没错,段惊羽和梦琉璃的关系不简单,早已让这些人忌惮,若不趁机斩杀梦琉璃,若是到了昆仑山,支持段惊羽的人更多,再想对付梦琉璃怕是难了。

    “好,好,好···姑娘既然要战,我赵明也只好奉陪!”

    赵明欲要和梦琉璃一战,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