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鹤长老派遣门下小童前来请萧云一见。

    “萧公子,长老有吩咐,尽量不要让人认出公子,至少没有人见到公子来见长老最好!”那门童低声说。

    萧云点了点头,见到有人路过之时仅仅是低下了头,那些人也不做理会,毕竟这是昆仑派的总坛之中,萧云的防人之心确实是差了些!

    萧云随着那门童一起却是渐渐的到了一处僻静的所在,这里居然是几座普普通通的茅屋!

    门童远远的一指那茅屋道:“萧公子,我们长老就在那屋中等候,长老不允许我们靠近,就不能给公子指路了。”

    萧云沿着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走到茅屋之前,他感觉得到这里面有一个人,这人的呼吸匀称,气息微弱几不可闻,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

    这里面的人要么是一个生命垂危之人,要么就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

    茅屋之中闪烁着一点的幽光,一支蜡烛释放着豆大的火光,一个老人盘膝而坐,对面萧云面对着老人坐下,剑横在了双腿之上。

    “长老不恨我打瞎你的左眼之仇,还特意约我前来不知乃是何事?”

    天鹤长老虽然瞎了一只眼,但却是精神矍铄,丝毫没有因为这一创伤而精力不济,反而他的面上显出了红光!

    “萧公子可知晓百邙山阴风谷?”天鹤长老开门见山的道。

    丰荫城、醉红楼内。

    一身彩衣的少女欢快的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哼着歌从楼下走到楼顶,门缓缓的推开,却是一愣。

    在她的面前居然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青衫手提长剑的男子。

    “你怎么来了,懂不懂礼貌,女孩子的闺房也敢随便乱闯?”那彩衣少女嗔怒道。

    那青衣男子转过身来,露出了微笑,“怎么这么开心,遇到你生命中的贵人了?有机会给我引荐一下瞧瞧,我也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进入你的法眼!”

    那彩衣少女嘟起了嘴,双手托着腮趴到了铜镜面前,呆呆的看着镜中的人影一言不语。

    “怎么?没有成功?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对你都是爱理不理的?这样的奇男子,真的要见识见识!”那青衣淡淡的道。

    “是哩,是哩,人家把我当成路边的野草了,你···是不是很乐意见到我吃瘪?”那彩衣少女言语之中露出了不满。

    “没有····”

    “你来这里什么事?没事的话别来烦我,烦着呢!”彩衣少女拿过胭脂笔沾着淡淡的胭脂开始在脸上擦拭!

    “我看你开心的很,你那歌哼的也很有味道,那里烦?”

    彩衣少女不理她,继续描着淡淡的妆。

    “有什么事吗?你不是最讨厌我吗?我自甘堕落,可不愿污了你的名声,更是给你丢了脸了,我就是这么下贱的女人,你说的很对呢!”彩衣少女的语气越发的不善。

    那青衣男子的脸色变了一变,而后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你不会记恨我一辈子吧,毕竟我们···”

    “别说了,有事就讲,没事就赶快走!”彩衣少女下了逐客令!

    “百邙山阴风谷现,你有没有兴趣····”

    “没有哩,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我只不过是青楼一女子,管不得那么多的事情····”

    “你····”青衣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真正此时楼下脚步声响,一个身穿着黑色劲装的女子走了上来,她站在门外却是未曾敲门。

    这彩衣少女顿时脸上露出了喜色,小跑着赶了过去。

    门开了,那黑衣女子伏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而后转身退去。

    彩衣少女脸上露出了喜色,蹦蹦跳跳的向一个小孩,“你刚才说什么百邙山阴风谷,我好像有兴趣了呢!”

    “我会带人到百邙山中驻扎,等毒雾暮霭散尽,你我同进阴风谷去碰一碰机缘!”

    在极北绵绵山脉群山之中,在一个绝峰之上却是坐落着一座规模巨大的殿宇,这就是江湖之中神秘的冰宫不泪天。

    一身血红色衣服在寒风之中猎猎做舞的女子站在悬崖之上,迎面漫天的飞雪夹杂在强劲的寒风中像是刀子一样的割来。

    那女子一动不动,迎面而来的寒风骤然倒卷,漫天的飞雪也化作了虚无,远远看去这一现象极其的怪异,远远看去明明是飘飞着大雪,但是这山崖之上却是没有一片雪花!

    五个身穿颜色各异的女子紧紧地裹着披袍,顶着寒风来到山顶之上,骤然之间山顶之上,寒冷的冬天变成了炎热的夏季!

    那红衣女子感知到了那五人的到来,缓缓的收功,这是寒风吹来,顿时寒冷席卷了整个山顶。

    “大师姐,已经打探清楚了,百邙山阴风谷内的阴风吹的更加的狂暴了,照这样下去三月之后,所有的毒雾暮霭会被全部吹散,那时候就是进入阴风谷的最佳时机!”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你们五个随我前往百邙山,先按兵不动,等我消息,把这些敢打阴风谷主意的人尽数杀灭,活口不留!”

    “是···”五个女子齐声应答。

    那红衣女子想了想,又道:“先前买下的炸弹已经炸了两枚,这最后的四枚就埋在百邙山中吧,我要让这武林从此进入乱世,永不安宁,武林,需要献血来谱写未来。”

    极南之地的一处山谷之中,这里终日的雾气弥漫,让人不知雾气之中是何所在,但是在雾气之后却是一片明朗,这里生长着百花。

    这是一个没有季节变化的山谷,无论春夏秋冬这里的气温变化都不大,这简直就是一处仙家秘境。

    一座百花搭成的大殿耸立在花丛之中,这里就是圣女殿的所在!

    圣女殿中百花椅上端坐着一个素纱罩面的绿衣女子,这女子的手中拿着一本秘籍正仔细的看着。

    半空之中传来一阵风声,那女子抬头,一直红色的小鸟从天而降,她放下手中的秘籍玉手张开,这只小红鸟落在了她的手掌之中。

    她从面前的桌案之上取了几块点心,这小红鸟很欣快的啄着这些点心,同时她从这小红鸟的腿上解下一个信囊。

    小红鸟在桌案上蹦跶着啄食着点心,这女子将那信囊展开,取出一个纸条!

    奇奇奇,异异异,一时之间百邙山阴风谷现世,武林各方纷纷有所举动,这绿衣女子到底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