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派内部争夺掌门人的斗争十分剧烈,赵明见段惊羽和梦琉璃关系密切,想要趁机斩杀梦琉璃,言语间势要动手。

    玉书生赵明言毕,手中折扇一合,锋芒利刃的扇骨弹出,剑扇挥动间已然向着梦琉璃的咽喉划来!

    偷袭!这是赤裸裸的偷袭!

    梦琉璃的剑势虽是威猛,但却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她的剑需要挥动的空间!

    即使是白菲的拔剑诀,那也需要一定的空间,但是眼下的玉书生赵明是贴身偷袭,这让梦琉璃没有了拔剑的空间!

    拔不出剑的梦琉璃就像到掉了牙、断了爪的老虎,再强势的剑意也再难施展!

    赵明的剑扇本就是短兵器,属于贴身格斗的利器,所谓一寸短一寸险,现在他的剑扇威力显现了出来,挥动间剑刃时隐时现,已将梦琉璃逼如下风。

    就在赵明出手的一刻杨仇的剑却是刺向了萧云!

    萧云抬手间剑出鞘,拔剑诀!

    一道剑光似是月光划过,将杨仇逼开,与此同时他身形一动向着天灵长老刺来!

    擒贼先擒王,这里的人中也只有天灵长老武功最高,这个人若不拿下,三人的下场就很危险!

    天灵长老微微一笑,萧云的剑势奇快,但天灵长老却似是不放在眼中,他伸出双指,似是轻描淡写之间将剑身夹住!

    捕风捉影!

    传说天灵长老的捕风捉影可以在一瞬之间捕捉到激射而来的上百支牛毛似的细针,而对于捕捉别人的兵器那更是一绝,出手从不落空!

    剑被捉住,这对于一个用剑的老手来说等于是手脚被打断,那是是极其凶险的一刻!

    天鹤长老双手一摊,衣袖中飞出两只仙鹤长笔,猛然间点向萧云的咽喉和太阳穴!

    仙鹤长笔状如展翅欲飞的仙鹤,双腿为握手,鹤嘴尖尖,锋芒利刃当做笔锋,这就是仙鹤长笔!

    说它是笔,其实乃是一种外五门型的兵器,招式奇特,更兼有歹毒招数和暗器,乃是一件杀伤力极大的武器!

    鹤嘴叼向萧云的咽喉和太阳穴,同时双翅如刀,整个一面刀刃推了过来,如此一来,萧云想要躲闪却是难了。

    萧云手中的剑被天灵长老夹住,而天鹤长老却是直接的下了杀手!

    这种配合打的天衣无缝,两人之间的默契可见一斑,这两人一定是经过了无数的配合战斗,否则绝对不会把机会拿捏得这么恰到好处!

    萧云握剑的手一沉,同时一个铁板桥,双鹤笔落空。

    但是双鹤笔如影随形,双翅一落,这双翅却是向两把利剑一般的向着萧云的胸口插来!

    孙家的锻器手法!

    这双鹤笔一定是孙家的人锻造出来的,武林之中能锻造出如此精巧的武器的一定是孙家!萧云如是的想着。

    孙家的确是可以锻造出变化诡异的武器,就像是孙焰红手中的那把变化莫测的匕首一般,但是像仙鹤笔这等异样武器即使有图纸想要打造出来也非是一件易事,这是一件来历不明的武器。

    萧云大惊,这鹤翅的变化太快,让他躲闪实在是困难。

    虽然萧云极力的转动身子但是下插的鹤翅仍然在他的肋下划出一道血槽!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衫!

    萧云的胸中压制的杀意骤然间的爆发出来,身上的劲气骤然外放,将那将要收回双翅的仙鹤笔推了开去!

    “找死!”

    萧云的眼中出现了血红之色,神智已被煞气侵蚀,他的意识之中完全没有了别人,除了最纯粹的杀念!

    他手中的剑如蛇一般的弯转,剑身虽然被天灵长老夹住,但是剑刃却是斩向了他的手腕!

    云梦柳宝剑虽然韧性极佳但却也是做不到如此大幅度的弯转,毕竟那是一把硬剑,但是这剑的确是完成了如此的弯转!

    这把剑是一把软剑,而且还是一把品质极佳的软剑,当然可以完成这不可思议的弯转,这把剑正是萧云在岳蓝城中从孙焰红的兵器谱中购买来的。

    这把剑萧云自从到手之后就一直的修炼,百花心经中的剑诀其实就是软剑剑诀,这把剑正好发挥出百花心经的剑诀威力!

    萧云自然不会用云梦柳宝剑,这把宝剑在困龙苑中量过相,他若是拿出那把宝剑定然会被人一眼认出,所以萧云提了这把软剑出来!

    软剑的狠比之硬剑更加歹毒,百花剑诀的狠也只有手持软剑才能显示出来!

    “啊···”一根手指飞溅着血花被挑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剑身一弹,毒蛇一般的刺向天灵长老的咽喉!

    “嗜血斩!”森寒的剑光似是嗜血的魔兽,扑向天灵长老的咽喉。

    剑光闪过,飘飞着一串血花,一代大长老被钉死在当场!

    萧云的剑光一转,剑刃已经抵在了双鹤笔上,剑身一个扭转,贴着双鹤笔向着天鹤长老的胸口点去!

    双鹤长老大吃一惊,他实在是没想到遇到萧云这个怪胎,他的剑太怪、太毒也太快,但是这样的剑他却是见过!

    双鹤笔一压,其中右手的仙鹤笔双翅一收将萧云的剑夹住,左手的仙鹤笔猛击萧云的面门!

    萧云身子急转,剑在双翅之下紧紧地夹着,抽之不能,在萧云的身形急转之下,这把剑都被拧成了麻花!

    尽管如此,但是萧云仍然难以将这把软剑抽回,原来这鹤翅不仅仅有进攻之能,他的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抢夺别人的兵器。

    萧云一招受制,失去了剑也就等于是失去了杀伤力,那一支鹤笔却是成为了最大的威胁!

    又占了几个回合,天鹤长老已大战上峰,眼见就要将萧云击毙与笔下!

    萧云的破绽出现了在了眼前,天鹤长老大喝一声,“死”,单手鹤笔猛然间击向萧云的空门!

    “仙鹤凛杀!”这一刻天鹤长老已经锁定了萧云的破绽,这一击是必杀的一击,所以这一击他毫不留手,更是放弃了任何的防守,全力的一击。

    在以为别人必败无疑的时候,往往是自己面临失败的时候,生死就在一瞬之间!

    天鹤长老以为必杀的一击,用了全力的击出,这一击几乎没有了任何回旋的余地!

    萧云握剑的手骤然松开,身子一撤,脚踏着玄异的步伐退了开去,这必杀的一击却是落了空!“百花步!”

    萧云脚踏百花步,闪避开了天鹤长老的必杀一击,同时金光闪动,一道金光直扑天鹤长老的面门!竟是萧云趁机打出了一枝柳叶镖。

    柳叶金镖紧贴着长鹤笔钉进了天鹤长老的左眼,顿时发出一声哀嚎,同时他手中的仙鹤笔也失去了力量!

    萧云一个前冲,伸手握住了软剑的剑柄,内劲沿着软剑迸发了出来,顿时将那鹤翅崩开,剑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握,萧云握剑,诡谲的剑势再次施展开来。剑身沿着长鹤笔向着天鹤长老的胸口刺去!

    这也是必杀的一击,狠辣霸绝的一击.势在必得的一击!

    在以为别人必败无疑的时候,往往是自己面临失败的时候,生死就在一瞬之间!

    萧云能否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