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质问段惊羽终于得出他抓捕孙焰红的目的竟是为了魔教的东西。

    “什么,惊羽,你竟然觊觎魔教的东西?”梦琉璃对段惊羽感到失望!

    段惊羽接着道:“不仅如此,武林中各门各派死去的人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被当做战利品收入到了魔教宝藏之中····”

    “你是想寻回你们昆仑派先人的遗物?”梦琉璃道。

    段惊羽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萧云却是冷哼一声,道:“我看你不仅仅是要寻回你们昆仑派的先祖之物,而是想要占有所有的宝物吧。”

    段惊羽不置可否,若不是当着梦琉璃的面,他早就发难了,萧云的话简直就是废话!

    “既然你要寻回昆仑派先祖遗物也是无可厚非,但是事成之后那孙焰红你将如何处置?”梦琉璃的一句话终于问到了萧云关心的正题之上。

    段惊羽道:“那孙焰红与我无冤无仇,事情完了自然放她离去,此事琉璃勿要担心,有我作保,保她万无一失!”

    萧云冷笑道:“说抓就把人抓来,说放就又放了?我怕到时候你说了不算,更是做不得主?”

    萧云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在质疑段惊羽在昆仑派的地位。

    段惊羽脸色阴沉起来,若不是梦琉璃在,现在他早就动手直接把他解决掉算了。

    方才的一战萧云的武功高强已见端倪,只可惜他的心全放在梦琉璃的身上,对于萧云他是瞧也未瞧一眼,就连天灵长老的死和天鹤长老的瞎眼的事情都浑然忘却了。

    “我昆仑派的事情我还做不得主了不成?别忘了我现在是昆仑代掌门人,行使掌门人权利,区区一个人,我还不是说放就放?”

    萧云又是冷笑道:“段掌门的权利我已经看到了,在段掌门的庇护之下,有幸我三人今日不死,还要多谢段掌门的照拂了!”

    梦琉璃一看这两人的语气不对,在这样下去两人非打下来不可,当下劝解道:“云,算了,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我们也不要怪罪惊羽了。”

    梦琉璃又转头向段惊羽道:“惊羽,那孙焰红乃是武林之中不世出的人才,又是孙家的唯一传人,若是她有了意外,孙家一脉的绝学就此成为武林绝响,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这点。”

    “这孙焰红乃是云的至交好友,云关心她的安危也是心切,还请惊羽不要怪罪云的冲撞。”

    梦琉璃看了看萧云和段惊羽,微笑道:“我有一法折中你们两位要不要听我一言?”

    萧云点了点头,“我的命都是琉璃姐救回来的,自然对琉璃姐的话言听计从,哪怕是丢掉我的这条性命,也算是还给了琉璃姐了。”

    段惊羽也点头道:“琉璃,你的话我焉能不听?”

    梦琉璃点了点头,笑道:“此事既然关系到孙焰红,那么看守孙焰红之事就交给琉璃吧,直到我将她护送着安全离开昆仑山为止,不知此法可好?”

    萧云笑了笑,“全凭琉璃姐相助!”

    段惊羽很想拒绝,但是他寻不到拒绝的理由,再加上梦琉璃面带着倾国倾城般的笑容,他就更难拒绝了,梦琉璃的笑可不是轻易可以见到的,神女倾城,一笑更是倾国!

    客店之中梦琉璃怒而斩杀数人,萧云更是直接斩杀了天灵长老、打伤了天鹤长老,又直接的逼问段惊羽,按理来说他已经把昆仑派都得罪了个遍,再想入派怕是困难了。

    到了第二天萧云如约而至,他的入派却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礼遇”,很轻松的拜见过了“祖师爷”的画像,然后领了一套门派的服饰,还有一个腰牌,就算是正式的通过申请了,之后完成试炼就算是正式的昆仑派弟子。

    一直折腾了一整天萧云被安排下住处,这才算是得到了片刻的休息!

    这一整天萧云也没有见到梦倪裳和梦琉璃,他在自己的屋中躺下,闭上眼睛想着心事。

    事情发生的太过奇怪,自己的煞气反噬,那时候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天鹤长老又怎么能够错过?

    不仅如此天鹤长老居然还会出手相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煞气的反噬太过厉害,而且随时都可以发作,这就像是带着一个随时可以爆炸的炸弹,太过危险!萧云以及意识到了这种危机。

    如何克制自己的煞气反噬,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萧云正想着,远处响起了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是向着自己这方向来的。

    萧云睁开眼,手已握在了剑柄之上,内功运到了双耳仔细的捕捉着来人的声音,来的人是一个脚步沉重的人,这个人···轻功很差!

    至少萧云是这样认为的,他的心稍稍放下,但是他的手依旧是握在了剑柄之上。

    敲门声响起,敲得很轻,同时传来很轻的呼唤声,“萧公子可是休息了,我家长老派我来请公子前往一叙!”

    萧云起身,他感觉不到这人身上的杀气,这才开门,原来竟也是一个门童打扮的人。

    那门童向萧云一拜,“萧公子我是天鹤长老的门童,长老相约公子前往一叙!”

    那门童说着双手捧着一物恭恭敬敬的献在萧云的面前。

    萧云接过一看,却是两支柳叶金镖!

    柳叶金镖乃是柳寒烟仙子的独门暗器,萧云出了云梦居之后随身带着的一共是一百零八枚,但是几经大战已经遗失了三十多枚!

    而昨日的一战萧云也仅是打出了一枚柳叶金镖,可是现在这门童却是拿回来了两枚!

    两枚柳叶金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柳叶金标。

    萧云拿着两枚柳叶金镖仔细对比之下却是发现不同,原本自己手中的柳叶金镖都刻有一个篆字的“柳”,但是却有一枚柳叶金镖之上刻着一朵奇怪的花!

    这花····萧云很熟悉,但是他却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萧云的心止不住的狂跳,他虽然一时想不起这图案在哪里见过,但是他却是肯定是见过的,这和他有着密切的关系,由不得他不去见一下这天鹤长老。

    萧云面带微笑,将两把柳叶金镖握在手中,向那门童道:“还请师兄带路!”

    那门童虽然只是一个使唤童子,在昆仑山中的地位极低,但是毕竟入门较早,而且算是正式的昆仑派弟子,所以他唤一声师兄一点也不过分。

    那门童带路,萧云在后紧随,一路之上眼睛不断的瞟向四处,将周围的环境都牢记在了心中,这是他的细心之处,预防有变的时候能够借势逃的一线生机!

    天鹤长老为何要见萧云,他的手中为何也有一枚柳叶金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