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谷中绿衣女子张开手掌,一只红色小鸟从天而降,带来了一个纸条。

    绿衣女子展开纸条,看罢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百邙山阴风谷?有意思,看来我必须走一趟了。”

    终日雾气弥漫的山谷雾气一阵的翻腾,从中整齐的走出两支队伍,同时一顶百花大轿在队伍中间随着队伍一起前行。

    在这山谷之上的峰顶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俯视着从谷中走出来的这两支队伍,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她黑色披风被风一吹掀起,露出了披风下绝美的身段,尤其是一对傲人的双峰,让人见了都有一种窒息感!

    这女子的冷笑一声,裹紧了披袍一转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山顶。

    天道山上,掌门密室中。

    元松竹端坐在蒲团之上,他的对面就是白小蝶!

    “阴风谷现,你不想去插上一手?”白小蝶问道。

    “大风将起,我的武功正参悟到了紧要的关头,我却是走不开,还是你走一遭吧!”元松竹道。

    “也罢,那我就辛苦一趟,不知你有何安排?”

    元松竹淡淡的道:“我会派人守住阴风谷,不阻挡他们进去,但只要想出来就杀无赦!”

    “同时你独自潜入谷内寻找六道留下来的宝藏,同时务必要将合欢夫人找到,有了他的相助,整个武林唾手可得!”

    白小蝶点了点头,“可有那合欢夫人的下落?”

    元松竹摇了摇头,“你当年在百花道作为准圣女的候选人,对百花道最为熟悉不过,这百花道总坛之内的宝藏万不可落到他人手中,我已派百花圣女前去阴风谷,你遇到她协助她得到整个百花道的传承!”

    白小蝶点了点头,道:“百花道当年被南宫玉那小贱人一把火烧个精光,但是在之前我偷偷的藏下了一些幽碧赭兰花的种子,只有拥有了幽碧赭兰的百花道才是百花道,只是不知道那些种子还在不在了?”

    与此同时各门各派都在商议着百邙山阴风谷的事情,一时间整个武林都向着万里绵绵的百邙山而去。

    萧云离开昆仑山的时候见到了梦倪裳,只是却没有见到梦琉璃!

    两人新婚别离,心中都有说不出来的滋味,两人双手相牵,眼中都是不舍!

    “倪裳,不要难过,你在昆仑山中陪着琉璃姐,等我回来···”萧云在梦倪裳的额头浅浅的亲吻了一下。

    “我知道,你···一定回来···”梦倪裳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一个金色的盒子,这正是萧云给梦倪裳的定情之物。

    “云,阴风谷中毒物横生,这幽碧赭兰花蜜乃是不世出的解毒疗伤圣药,你拿着···”

    萧云想了想,微微一笑接过金色盒子装在怀中···他的双眼之中看着梦倪裳,情意浓浓。

    萧云与梦倪裳挥手告别,同时昆仑派仍有十余人同时进入阴风谷,其中居然有万剑威和燕玲双夫妻。

    梦倪裳看着萧云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而动,她就像是失了魂一般的看着,脚下不由自主的向前追去,只是一直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梦琉璃轻抚着梦倪裳的后背,轻轻的安抚着她。

    姐妹两人并肩的向着昆仑山上走去,而此时下山的人不断,两人自然也不会注意这些人。

    就在两人身后,刚刚擦身而过去的几人,其中一人站定,将用来做掩饰的黑色风帽从头上拉开,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容,这人双眼之中闪烁着光芒紧紧的盯着梦琉璃两姐妹,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懿航。

    百邙山号称万里,其实远远没有万里之遥,不过百邙山的面积也是不小,远远看去山连山、岭连岭,更有怪石嶙峋、荒草树木杂乱无章,让人进入其中有一种深入大海的感觉。

    百邙山中无数的山谷,著名的有药王谷、矿谷等等,盛产各种药材、矿石等资源,而阴风谷最为神秘,其中面积也是最为宽大,乃是当年的六道魔教的总坛所在。

    一条大道直通百邙山内,看不见尽头。

    如此荒凉的地方居然有着大道,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昆仑派的两辆马车在这大道之上快速的前行,同时身边不是有骑马甚至徒步的武林中人经过,曾经杳无人烟的百邙山如今已经成为了武林圣地一般的繁华!

    萧云想错了,昆仑派怎么会只派这么点人前来百邙山,而且很明显自己这一车的人都是用来当做探路的炮灰一般的存在。

    经过交谈,萧云终于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临时招募来的,也就是说按照要求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进入昆仑派的可能,但是现在却是有了机会,当然萧云也同样得到了这个机会!

    这就让萧云不得不想到自己这些人本就是用来牺牲的。

    段惊羽想要借刀杀人,他想杀的人仅仅是自己而已,为什么还要拉上这么多无辜之人的性命?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大道上猛然窜出数人来,各个蒙面,手持刀剑说着流传了不知几百上千年的口头白。

    这还仅仅是百邙山的入口,这里居然遇到了劫路打劫的贼寇!

    “你们活的不耐烦了,连我们昆仑派的人也敢打劫?”那马车夫伸手指着插在马车上的昆仑派的标志喝骂道。

    这几个蒙面人互相看了看,一人上前仔细的看了看那标志,待看得清楚脸色一变,又退了回来。

    几人商议了一下,其中一人抱拳道:“误会,误会,完全是一个误会!”说完这些人一阵风一般的逃的无影无踪。

    萧云隔着马车看到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仅仅是一个马车夫和一个绣着昆仑派的旗子就让这群贼寇落荒而逃,这是一种怎样的世界?

    萧云现在明白了,他真的是不能独闯天涯了,这就是门派的力量,只需要一面旗子,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萧云见识到了门派力量的强大,一路之上遇到了数起的争斗,而这些争斗的人中几乎没有哪一个是有大势力的人。

    自由势力受人欺负,这是永恒不变的主体,在阴风谷的毒雾暮霭还没有彻底消散的时候百邙山中已经开始流血。

    数十个帐篷赫然出现在了萧云的眼前,依照这些帐篷看这里至少有五百人。

    五百人对于一些大门派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一些小门派却是很大的一个数目,向梦琉璃的神女剑派也算得上是武林中很有名的剑派,其成员也不过是两千人,五百人已经是很不小的数目了。

    这些人居然全部都是昆仑派的门人!

    阴风谷,阴风谷,夕日作为魔教的总坛,萧云入谷又将遇到怎样的奇事?